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說好俠客

您的生命之中,
是否曾有一群尋找天主旨意的人,
帶領您認識基督、沐浴大愛,
使焦渴的心靈荒地成為沃土,
將混沌的生活變得光亮有秩序,
因著他們的愛,您得以找到喜樂與真理。

為了感念這群人播灑福音種子,

用清貧的一生回應召叫,
以富足的恩寵愈顯主榮。

在會士們入會與晉鐸週年之際,
耶穌會邀請您寫下百字小語,
分享自己與這些天主僕役共同經歷的小故事,
或是您想要對他們輕訴的祝福。

我們會將這些動人文字整理至耶穌會網站,
幫助更多信友找到生命意義,成就堅固信仰的磐石。

 

人物索引

饒志成 丁松青 狄若石 Gomez 谷寒松 田松 羅四維 陳瑾璋
李安德 栗金聲 劉勝義 沈起元 范忠良 趙儀文 彭蘇民 盛常在
顏哲泰 高照民 洪國樑 蘇樂康 金魯賢 藍祖青 馬天賜 雷煥章
蒲敏道 葉由根 牧育才 宋恆毅 狄恆 詹德隆 劉建仁 王秉鈞
穆宏志 王貴 孔達仁 隆其化 袁國柱 齊敏哲 杜華 單國璽
賴甘霖 梅德純 巴烈德 朱蒙泉 余啟深 祁祖堯 施惠淳 范達賢
郭年士 郭樂賢 陳福偉 勞達一 彭光雄 鮑善能 顏益群 譚志清
龔樂年 華思儉 余理謙 弘宣天 朱恩榮 孫達 李哲修 萬立民
杜樂仁 丁松筠 德日進 王楚華 朱修德 朱秉欣 魏明德 朱蒙泉

 

Jao饒志成 Jao Chih-ch’eng John. 1963/10/9入會

饒志成神父1943年出生於印尼,高中畢業後回到台灣,於台灣大學念機械系。中學時,受當時在印尼的鄭爵銘神父感召,加入督進團 (基督服務團前身)。

於1963年入彰化靜山耶穌會初學院。兩年後赴義大利唸文學、哲學及神學,獲哲學及神學雙碩士學位,並於羅馬宗座額我略大學唸靈修心理學。

學成後回台,於1976年晉鐸,開始福傳工作。神父喜歡與年輕人來往,在修會內接受長上所指派的一些行政工作外,也負責培育青年工作,先在台南百達學生中心當了五年的主任,後來又被任命接掌聖多瑪斯總修院院長七年,負責培育年輕修士工作。

Read more

 

 

Martinson丁松青 Martinson Kieth Barry. 1963/9/7入會

丁松青神父,來自美國加州的聖地牙哥,1971年,以修士身分,在蘭嶼國小教美術、音樂一年,1976年被派到清泉,從此與原鄉結下不解之緣。

丁松青除了是耶穌會神父,也是一位作家,其中《清泉故事》、《蘭嶼之歌》、《剎那時光》由作家三毛翻譯成中文,新書《魂縈夢繫》(Ghost Friends)是一個虛擬的故事,滿足讀者對未可知的世界的想像,也讓人深思前往人生旅途終點前,該為自己及所愛的人好好活著。

Read more

 

 

 

Diez狄若石 Diez Jose Maria. 1953/4/4入會

我出生在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神父,也有好幾個表兄弟當了神父或修士,母親家族裡也有聖召的傳統,所以在我被召叫的過程中,天主很清楚的表達祂的使命。

跟隨著家族傳統,我去教區小修院準備成為一名神父,但天主有祂特別的計畫。那個時代,要成為神父的必要條件是必須學會希臘文和拉丁文,我讀了兩年,還是無法學好這兩種語言,所以帶著悲傷沮喪的心回家;看似我的理想受挫了,但天主仍持續在我身上作工。

Read more

 

 

 

 

GomezGomez Felipe. 1953/9/7入會

我出生在1935年西班牙Castilla的一個務農家庭,從來沒想過會走入修道生活。

然而在1948年的耶穌聖心節,我遇見了一位耶穌會士Muñana神父,他曾在我們村莊教導民眾做九日敬禮;同時也是一位道理班老師,所以他每天都召集孩子們,講故事給我們聽。

