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魯賢主教(Jin Luxian, Aloysius)


金魯賢主教

金主教於1916年6月20日出生於上海南市區(舊時地名)。1926年9月在聖依納爵公學開始接受初等教育;1932年進入耶穌聖心修院,接著轉入瑪利亞聖心大修院。由於受到耶穌會精神和生活的吸引,1938年成為耶穌會的初學生,1940年9月8日發初願。在河北獻縣完成哲學與神學的課程後,於1945年5月19日在上海教區主教座堂晉鐸。

1947年至1948年,他在法國巴黎完成了修會的培育。從1948年至1950年就讀于羅馬的宗座額我略大學,獲得神學學位。暑假期間,他便前往德國、法國和英國進修語言。鑒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他於1950年被召回國,由於一些政治事件和外籍耶穌會士被驅逐出境,於1951年被任命為上海徐匯總修院的代院長。

金魯賢主教于1955年9月8日夜晚被捕,並受到長期審問,直至1960年才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另加9年改造。從1963年至1967年他被關押在北京秦城的監獄。在那裡,他因為擅長外語,所以被派到一個囚犯翻譯組,為政府工作。1967年被轉移到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1973年又被調回秦城監獄,直至1975年。之後,他被調往河南勞改第四大隊,並於1979年再次入獄。經過了共27年的囚禁生活後,1982年終於獲得釋放。

1982年佘山修院獲准重新開放。1985年,金魯賢在未經宗座批准的情況下接受被祝聖為上海教區主教。2004年,在他表達了對教宗的忠誠,就非法被祝聖為主教請求寬恕後,獲得了宗座認可,成為上海教區的助理主教。

金主教是中國教會近50來的關鍵人物。他是一位知識淵博的人。他的學識、他在義大利的求學經歷、他對多門歐洲語言的融會貫通,以及他的親和力,都使他與各界人士始終保持著聯繫,並得到許多人的尊敬和讚賞。

 

延伸閱讀 

為您送行–金魯賢主教

我不是教友,和金主教也非親非故,更沒有什麼交往,但是在《新民晚報》上看到金魯賢主教逝世的消息,卻不禁怦然心動,悲從中來。立刻在微博上表達了我的追悼之情,今天又來寫一篇追念的短文,這是為什麼呢?

More

紀念金魯賢主教–亦牧者亦朋友

與金魯賢主教交往,已經超過四分一個世紀了。一九八六年之前,當佘山修院新院舍仍在施工當中,我有緣拜候金主教;金主教親自領我到工地,並交給我修院聖堂的建築圖則,說明修院聖堂要隨時準備改作梵二中文彌撒;他請我給他意見。事如此成了。結果,當一九八九年九月三十日,佘山修院舉行第一台梵二中文彌撒時,便簡單地把聖體櫃和蠟燭台從主祭台移于小祭台便成;因為主祭台早已按梵二彌撒禮儀所示離牆而立,四周可以環繞,亦可面對信眾主持禮儀。可想而知,金主教對教會禮儀更新的先覺性。

More

我心目中的金主教

尊敬的主教離開我們已經六天了。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已經回到天主身邊了。我清楚地記得,他去世後第二天的彌撒讀經(讀經二)剛好是默示錄21章1-5節。裡面有一句話,就像是特地為主教而寫的一樣:"這就是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他要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要做他的人民,他親自要『與他們同在』,做他們的天主。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

More

一位在艱難中實踐信仰的主僕–紀念金魯賢主教

驚聞金魯賢主教于2013年4月27日安息主懷,傷感之情悠然心頭。從人情而言,主教的離世總是讓人難過;然而,從信仰角度來看,金主教已經完成了天主給他使命,"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他現在回到天主身邊去了。金主教聰穎的智慧與積極上進,不斷建設教會的精神是有目共睹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