極星 – 黃錦文神父

【聖召故事】極星
by 黃錦文神父

我是否有聖召?這問題多年來一直在心中迴響不息

高中畢業後,考進了一所教會學校讀大學預科班,因受到天主教氛圍的潛移默化,進大學前一年便受洗成為基督徒。

大學一年級時寄住在大學宿舍,每天下課後,我都沿著小路漫步回到山上的宿舍。有一回,在寧靜的歸途中驀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我要當神父。但我幾乎立刻拒絕了這意念。當時對神職的理解很表面化:這種生活方式代表了孤獨和寂寞,為一個二十來歲的心靈似乎來得太沈重。由於課業繁重,無暇作仔細的分辨,有意無意間便把這件事情淡忘了。

但那意念仍然存在,縱然隱藏在意識海洋的黝黑處。

畢業後開始了為人師表的教職生涯,幾年後當一切都穩定下來,「召喚」的聲音又再一次在意識的深處迴響。我感到不能再拖延了,我不願意長期生活在自我逃避的景況中,我決定認真面對這個召喚。我開始和「耶穌會」接觸,定期作避靜,並在神師的帶領下作聖召的分辨。

一九八八年是我生命中很特別的一年。工作上有了很大的突破,生活感到十分適意,但與天主的關係,總感覺欠缺了一些甚麼似的。然而,在一次八天的避靜中,我與天主的關係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八天避靜快完結時,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時,忽然腦海浮現一個問題:自己究竟有沒有優點呢?由於信仰的原則勸人要「自謙自卑」,所以一直不敢承認自己有些甚麼優點,因為覺得有這想法便是「驕傲」,因此多年來習慣了看自己的缺點,要求自己反省改進,當晚也自然循這路線思考。但很奇怪,彷彿有一股力量扭轉我的思想。我突然想:「不,我有優點,我肯定有優點,我是天主的受造物,我的優點都來自天主,天主的受造物肯定有優點的。」接著,我整個生命感到強烈的被觸動,我不能自已地哭起來。我因小時十分頑皮,常受父親打罵,對父親的憤怒有很大的恐懼。當晚,父親烈日般的面孔清晰地浮現腦海,我忽然明白生命中欠缺了父愛。我不由自主地呼喚天主為「爸爸」,一句自己從不敢稱呼祂的親密話語,我不斷呼喚「爸爸」,眼淚潸潸而下。

天主的奧妙真的超乎想像,祂就在意想不到的時刻,用奇妙的方法治療了我心靈的恐懼和創傷。自此,我的生命踏進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兩年後,我決定加入耶穌會,追隨主耶穌的足跡,願意為回應祂的召喚而善盡自己的生命。

十一年後的今天,當我沿著回憶的小溪追溯這段往事時,心中仍有很深的感動。過去九年的修道生活,曾面臨困難和挑戰,但依靠天主,都一一跨越過去。如果沒有天主的愛與治療,我可能還停留在迷惘的階段,無法確定人生的路向。

的確,生命就像一艘孤舟,在黑暗的海洋中飄泊,時時刻刻都需與命運的巨浪決鬥,這是人生的現實,我們無從逃避。但上主是永恆的極星,在漆黑的海上引領我們,祂是寂寞旅途的良伴,風雨同路的知己,只有緊隨祂,才能和其他的「孤舟」會合,共同尋獲風平浪靜的港灣,找到生命的歸宿。

 

 

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聖召,歡迎您來信與我們連絡。
信箱:magisvoprom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