他知道我有一位舅舅是神父,因此經常問我說:「Felipillo,你想去讀神學院嗎?」而我的回答總是:「不想!」當下午節慶遊行結束後,我忙著吃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到的橘子,這時神父看到我獨自一人在街上,於是他問:「Felipillo,你想讀神學院嗎?」我還是回答:「不想!」他又問我:「那麼,你想當神父嗎?」我又回答:「不想!」他繼續問:「修士呢?」我回答:「不!」最後他看著我,問:「那你想像我一樣嗎?」我語塞了「呃……」

Read more

 

 

Gutheinz谷寒松 Gutheinz Luis. 1953/9/7入會

谷寒松神父1933出生在奧地利阿爾卑斯山谷中一個美麗小鎮,母親基於對中國文化的嚮往,將五個小孩分別取名谷寒杉、谷寒松、谷寒梅、谷寒柏、谷寒竹。

生日與國父孫中山誕辰同一天的的谷寒松神父,在高中畢業即加入耶穌會,1961年被派遣來台傳福音。1975年,在輔大神學院任教的谷神父應李明德神父之邀,第一次造訪就在輔大旁的樂生療養院。當他目睹一處「怡園」空地上,竟住了十二名嚴重痲瘋和精神病患,他們有人手腳殘缺,有人目光呆滯、無法言語,在一坪不到的空間,吃、喝、拉、撒、睡全擠在一起解決。

從此,他義無反顧投入照顧痲瘋工作。

Read more

 

 

Perez田松 Perez Tirso. 1953/9/29入會

我出生於1956年1月24日,成長於西班牙布爾戈斯的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我很榮幸自己與Saint Louis de Vitores(馬里亞納島的殉道者)在同一個教區受洗和領堅振。

母親是虔誠的天主教友,每餐前必祈禱,當我漸漸長大,她邀請我一起祝福這些餐點;父親每晚睡前都會跪在床前祈禱,當我還是個小孩時,總是好奇的看著他的動作;除了我的父母親之外,還有一位獨身阿姨,跟我們一起住,她是個非常熱切的教友,總是陪著我們(弟弟妹妹)在睡前祈禱,特別是三鐘經。

七歲的時候,我就表明想要領聖體,父親覺得我沒有準備足夠,希望再等一年,因此我在學校好好準備了一年,八歲初領聖體後,就隨時準備好我的心靈及感恩的心情,持續在每台彌撒中領聖餐。

Read more

 

 

羅四維 Ross Daniel. 1953/8/14入會

出生美國威斯康辛州的羅神父,在南加州長大,於1960年首次來台灣學習中文,在新竹和彰化學了近三年中文後,於1963年到菲律賓研讀神學,並受訓成為傳教神父,於1968年完成神學學位回到美國,在Notre Dame 大學攻讀社會學,於1972年完成博士學位後,即抵台灣,任教於輔大社會系及社工系,身兼教授及系主任。

據他說,當初耶穌會同期有三個神父,一個很想去日本,就按他的志願去了日本至今;另一個想去墨西哥,就派去墨西哥了;剩下他沒什麼特別的意願,就被派來台灣了。可是被分發時,他連台灣是圓是扁,在地球的那裡都不曉得,生平也沒有認識幾個中國人。

沒想到,一晃眼,他已經在台灣超過三十年,這裡早已成為他的家,而我們這些散佈各地的學生們,就是他的家人。

Read more

 

 

Ch'en陳瑾璋 Ch’en Chin-chang Ignatius. 1943/8/30入會

1963年徐匯在台北蘆洲復校,陳神父在學校中擔任專職英文老師,也兼著總務主任的工作,由於接觸不多,當時我只覺得他是位教學認真,做事有條理,為人和藹可親的長者。

陳校長溫文儒雅,為人和善,對部屬寬厚,遇事多能替部屬著想,在他八年的校長任內,對我不曾有任何責備;因為陳校長對人對事的處理都十分得體,學校每次發生重大事件時,都一一迎刃而解。

陳校長非常注重學生信仰問題,雖然天主教從不強迫學生信教,但教會學校一定要能讓人感到宗教氣息,培養學生在信仰的環境中學習成長,因此在校友贊助之下,陳校長請知名壁畫專家鮑伯先生設計製作巨幅壁畫"生命之泉",過程中邀請全校師生親自參與浮貼磁磚,意義甚是深遠。

Read more

 

 

Lefebvre李安德 Lefebvre Andre. 1943/9/7入會

「我是加拿大人,1971年以來就長住台灣了。我的名字很好記,不是有個很有名的導演李安嗎?我跟他同樣的名字,但是,不好意思,我比他多了一個字,我多了「德」,道德的「德」,我叫李安德。」話未說完,聽眾早已傳出笑聲。

