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ect and praying on nature background在此,「合作」的意義就是我們「團隊工作」;換句話說,我們不但一起做事,而是為了天主教會和中國社會的福祉,大家團結一致,努力把基督徒信仰跟社會生活整合。

我們需要計劃未來,聚集我們的資源。這是難於達成的,因為中國沒有一個類似天主教主教團的組織在國家層面制訂策略。但是,這並非意味著是不可能的。我們需要一個包括他人的願景和真正的慷慨精神,即真正傳教士的精神,為人設想。

我們不要只顧自己團體的利益,卻要考慮處於困境的本地團體的利益,視之為我們優先的使命。我們慷慨施予,才得以領受,而不是先領受才施予。這要求我們作為個人和團體,思想要超越自己。然而,我們仍處於學習階段。我們還需要找出有效的方法,實行「團隊工作」,並「聚集我們的資源」。筆者就如何實踐而提出第二點:辨別的重要性。

辨別的重要性

對於中國天主教會而言,辨別是極為重要的,這包括在個人和團體的層面的辨別。這一點是筆者最想強調的。中國天主教會需要在以下幾方面成長。

第一,現時仍有很多教友認為信仰是獲得東西的途徑;這些東西不一定是物質的,可能是靈性的收穫,例如平安和寧靜;不過,焦點放在收穫和自我,而不是與天主建立關係,把自己的生命交託給天主。辨別是培育真正負責任的信徒所必要的。

第二,有些虔誠的教友有優越感和「教義安全感」,某種比別人更好的感覺;這使我們難於建立有信任、憐憫和包容的團體。多瑪斯.格林(Thomas Green)神父在其有關分辨的書裡清楚表示,謙遜和愛德是真正具有辨別能力的人的基本質素,「真正向上主開放的靈魂從不憤怒和自以為是,或者焦燥不安和不耐煩。」我們需要建立樂於助人和振奮人心的團體,讓所有人都感到受歡迎和接納。

第三,我們容易傾向於「為天主工作」,而不是「實行天主的工作」。必須作真正的祈禱的人,敏於辨認天主的旨意,才能分辨上述二者。分辨使之成為可能。

第四,在作出個人和團體決定時,往往集中於解決遇到的問題,而不是找出我們的內在力量引導我們往哪裡去,所以,這樣的決定不像在作好的分辨一樣,以力量為基礎,卻是以軟弱為基礎。同時,團體在作出決定時,往往跟隨大多數人的意見,「『大多數暴政』,就是把天主的名附加在團體最想的東西,或相信祂必定這樣想……是一種操控天主的方法,要祂同意我們自己的行動及決策的信念。」

為使中國天主教會成為一個具辨別能力的團體,我們首先需要具有辨別能力的個體,即植根於祈禱,並與天主行動配合的個體。

基督徒價值觀本位化的必要性

在十六世紀,利瑪竇神父終於把基督宗教帶到中國。他強調基督宗教與中國文化之間的內在聯繫。他沒有把基督宗教介紹為完全外國或新的宗教,卻肯定中華民族常常相信天主,而基督宗教是他們信仰的完成。

他採納中國儒士的生活方式,也適應中國的祭祖儀式。這方法證實是有效的;然而,它不容易為整個天主教會接納。中國禮儀之爭產生了長期的負面影響,持續了幾個世紀。其中一個負面影響,就是時至今日,基督宗教在中國依然被視為一個外來宗教。中國天主教會沒有本身的神學;要把基督徒和中國的價值觀完全整合,仍須走漫長的路。

天亞社編按/本社收到原道交流中心副研究員閔興業投稿,回應戎利娜博士在〈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關於本位化的看法。為方便讀者閱讀和參與討論,本社徵得聖神研究中心同意,轉載戎修女為《鼎》2013年冬季號第33卷撰寫的文章。原文為英文,由聖神研究中心翻譯。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