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生生世世–末願感言 – 沈鶴璉神父

【聖召故事】只願生生世世—-末願感言
by 沈鶴璉神父


 

我出生在上海市一個老教友的家庭,近聖伯多祿堂。伯多祿堂是一個耶穌會的堂區。本堂神父是法國人,還有其他幾位法國神父,以及中國神父如:王仁生神父、蔡忠賢神父、錢彌格神父等都十分有聖德,有學問。他們待人和氣,同我們年輕人合得來;指導我們輔祭,教我們背拉丁經文,唱聖歌,節日演話劇等,十分吸引我。用現代的話來說,他們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不是電影明星,足球明星,而是明星神父。我下決心,如果我要當神父,一定要當一位耶穌會神父。

要進耶穌會沒有那麼容易。共產黨一來,就把會院解散了,會長神父被捕入獄了,只能等呀等。真的,“皇天不負苦心人”,1980年在上海遇到了當時的中華省省會長朱蒙泉神父。他幫我申請。1981年元月七日發初願入會,至今已二十一年零七個月。

1993年6月5日,我在美國舊金山晉鐸。晉鐸後不能回大陸傳教和工作,台灣不准我進來,只好暫留美國。隨後參加了著名神師Fr. Howard Gray 和 Fr. Farrell帶領的“卒試”課程。卒試後在舊金山灣區St. Anne 教堂擔任副本堂。團體生活是每月參加在Oakland和朱蒙泉神父他們一起的六、七位耶穌會神父的共融分享和晚餐等。

大約一、二年後,不斷地收到同我一起做卒試的神父們的邀請卡,從各地來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發末願的感恩祭。這使我想到了自己:我什麼時候可以發末願呢?

有人說,發不發末願沒有什麼大關係。你只要天天跟隨耶穌,做好每天的工作就好了。我也很清楚,按照聖依納爵的會憲、會規的要求,我是不夠格的。然而,在農場焦急時寫的幾句打油詩,常常會出現在我的腦中:“主呀!您要我再等多久?我是您徒弟,卻還沒向您叩頭;……”

我好像是一個已“訂婚”的人,但卻一直沒被批准“結婚”。聖依納爵也沒有講過“神婚”的關係。對他來說,愛天主就交出自己的自由意志,與基督緊密結合為一。我也不知道這從哪裡冒出來的。我就不斷求聖母——耶穌會之后收留我。

聖母升天慶日,我獲准發願,是我大喜的日子。正巧是農曆七月初七,中國情人節,一年一次鵲橋相會,這太可怕了,我同耶穌的關係,不但是天天的,時時的,是今世的,而且是來世永遠的!

現在,我完完全全屬於耶穌會這個大家庭中了。我因為我是一位耶穌會士而感到光榮,我要把耶穌會的精神,我祈求在耶穌會中吐我最後的一口氣。願我的發願,彰顯了天父的大愛!彰顯了耶穌基督對我的無限的愛!因為主耶穌竟然接納了一個罪人,一個“勞改釋放犯”,一個油漆工、農夫,一個常發脾氣、犯錯誤的人!祂的無限仁慈彰顯了!

發了末願,明天你們看看我,也沒有什麼兩樣。或許六十多歲的人,變得一天天老起來。但希望我的心不要“老”,不要退化。聖依納爵要求我們一個“更”字,我願一生把它作為座右銘,凡事努力做得更好一點,為了愈顯主榮。—–Ad Majorem Dei Gloriam!To the Greater Glory of God

依納爵原名(Inigo)依尼高,有“火”的意思。祈求聖祖用他心中的愛火來燃燒我這冰冷的心;也把我們的會院,我們的堂區燃燒起來!使每一位會士弟兄,每一位耶穌會的伙伴,朋友,及每一位天主子民,都能體驗到:耶穌會,愛的會。—–Societas Jesu, Societas Amoris!

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聖召,歡迎您來信與我們連絡。
信箱:magisvoprom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