這段話是台灣超個人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領域的大師,耶穌會士李安德神父的自我紹。他常以極溜的中文和妙語如珠的方式,將一個個的笑話穿插在所講授的心理學課程中,課堂上學生的哄堂笑聲不絕於耳。在這些小小笑話之中,頗有可以讓基督信徒小小省思與讚嘆之處。

李神父也從超個人心理學體會靈性層面和《真我》,排除唯我中心,走出"小我",培養同理心,喚醒《惻隱之心》,關懷他人,服務社會,珍惜生態,品嚐自己與大我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Read more

 

 

栗金聲 Li Chin-sheng Peter. 1943/8/30入會

提起來我聖召的興起,有點好笑。

我做神父聖召的出發點是天父賜給我的,因為我無功無德。當時年景不好,日本侵華,民不聊生,攻破北京,又開始攻打上海,我們讀書的修道生,每天只吃黑窩窩頭,黑窩窩雖不難吃;但是吃了兩三天以後,黑窩窩頭就實在是難以下嚥了,可憐啊!我向長上說出了這幾句老實話,便被決定沒有聖召;放暑假的時候到了,我的長上便告訴我:下學期你自己決定,要不要再回到小修院來!

我將這份報告讓我母親看過,並加以解釋,她馬上對我說:「沒有關係,人家這樣決定,就是說你沒有聖召,我們就在家生活好了,天主會保護我們的。」我當時耳朵裡雖然聽見了母親說的話,但抗議卻在我的心坎裡。

Read more

 

 

 

Russell劉勝義 Russell John. 1943/11/12入會

劉勝義神父(Fr. John Russell,S.J.)來自愛爾蘭,1962年畢業於義大利羅馬額我略大學教會法律博士,是天主教香港教區內少數教會法律專家,香港教區法庭前任首席大法官,及善終服務組織善寧會創辦人之一。

他1960年代曾任『公教婚姻輔導會』顧問,長久以來為香港培育大量婚姻輔導師,最初導師是受薪的,及後有龐大義工導師隊。

劉勝義神父認為,婚姻如一株小幼苗,需雙方悉心不斷培育,在喜樂中體會愛情,婚姻路亦如人生路,不一定每刻必須向前行,遇上挫折,退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重整旗鼓,退一步亦可能找到另一條更佳的路!

Read more

 

 

 

Mateos沈起元 Mateos Fernando. 1938/9/2入會

沈起元是西班牙籍耶穌會神父,自小有志來華傳教。五十餘年前抵達上海,學習中文。大陸變色後,赴菲律賓繼續攻讀神學。後來寶島落地生根,先至彰化耶穌會修道院任教,後赴台大外文系教西班牙文,亦在耕莘文教院當圖書館館長。

期間,他與梅格和李清鐘二位西班牙神父合編的《漢西綜合辭典》,於一九七七年在馬德里出版,一千三百餘頁。應各界要求,他又撰編《西漢綜合辭典》,八年完成,亦逾一千餘頁,其中有一五四一個字彙,連最完整的西班牙皇家語文辭典中亦缺如。此書在台灣光啟出版社於一九八七年出版。因此辭典,沈神父於該年榮獲行政院頒發金鼎獎。

沈神父是有名的大聲公,他對古典文學的熱誠與投入,使他的課程變成舞台。記得他在彰化教三位中國修士西塞羅時,聲如洪鐘,一樓教室的聲音直傳四樓,甚至屋頂,他給拉丁大文豪作示範,告訴學生真正的演講應是那樣的。

Read more

 

 

范忠良 Fan Zhongliang Josephus. 1938/8/30入會

范主教是1918年1月13日生於江蘇省松江府華亭縣。

童年時在離家離家三里遠的費家宅教會小學唸書。每天早晨帶著午餐的小飯籃,中午就不回家,在學校裡邊吃飯。他讀書很用功,風雨無阻天天去上學。

那時候每星期四在學校有修士給外教兒童講天主教教理。午飯後有機會能與修士個別談話,內容中他最深深不忘直到今天的,就是修士叫他每天晚上睡前,要熱心唸三遍聖母經。他從那時起就每天不忘恭念,也將自己能進教歸功於每天唸三遍聖母經。小學五年級的過年獎品,得到一本〈邪正理考〉,其中讀到了天地萬物是天主創造的,在他的小腦袋裡豁然開朗,因此決定要進天主教。

