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road-1556177_1280從舊我到新我,從離開使自己成為奴隸的世俗到達至使自己獲得自由的天主,這個過程是艱辛的,因為這是個悔改和歸依的過程。

從教父時代起,教會就建議罪人們通過朝聖來補贖和悔改,而這種朝聖通常是單個人徒步甚至赤足遠行,在整個朝聖過程中靠沿途乞討來度日,並要做許多刻苦和祈禱,為的就是能借此完全擺脫世俗和誘惑的羈絆,徹底淨化身,全心歸依和信靠天主,以新的面孔出現在聖者面前。

說白了,朝聖之路就是歸依之路,儘管不必要以嚴格的苦行來完成,卻要以適當的身心的準備來完成。

我們說朝聖是走向聖者,但我們又說聖者天主無處不在。既然如此,又何必要遠足?我們曾講過,朝聖是個象徵性行為,是對歸依之決定的具體表現。而作為一種表現,它是必須的。也許正是因為看到人對表現的需要,天主(耶穌、聖母)才會在特定的地點和時間裡顯現吧。顯現其實是道成肉身之奧跡的延續,為是的告訴人,天主切實地臨在人間,並有話要對人說。

這就是為什麼每個顯現,不管是耶穌的還是聖母的,都具有時代特徵,並且都包含著確定的訊息。沒錯,聖者無處不在,但我們需要離開舊我和接近聖者的行為來表達我們的歸依。而各個聖地就是天主特別臨在的代表。同樣,我們去參觀聖人的故居或瞻仰聖人的聖髑,也是因為他們和天主有過深切的交往,因為他們傳達過美好的福音訊息,因為他們是我們的信仰典範,因為重溫他們的生活可以激發我們的信仰熱情,可以引導我們更真實地歸依,更堅定地跟隨基督。

三、朝聖的條件

朝聖的條件當然決定于朝聖的意義。因此,我們可從朝聖的兩個因素來看朝聖者應具備的條件。首先是出離。我們說出離意味著離開遠離天主的地方。什麼是遠離天主的地方呢?不就是那些糾纏我們身心,讓我們變得世俗化的人、地、事物嗎?所以,在出行時我們應該清心寡欲。可如何能做到清心寡欲呢?

在今天要做到清心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現在的通訊太發達,人心太煩躁,世界太喧鬧。其實,我們應該出離的,也包括所有這一切。所以,朝聖的出離與避靜的循入曠野是類似的,就是說我們在朝聖過程中應該通過閱讀聖經、聖書和祈禱、反省來靜下心,好去正視自己的人生,發現應該改進的地方。如果我們在朝聖過程中不停地聽音樂,打電話,玩電腦,拍照錄影,那麼我們實際上根本沒有"出離",因而就談不上朝聖。

其次是到達。我們要到達的是天主臨在的地方,要接近的是聖者,為的是與他相遇,聆聽他,發現他對我們的旨意,求得我們需要的恩寵。可是,如何獲得這一切呢?通過我們所達到的聖地,或者所接觸的聖物,或者所敬禮的聖髑來獲得,因為它們就是我們接近天主,求得恩寵的媒介。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迷信化聖地、聖物和聖髑,仿佛它們本身具有什麼奇能似的。事實上,我們走近的,是我們要向之歸依的聖者,而不是聖地;我們接觸的,是我們要藉以啟動信德的標記,而不是聖物;我們敬禮的,是我們要向之學習的聖人,而不是聖髑。

最後,我們當然也不能忘記返回。雖然走近聖者是朝聖的目的,但這不意味著我們要永遠停留在聖地。接近聖者,就是為被他聖化,為能夠以超性的眼光來重新看待世界,以福音的要求來生活在世上。出離不意味著逃離,到達也不意味著停止。恰恰相反,我們出離世俗,是為了更正確地入世;我們到達聖地,是為在返回後聖化世界。

四、結語

是的,朝聖,不單單是自我歸依的旅程,也是歸化世界的旅程。基督徒是活在世界,卻不屬於世界的人。但在生活中,我們往往會忘記信徒的身份,而混同於俗人,陷入俗世。所以,我們需要不斷地走出俗世,離開俗人,好去重新發現我們生命的源頭和終向,並在此源頭裡重塑自我,在此終向裡重整生活。朝聖就是對這種出離與回歸的實際表達。因此,朝聖與旅遊這種純粹的俗事兒是根本不可能混合在一起的。

真正的朝聖者應該像梅瑟那樣,在接近了聖者,被聖者聖化之後,能夠帶著被聖化的光芒返回,使看到他的人,能看到天主的光榮。其實,朝聖者不是別的,只是重新把自己福音的燈點亮的人,因而也是重新用福音的精神來照亮別人的人。歸依者,必是歸化他人者。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