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忠良主教(Fan Chung Liang)


范忠良主教 Fan Chung Liang 

范主教是1918年1月13日生於江蘇省松江府華亭縣。

童年時在離家離家三里遠的費家宅教會小學唸書。每天早晨帶著午餐的小飯籃,中午就不回家,在學校裡邊吃飯。他讀書很用功,風雨無阻天天去上學。那時候每星期四在學校有修士給外教兒童講天主教教理。午飯後有機會能與修士個別談話,內容中他最深深不忘直到今天的,就是修士叫他每天晚上睡前,要熱心唸三遍聖母經。他從那時起就每天不忘恭念,也將自己能進教歸功於每天唸三遍聖母經。小學五年級的過年獎品,得到一本〈邪正理考〉,其中讀到了天地萬物是天主創造的,在他的小腦袋裡豁然開朗,因此決定要信仰天主教。

1932年復活節時,正是學校放春假,他沿著江邊走路回家時,太陽西斜,時間剛好是下午三點鐘,也正是耶穌被釘十字架氣絕時刻,突然間他心生一想:『我願靠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受苦難,赦免我一生的罪過。』這個場景到現在他仍回憶猶新,時時不忘。於是同年的耶穌升天節前三天,他同一位小學老師,一位校友,由王方神父帶領,作了三天的避靜。耶穌升天節瞻禮前一天,由耶穌會院姚院長付洗,聖名若瑟,年十四歲。升入中學的第一學期考試過後,因一年級的人數過多,就把成績前二名的學生直升二年級;他是第二名,這樣比別人少用一年的時間。這時蔡忠賢修士初試在徐家匯師苑,有天在講解聖教史時說到:耶穌會特別重視辦教育傳教。這時他產生另一個想法,就是要進師苑,目的為能教育公教兒童,而假使能進入這樣一個修會,必更能協助從事教育傳教工作。他就決意要進耶穌會修道。這時王方神父任師苑副校長,他就請王神父當他的神師,把自己想要修道的意向告訴了王神父;王神父請他在祈禱時,尤其是在領聖體後,問問耶穌:『主!你要我做什麼?要我離開家庭,終身守貞,專務榮主救靈嗎?』並指出如果覺得內心平安,感到有神慰,那可肯定就有聖召的。

這時候政府新規定私人不准辦師苑,因此把學校改成了六年制的匯師中學,學費也提高了,他的家庭無法支付,可王神父拜託陸修士找到一位熱心教友,給了一筆善款,幫他付了學、雜、膳、書費,餘款還去剪些布料幫他做了衣服。但高二時,陸修士通知王神父,這位教友無法繼續幫助了,王神父就請求自己的母親資助他所需的學、膳費。

1937年秋天,匯師中、小學換了新校長丁汝仁神父,丁神父叫他到匯師小學當教師。那時他父親已經去世,哥哥姊姊們都因為日軍佔領上海,而逃進徐家匯教堂區和難民所,鄉下只剩下母親一個人,當他將首次拿到的工資送給母親時,母親非常地高興;但聽到他要離家修道去,卻又開始難過。他在姚院長的邀請下,減少教書的時間,去小修院與一年級修生讀拉丁文當作初試。1938年8月30日他進入耶穌會初學院。

范主教在讀完三年文學後,轉到河北獻縣石家莊讀哲學,1945年哲學院從石家莊移到北京去,也就跟著到北京繼續課程。1946年夏天讀完哲學,被派去協助朱佐治神父,第二年轉任正主任,負責教授初中化學,並評改高中化學作業。1948年他進神學院讀書。在晉鐸前夕,他母親也受洗進入聖教會,他歸功於天主的大恩。1951年他由上海教區龔主教祝聖成為司鐸。他跟王方神父說:「我做了神父,想感謝恩人。」王神父才把恩人說出,也才知道恩人就是王方神父的母親。所以他常說:「我無恩人,何以能有今日;我無王神父,何以能登上祭台。」祝聖後又繼續讀神學課程,完成後的1952年,他被派管理徐家匯備修院。1955年的春天又調去當大修院的理家,並兼任小修院理院司鐸。

1955年冬天,他去到大西北,在那邊生活整整20多年,過著有限度的生活,但卻自由地度著基督徒的信仰生活,為教會作信仰活見証。後來西北的國家幹部子弟學校增辦高中部,邀他擔任高中英文、化學老師。1985年8月因高中部停辦,他回上海外甥女家探親,就留下居住一直到今日。

范主教因王方神父的話語,讓他有進耶穌會修道的意願;可見每位神職人員的一言一行為人是有多大的影響。因蔡忠賢神父講道,更讓他確定要在修會的領導下,用教育為教會作出貢獻。多年以來,他一直關心著他的羊群們,教導他的羊群們,期待有一天福音能夠廣傳各個角落。

 

延伸閱讀 

華人教會領袖悼念上海教區范忠良主教

范主教長期飽受迫害,鑑於國內政局和政策,外出自由一直受到限制,但他內心不受任何人束縛;「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是主教一生的寫照。

韓總主教讚揚這位耶穌會士在年輕時就忠於基督和教會,也從未減少過對祖國和祖國人民的愛。「范主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善牧,直至為了羊群而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栗金聲 Li Chin-sheng Peter.

提起來我聖召的興起,有點好笑。

我做神父聖召的出發點是天父賜給我的,因為我無功無德。當時年景不好,日本侵華,民不聊生,攻破北京,又開始攻打上海,我們讀書的修道生,每天只吃黑窩窩頭,黑窩窩雖不難吃;但是吃了兩三天以後,黑窩窩頭就實在是難以下嚥了,可憐啊!我向長上說出了這幾句老實話,便被決定沒有聖召;放暑假的時候到了,我的長上便告訴我:下學期你自己決定,要不要再回到小修院來!
 

More

劉勝義 Russell John.

劉勝義神父(Fr. John Russell,S.J.)來自愛爾蘭,1962年畢業於義大利羅馬額我略大學教會法律博士,是天主教香港教區內少數教會法律專家,香港教區法庭前任首席大法官,及善終服務組織善寧會創辦人之一。

他1960年代曾任『公教婚姻輔導會』顧問,長久以來為香港培育大量婚姻輔導師,最初導師是受薪的,及後有龐大義工導師隊。

劉勝義神父認為,婚姻如一株小幼苗,需雙方悉心不斷培育,在喜樂中體會愛情,婚姻路亦如人生路,不一定每刻必須向前行,遇上挫折,退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重整旗鼓,退一步亦可能找到另一條更佳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