Read more

 

 

Camus趙儀文 Camus Yves. 1963/9/7晉鐸

八○年代末期個人電腦逐漸普及,《利氏漢法大字典》在趙儀文神父(Yves Camus)的推動下,工作群將匯集的索引與字彙分為兩百個專門學科(太空學、佛教、物理、動物學、哲學、病理學等等)。此時臺北利氏學社開始密切與巴黎利氏學社合作。將《利氏辭典》的兩百多萬張字義資料卡一張一張鍵入電腦。如此一來,編輯、校對、索引的工作可以藉助現代科技之便,充分運用這個豐富電腦資料庫。

在十年期間,所有的資料庫,不斷往返巴黎與臺北,一直到該專門學科做到完美無瑕的境地。就在這種臺北利氏學社負責先期研究、編輯工作,巴黎利氏學社則負責審定、排版、印刷、行銷的分工模式下,動員了全法國漢學家的《利氏漢法大字典》在2000年終於問世,《利氏漢法綜合大辭典》也在2001年推出。這也是華文出版史上最完整的外語辭典。

Read more

 

 

 

彭蘇民 Garcia Anselmo. 1963/3/24晉鐸

我從小就有當神職人員的聖召,我記得七歲時,有一天我的老師告訴我們世界上還有很多小孩沒有機會認識耶穌,當時我很堅決的告訴她:「不要哭,老師,當我長大我會介紹耶穌給他們,並且讓他們成為耶穌的朋友。」

過了四年,我和祖父母一起過暑假,有一天我很不乖,我的祖母便要求我第二天早上去家附近的聖母堂祈禱,隔天當我到達聖堂,神父請我當他彌撒中的輔祭,彌撒結束之後他邀請我去他住的地方玩,那是個耶穌會士的會院,我非常喜歡那裏,後來也時常過去。

有天我看到一個留長鬍子的新神父,他叫Moises Domenzain神父,他是去日本的傳教士,為了休養身體回來西班牙,我們後來成為朋友。之後我從慈幼會的學校換到耶穌會的學校,因為我希望像耶穌會士一樣;在那裡我加入聖母會,學習如何每天祈禱和靈修,也自修神操。

Read more

 

 

Sheng盛常在 Sheng Ch’ang-tsai Aloysius. 1963/3/24晉鐸

1929年我出生在中國河北的一個小村莊,出生沒多久父母就讓我領洗了。小學時就讀景縣的天主教景星小學,初中自然進了小修院去學習,那是在南宮那邊,到高中階段時,我轉到北京去就讀;在學校中接受師長們的身教、言教,漸漸地我越來越受吸引。

隨著社會的動盪,我跟幾位同學往南邊去,我們到達廣州後,在耶穌會會院住了一晚,院長給我們東西吃,又讓我們好好清洗一番,第二天送我們平安地上路往澳門去。到了澳門,找到了耶穌會會院,就入會了。

1963年3月我來到台灣,在新竹湖口由杜主教祝聖為司鐸。晉鐸兩個月後,就回到菲律賓繼續攻讀神學,畢業後先作耶穌會的第三年初學。由於我天資較愚鈍,也没有想在學業上更深造的企圖心,就選擇以司鐸的身份為教友盡力服務,來侍奉天主。

Read more

 

 

顏哲泰 Calle Jose. 1953/3/11晉鐸

顏神父生性樂觀幽默,不會因當院長而表情嚴肅,使我們喜歡親近他。因「耶穌會」台灣區會長要求會院自養,有時他告訴我,他很感謝我每月我把本堂神父生活津貼兩萬元及奉獻彌撒意向約一萬五千元一齊準時交給理家,當做會院的生活費。他很謙卑地告訴我,他靠我吃飯,因他是窮人,他的中文不好,沒人請他做彌撒而沒收入;他要對我好一點,否則他會沒有飯吃。

其實這是他的謙遜;對別人的感謝、尊重及鼓勵;他有時有外國修女、神父或修士請他講英文退省也有收入不是窮光蛋,裝窮是他的幽默感。

有時他告訴我,他快樂的原因:是因為他很謙遜。若一個人講自己謙遜是一個驕傲的人,驕傲的人不可能有朋友,沒有朋友的人只有孤獨、自閉不會有快樂。他這種繞彎的幽默,有時使聽的人不容易瞭解,但覺得奇特,故以微笑回應,達到顏院長使人快樂之目的。

