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小紅

尖石之愛-丁立偉神父

丁立偉神父在年輕時期26歲就來到台灣,至今已經邁入第25年,除了推動原住民青年活動,深愛尖石鄉原住民,在尖石天主堂擔任神父,一直到西元2012年底還在尖石鄉服務。 新竹縣尖石鄉天主堂比利時籍神父丁立偉,在山區傳道十幾年,對原住民教育很重視,幫助青少年就學內思高中,學校提供免費住宿,讓偏遠青少年有良好的教育環境。

溫暖寬厚的天主僕人-陳瑾璋神父

人生的際遇似乎是總由許多的偶然串成人生的必然。 以我個人來說,年過七旬的現在,回想過往的一切,似乎沒有一件事是按照自己規劃而進行的;從小到大,從求學到工作,似乎都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引導我,這讓我越來越相信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我在徐匯服務一待就是四十多年,歷經六任校長的領導,與無數的老師共事,也算的上是天主行的某種奇蹟吧!

與聖本篤一起祈禱15天

內容簡介 聖本篤於西元480年誕生於義大利諾西亞(Nursia)一個顯貴富有的家庭。羅馬求學期間,因厭惡當時道德的低落,因而放棄教育和祖產繼承權,一心求道,在靠近蘇比亞谷的一座山洞成為隱修士,隱修多年後,有一群修道人前來邀請本篤當他們的靈修導師。之後,本篤帶領會眾移居加西諾山建立會院、撰寫《本篤會規》,於547年去世。 聖本篤為人務實、性格果決、充滿活力、在言談及情感表達上,多所節制,但又極富熱忱。他喜愛沉思,據說他行事作風冷靜,但也非常樂觀,深受會士們的愛戴。對會士們而言,本篤是既嚴厲又慈愛的……

給好友的一封信──林文森神父

    文森,你好嗎? 希望你一切都好。兩年前你在台灣學國語,現在去澳門學廣東話。得知你要升神父了,真為你感到驕傲。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印尼華僑,精確來說,你是印尼林氏宗親的第九代,但我知道你在印尼家中並沒有講國語的機會,因此要在華人地區作傳教工作,對你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當初你是怎麼決定要當神父的呢?

生命不可以被濫用──艾立勤神父

  「沒有小孩子就沒有未來,經濟要靠人才行啊!每年被墮掉三十萬的孩子,正是我們最喜歡、最需要的孩子!」來自美國,在台灣已經超過二十五年的美國神父艾立勤,大聲疾呼地說道,搶救無辜孩子的生命,就是搶救台灣的未來。 「生命是一個禮物,是從愛我們的天主來的,人不可以濫用。」在神學與哲學的訓練下,艾神父以極為清楚的邏輯思路,用簡單的國語把複雜的生命倫理議題,講成白話文:「天主以無限的愛與智慧,賜給人類新生命作為寶貴的禮物,並且安排一切。

司鐸年中做司鐸的朱立德神父

六十年前,我高中畢業,我思想有同瑪竇同樣的決心,去跟隨耶穌,進上海徐家匯修院,讀了三年,從不問政卻在九八的政治風暴中,我為耶穌坐了牢。 二十七年勞改,農場廣闊天地中,插秧,割麥,挑泥,推車,養蜂。天主的計劃在考驗對我的召叫,他看你,你坐牢還真的跟隨耶穌嗎 !

與盧雲一起祈禱15天

本書簡介 亨利‧盧雲(Henri Nouwen, 1932-1996)是當代最偉大的靈修大師之一。他在荷蘭出生、受教育並晉升為司鐸;之後到了美國,在耶魯及哈佛大學神學院擔任教授,熱切地幫助學生與基督建立親密關係。當方舟團體創立人文立光邀請盧雲加入服事身心障礙者的行列時,他即放棄令人稱羨的學術生涯,前往加拿大多倫多的黎明之家,擔任本堂神父,服事身心障礙的人。從此,他才找到真正的家,一個在他之內基督所居住的聖所,而感到非常喜樂。但他內在的張力與能量仍驅使他藉由寫作和演講去接觸更多的人,忙碌的生活型態……

聖史瑪竇宗徒慶日

「耶穌從那裡前行,看見一個人在稅關那裡坐著,名叫瑪竇,對他說:『跟隨我!』他就起來跟隨了耶穌。」(瑪九9) 這一段敘述幫助我們更了解瑪竇這位聖史的身分。至於他是否就是瑪爾谷和路加福音中的稅吏呢?若為同一人,在當時猶太地區被羅馬人佔領的情況下,他的稅吏身分有可能受盡族人的輕視。公開與公認的罪人做朋友,令耶穌自己也招來許多誤解。然而不管瑪竇之前過的是怎樣的生活,他都必須瞭解,為了跟隨耶穌,他不能再回頭。

生命的地標─依納爵式的內心之旅

內容簡介 什麼時候我們會需要地標?通常是走迷了路、或是不確定要從哪裡開始、想要確定自己是否走對方向、或是想知道離目的地還有多遠……地標能讓我們知道自己在哪兒、確定方向、帶著信心往目的地前進。 在生命的旅程中,我們會渴望知道:我是誰?我為什麼來到這世界?要怎樣活出這一生?如何活得自由、充滿希望、看得清未來的方向?又要怎樣面對錯誤、卡住、或是從依戀中得解脫、免於「墮落」?怎樣能在生活中體會到上主對我的愛、認識祂、渴望跟隨祂?

坦誠,使路更寬廣──徐立人神父

  我是來自香港的徐立人,現年四十三歲,成長於一個小康之家,是家中的長子。雖然家庭成員都不是教友,但中學時就讀耶穌會辦的香港華仁中學,在神父們的陪伴下,認識了天主教信仰,並接受洗禮。 後來去澳洲求學,並在當地工作一段時間之後,一九九七年回到香港,找到一份銀行工作。這段領洗後的時間,我並沒有常常去聖堂,但某天我路過一個聖堂,走進裡面,祭台上的神父正在講道,那天福音的經文是「浪子回頭」的比喻,我聽完之後很感動;往後幾週在生活中,我常會思考默想這段福音,並聽到內心有個聲音在跟我說:「是時候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