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5b6e7a59ee788b6e4b99fe5be97e68682e9acb1e79787 (1)《當神父也得憂鬱症》的作者 William E. Rabior 雷柏爾是一位神父,他自己一向與憂鬱症者同行,但最後自己也患上此症,然後寫出此書,分享個人經驗——訴說我的故事,是我個人治療過程的一部分。

神父在回想、陳述自己的記憶時,越來越清楚,在整個旅途中,天主一直臨在,從未缺席。而且,天主靜默的臨在,從過去到未來一直都是恩寵的泉源,使人復活、重生、復原。「天主,祢在哪裡?」這黑暗痛苦中的悲嘆,將靈魂徹底撕裂。記住這痛苦,並說出自己的故事,就答覆了這個問題,而答案就是:「我在這裡。」

首先,雷柏爾神父澄清很多人的謬誤:

  1. 人們誤以為神父修女這麼有信德的人不會患憂鬱症。事實是,有不少神父修女患上此病,原因可能常常獨自一個,支援少,而又以助人為職志,心靈太敏感。
  2. 堅強的人不會患上憂鬱症。事實上,不論堅強或軟弱的人,都有可能患此病。這是一種失去希望的疾病。
  3. 有人以為信仰堅定的人不會有憂鬱症。這是一個謬誤,認為信仰堅定的人會受天主保護,不會抑鬱,導致不少牧師神父憂鬱症時也不敢公開求醫,要求保密。

跟著,雷柏爾神父舉出聖經中也有憂鬱症狀的人,就是先知厄里亞。他被皇后追殺,產生疲倦、睡不穩、吃不下、欲尋死的情況。神父又舉出天主教聖人抑鬱例子:聖女加大利納、聖依納爵、小德蘭等。聖依納爵以神枯來形容憂鬱,靈魂黑暗、內心受擾、對卑污世物的趨向、各種煽動誘惑的不寧、失去信心、沒希望、沒有愛、靈魂慵懶、冷漠、愁苦,像是離棄了天主一樣。而小德蘭就是因肺結核奄奄一息,身心也受折磨,才明白有些人為何想一死了之。

雷柏爾神父指出,憂鬱症的一大特色,就是使每一件事,包括人與天主的關係,都顯得平淡乏味、空洞、無意義。它並非只是不順心的日子,而是嚴重的精神疾病,與個人信仰的深度無關,任何人都可能患上。

原來雷柏爾神父父母雙方家族都有長遠的憂鬱症歷史,可追溯到四代以前。有不少家族成員自殺,有好幾位仍在接受治療。因著家族及工作上接觸了很多的憂鬱症患者,神父在晉鐸十一周年,向主教申請研究社會工作碩士學位,想把神學的基本知識與心理學加以整合,成為「心理學結合靈修」的模式,即心靈治癒的模式。學成後,神父用新技巧應用在堂區牧靈工作上,很有成果。但同時間,憂鬱症已悄悄走近神父,他治療他人時,卻忽略了自身的需要。

1990年11月6日星期二,雷柏爾神父從不安穩的睡眠中醒來,感覺自己被厚厚的迷霧包圍,一絲光也透不進,沒有力量。他知道,黑暗旅程已開始。在和憂鬱症纏鬥了十個月後,神父更加深入去研究,他發現有三個重要因素會導致抑鬱:

  1. 遺傳,和很多其他遺傳病一樣。有遺傳的,病發機會比沒有的多兩倍。
  2. 壓力,生活方式異常,例如太匆忙,長期下來會造成身體接受不了的壓力。
  3. 憂傷,失去至愛,常常會形成失落。例如家人離世、離婚、失去工作,都是成因。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平信徒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