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鐸感言

晉鐸感言

by 吳伯仁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在高二的聖召節活動中,一位熟識的神父問我:「伯仁,有沒有考慮當神父?」此話一出,深入我心,再也躲不開了,天主的邀請已到!只好在心中,反覆思索,也自問:「真的是我嗎?天主您應不是開玩笑吧!」若真的是我,可見此路行起來,將是十分艱辛。家父那一關,將是一場重頭戲。

天主的話語已如芥菜子般地撒在我的心田,等待時機長大成樹。這等待足足有十年的時光。這期間我如同一般學子,經過高中、大學,進而拿到碩士學位。服完兵役後,如願以償地進入耶穌會初學院。此一過程也不是想像般那麼順遂,但一直有天主的恩寵陪伴。有位朋友給我忠告「當天主為你開一扇門時,不要自行把另一扇門關掉。」他的意思是要我自然地與異性保持,不要因為考慮聖召,而劃清界限。最後如何在天主手中,而不是在於我們個人。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派你們去年的果實。」(若十五16)

大二暑假是我生命中的一個轉捩點,全心投入同學會的工作。卸下棒子之際,信仰卻出現了危機,陷入死蔭幽谷,但天主沒有捨棄我,將我從泥淖、雜亂的生活中救拔出來。在將近半年的歷程中,深刻地體會到祂的愛,在患難憂苦無助時,祂支撐著我,不致使我跌得更深。「祂從創世之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已愛了我。」(參照:弗一4)「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依四三1)「婦女豈能忘掉自己的乳嬰?初為人母的,豈能忘掉自己親生的兒子?縱使她們能忘掉,我也不能忘掉你啊?看哪!我已把你刻在我的手掌上。」(依四九15-16)就是這位愛我的天主帶領我經過了驚濤駭浪。

大三拾回了信仰,至大四到了顛峰,在天主聖愛的汪洋中,我鼓起勇氣向家父提出進修會的渴望。家父的不了解、反對,促使我邁向研究所的旅程,也將這一切交在天主的手中。經過此一轉折,天主淨化我的聖召動機,對修道的路程也多看清了一些。在神師的帶領和聖依納爵日常生活神操的陶冶下,作了最後的決定,渴望成為聖依納爵的弟子——耶穌的伙伴。

家父的反對依舊沒有轉圜的餘地,而我的選擇是那麼不相稱於他對我的期待。天主的愛實在是吸引了我,祂邀請我離開熟悉的地方,走向不可知的未來。能夠確知的是祂將與我同在,祂的愛將伴隨著我,因而毅然決然地答覆了天主的邀請。「當你由水中經過時,我必與你在一起;當你渡河時,河水不得淹沒你;當你在火中走過時,你不致烙傷,火焰也燒不著你。因為我是上主,你的天主。」(依四三2-3)

進入修會將近九年,在修會精神的薰陶下,神哲學的研讀,以及牧靈的實習中,更肯定了成為耶穌會的司鐸。弟兄之間的琢磨提攜、在挫折中的成長。在喜樂中的讚美,感謝天主賜給我這群弟兄,對我的耐心與扶持。

最後也感謝在我人生旅程中,陪伴我走過的家人、好友,以及陪我一起成長和支持我的團體——維雅青年會、葡萄園、台大光啟社、善牧基督生活團、耕莘聖心禮儀團、神修小會、選擇成長週末營、神恩復興運動(聖神同禱會),以及我所歸屬的團體——耶穌會、朴子牧靈區的弟兄姊妹、遠在美國的波士頓華人信友團體和默默為我代禱的聖衣會修女。

要分享和感謝的實在很多,紙短情長,一切盡在不言中,只好感謝天主。

 

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聖召,歡迎您來信與我們連絡。
信箱:magisvoprom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