Read more

 

 

高照民 Cochini Christian. 1953/6/29晉鐸

出生在馬賽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的我,很早就聽到成為神職人員的聖召,於是十六歲那年,我進入修道院,在Lyon天主教學院畢業之後,1954到1958年之間,主教派遣我到Marseille北部的教區服務,召募了當地一些教友組成團體,這經驗為我的福傳生涯是很珍貴的。

1957年我參加了幾次介紹關於中國(有六億人口的大國)講座,這些演講使我在內心升起想要將中國作為使命目的地的想法,此時恰好有位耶穌會的朋友借了我一本書,書的前幾頁談到許多觀點,與我的理念不謀而合,並提供了我許多的建言。同時,主教接受了Blaise Arminjon神父的申請,順利的讓我到 Lyon教區服務。所以,感謝主,賜予我心靈上的豐沛,找到生命的詩篇。

Read more

 

 

 

Micieces洪國樑 Micieces Jose Antonio. 1953/3/11晉鐸

洪神父對我的影響實在非常深遠,是我信仰紮根的導師,人格成長的推手。

我大四時,班上要推我競選系學會會長,我舉棋不定去請教神父。神父告訴我:「學生的第一要務是把書讀好,若大學四年中有一年在社團服務,可以學到書本以外的合作、領導等能力是值得的,但若是花兩年的時間就太多。你大三已在教會服務,所以不適合再去系學會幫忙。如果你已先在社團服務,為了你好,我們一定不請你擔任總幹事」。

還有一次我們在彌撒中為考預官的同學祈禱,神父卻告訴我們:「不要當官,應該去當兵,體驗被領導的經驗,將來才能做個好的領導人」。神父凡事都分辨得非常清楚,難怪他為人處事都那麼篤定。

Read more

 

 

蘇樂康 Zuloaga Ismael. 1943/9/14入會

蘇樂康神父于1927年11月2日出生於西班牙巴斯克,與東方宗徒聖方濟各•沙勿略同鄉。1943年9月14日加入耶穌會。1945年9月15日宣發初願。1949年,22歲的蘇樂康渴望與利瑪竇等耶穌會前輩一樣到中國大陸作一名傳教士,但由於時局關係,只得輾轉先去菲律賓學習中文。1959-1960年卒試。1961年2月2日宣發末願。

曾經一位弟兄寫信向蘇神父求助,由於不諳英文,誤將他的名字Zuloaga(蘇樂康)拼寫為Zoology(動物學)。蘇神父看了笑著說,我要加倍努力,才能活得真正像人! 我們記得蘇神父的幽默,也記得他那發人深省的口頭禪"我的靈魂,你想一想……"

Read more

 

 

 

Jin金魯賢 Jin Luxian Aloysius. 1938/8/30入會 2013/4/27安息主懷

金主教1916年出生於上海一個天主教家庭,少年父母雙亡,他進入徐匯公學,發願當神父,隨即進入修道院學習。

由於深受耶穌會靈修精神和耶穌會生活所吸引,1938年進入耶穌會開始進行,在1941年珍珠港事件前幾個月,主教與幾位修生同赴河北獻縣耶穌會辦的哲學院學習哲學,親身體驗華北農村生活的艱苦,人民流離失所,對中國修女任勞任怨的奉獻,充滿敬佩。

1944年回到上海,次年祝聖為神父。1947年,他被派往國外進修神學,先後在法國、英國、瑞士、奧地利、德國、義大利等國求學,歷經三年時間,獲得羅馬額我略大學神學博士。

Read more

 

 

 

Larranaga藍祖青 Larranaga Fernando. 1933/9/17入會

藍神父出生在西班牙的畢爾包,在七個孩子中的排行第三,家裡是大家所能想像的西國傳統家庭,家人都是熱心教友,在這種氛圍下成長的他,也很早就知道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所以在1933年9月17日他進入耶穌會,開始接受培育。

藍神父在比利時杜內入會後,也在當地接受文學培育,1938年他接受派遣,來到中國北京德勝院學習中文,在河北獻縣攻讀哲學,並分別在安徽蕪湖及天津進行試教。隨後長上安排他到上海徐家匯攻讀神學,1947年獲許可,二月先在上海徐家匯晉升執事,同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安徽蕪湖領受鐸品,並於隔年完成神學課程。

Read more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