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箴言的心靈之旅


by 謝詩祥

「若不是你,那會是誰。若非現在,又是何時?」

感謝天主在我思索生命方向的關鍵時刻,賜予我這不可逆轉的「十六箴言」。 依然記得聽到這邀約時,內裡那怦然心動、無可言喻的愉悅光景。我的心被熊熊 的愛火點燃,朝思暮想祂託付我的使命。在深感興奮之際,卻也不時忖度著:真的是我嗎?真的就在此時?我有能力參與祂愛的計畫、一輩子跟祂走下去?

於是,懷著熱情與信念,我「自以為」瀟灑地放下手邊的一切,自此海角天 涯跟祂走一回。這一走,就走了三千兩百多個歲月。轉瞬間,我度過了初學、試教、神哲學的培育。不多久,我也行將邁入修會生活的第一個十年。

回首來時路,心中盡是無限的讚嘆與感謝;屈指一數,距離加入那舉祭與牧養的行列也愈發逼近。內心不禁再三反思:你果真作好準備?你真的願意與祂同 行共走、牧養祂的羊群?

說實話,這真的不是一條易路。多少時日,總是發現自己在聖與俗、恩寵與自由之間遊走擺渡。我以為憑著信念與熱忱,就能過一個榮主益人的修道生活。但我卻發現自己離修道的完美超然境界是如此的遙遠,甚至多次跳脫不了自設的藩籬和生命中的脆弱隱誨,而倍感困頓疑慮。

然而,每每遭逢心靈黑夜與挫敗之際,「十六箴言」總會適時地浮現,讓我重燃心中的火焰。經年累月下來,對於「十六箴言」卻有了另一番體悟。

「若不是祢,那會是誰。若非現在,又是何時?」沒錯!若不是祢,司鐸生涯又有何意義可言?若不是祢的邀約,我何德何能加入修道的行列?

感謝修會、神師與同行者的指導與鼓勵,讓我在經歷被損毀(deform)、 再塑(reform)與改造(transform)的過程中,試著把目光轉向面容受損、遭人睡棄的那一位。藉由這些被打破的痛苦經驗,我愈發了解 為何耶穌會神學家Michael Buckley,SJ對行將祝聖司鐸的人提出這個問題:「為成為一位司鐸,你是否有足夠的軟弱?」(Are you weak enough to be a priest?)。天主就是要我以最真實的面貌去接受殘破不堪的自己,並以歷經苦難、踰越死亡的大司祭為榜樣,欣然面對內心的不安與恐懼。如此一來,我才更能以負傷的治療者耶穌基督的心去體會、去接納苦難中的羊群和自己。

所以,縱使我是如此的軟弱不堪,我依然相信這是祂的召喚並矢志努力與祂同行,因為「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四13〕。是祂選擇在我的脆弱與殘破之中召叫我,一如當年祂召喚了三次否認主的伯鐸、三次祈求主將那根刺拿走的保祿、還有那在戰敗療傷過程中歷經煎熬,但是決定放下自己的羅耀拉依納爵。

「有我的恩寵為你夠了,因為我的德能在軟弱中才全顯出來。」(格後十二 9a)主啊!願我的軟弱作為彰顯大能的工具,也求祢賜我聖愛恩祐勇敢向前邁進。是的,「若不是祢,那會是誰,若非此時,又待何時?」祢既然如此召叫了我,在 我內開始這美好的工作,我深信祢必予以完成,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斐一 6)

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聖召,歡迎您來信與我們連絡。
信箱:magisvoprom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