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201301022311111_480x800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當筆者於二零零零年首次離開中國前往菲律賓接受神學訓練時,中國是一個急速轉變的國家。當時,她正在努力擺脫貧窮、骯髒和恥辱,以嶄新和充滿活力的形象踏上國際舞台。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中國終於在二零零一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在二零零一年,大多數中國人不再捱饑抵餓或居無定所,中國已準備過渡到經濟發展的第二階段。

當時,中國天主教會幾乎在各方面都有殷切需求:為聖職人員、修女和平信徒提供良好的培育和神學訓練,把信仰和日常生活整合,在社會層面表達和生活出信仰,以及與非基督徒溝通和對話。

筆者於二零一二年八月回國時,中國天主教會的需要仍是巨大和急切的,但筆者也注意到在過去十年間出現了頗多轉變:首先,神學訓練大致上已改善了很多,還有,修道團體和教區修院的候選人現在可以跨越教區和各省的邊界,而過去並非如此。

第二,教友在教會的角色已變得越來越不可或缺,而且也是公認的。教友大致上也需要在教理層面以外研讀聖經和神學;他們努力找時間讀神學,參加帶領退省,並組織基督徒團體。

第三,人們普遍意識到應該在中國的環境下加深我們的基督徒信仰,同時攜手合作;因為這是在中國的天主教會能夠影響社會的唯一方法。

在社會層面,人民的生活在某程度上已改善,所以,他們不再僅僅滿足於解決日常的基本需要,而是要過優質的生活。現時在中國最常見和引人注目的,就是每逢黃昏和周末,在每個公園和公眾空間,包括鄉間的農村,都有群眾在唱歌、跳舞和做運動。中國的步伐看來已慢下來,而且是時候更加紮根。

雷立柏博士自一九九五年一直研究中國哲學,現時在北京教授古代語言。他說,中國現正經歷新的文藝復興時期。他認為每個中國人不但要更熟悉古代中國文化,也要熟悉西方文化,才能欣賞二者和整合它們。筆者由衷地贊同他的見解。如果中國要健康地成長和成熟,就必須更加植根於中西方文化和真正的價值觀,例如:誠實、信任、慷慨、憐憫、靈活、包容等。

筆者相信中國天主教會能夠在這過程中作出貢獻,而基督徒價值觀必須真正融入中國文化。筆者將在本文提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所應該集中的,並且是息息相關的五項要點:合作的呼籲、辨別的重要性、基督徒價值觀本位化的必要性、對話的方法、教會成為祈禱之所。

合作的呼籲

筆者想用一個形象來描述中國天主教會:我們好像一個由不同長度的竹板製成的桶;這個竹桶能夠載多少水,並非視乎最長的竹板,而是最短的竹板。組織較完善的修道團體、修院和教區必須幫助較不完善的團體,這不僅是義務,也是我們的使命,是「必須做的事」,是作為天主教徒的本質。

「合作」在此並非純粹意味著「一起工作」,例如:有較多司鐸的教區派遣一些人到司鐸人數短缺的地方服務;或者,組織較完善的修道團體協助那些需要認識如何籌組大會的團體,如何在作為教區修道團體(因為中國的大部份修道團體都是屬於教區)和獨立自主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或聚在一起分享他們的培育計劃和管理技巧。這些都是重要的,而且我們已經實行了好幾年。我們現在需要在更深入的層次合作。

天亞社編按/本社收到原道交流中心副研究員閔興業投稿,回應戎利娜博士在〈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關於本位化的看法。為方便讀者閱讀和參與討論,本社徵得聖神研究中心同意,轉載戎修女為《鼎》2013年冬季號第33卷撰寫的文章。原文為英文,由聖神研究中心翻譯。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