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復活節20170416-2從健康的務實主義的觀點看來,你怎樣解釋上海輔理主教 馬達欽人性和宗教性的痛苦的事件?

馬達欽在2012年7月7日被祝聖為主教。當時,他是羅馬教廷和北京政府雙方都承認和接受的主教。但是,由於他在接受祝聖禮儀以後立刻申明辭去愛國會的一切職務,觸犯了政府;因此便被軟禁,不久更被撤銷了主教的公開職務。後來,去年6月,他在他的「上海達陡」博客發表文章,對他從前退出愛國會的決定表示了懊悔,說是「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件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最近,今年4月16日,耶穌復活節,他更在福建省閩東教區公開教會團體的主教府與詹思錄非法主教公開共祭。因此,媒體上紛紛傳說他的「變臉」和「投降」。

我認識馬達欽主教。我相信他不會「變臉」,不會「投降」。我認為:他是想穿了,是覺悟了。原來,在中國,沒有人會說他不愛國;但是許多人說的愛國,往往是抽象的。他們愛的,可能是孔夫子的中國,或者蔣介石的中國。馬達欽的覺悟是:第一,愛國要愛具體的中國,也就是今天在共產政府統治下的中國。第二,他不相信教會一定要與中國政府對抗。相反,他認為教會要在今日的中國生存並有所作為,必須要做到至少仍讓政府可以容忍的地步。總之,馬達欽主教是懂得「健康的務實主義」的中國主教。他所以到閩東教區去同詹思錄非法主教公開共祭,首先是為與這位主教修和,因為他在被祝聖為主教那天曾拒絕了這位主教的覆手禮;其次,也是為與中國政府修和,因為他當時的行為也得罪了在場的中國政府的官員。馬主教現為在中國生活的主教,他就算被軟禁在家,但他向中國政府表達出善意。先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位時曾屢次勸勉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修和,現在馬達欽主教正在努力實踐他的遺教,願聖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從天上降福給他。

有許多主教、神父和平信徒,曾在最近幾十年中為信仰和愛教會受苦作見證。他們的忠貞給今日的教會和新一代的教徒們留下了什麼教訓?

你的問題,叫我想起我不久以前寫的一篇主日彌撒道理。那是常年期第十二主日的彌撒道理。那主日的彌撒福音,取自《聖瑪竇福音》第十章第26到33節。我寫的主日彌撒道理標題是:「大聲宣佈天主的旨意」。在那篇道理裡,我誦讀了彌撒福音以後,繼續說:

施神父與友人以上的話是耶穌對宗徒們說的。聖瑪竇宗徒把它記錄下來,給與他同時代的所有信友們閱讀,但是它的教訓對兩千年以後的我們也很合宜,並且十分寶貴。 乍然聽來,我們必定覺得,耶穌好厲害,簡直不給我們選擇的餘地。事實上他跟我們說,我們不要懼怕那些能消滅我們肉體但不能消滅我們靈魂的人,相反我們應該懼怕能把我們肉軀和靈魂同時送到地獄的那位。但是,我們要知道,耶穌要拯救我們,卻不能拯救沒有勇氣承認自己信仰的人。再說,他向我們保證了,我們根本無庸懼怕,因為天主自會照顧我們;沒有天主的許可,誰也不能傷害我們。世界上一切的事,連像兩隻麻雀或一根頭髮那樣的小事,也在他的控制之下。換句話說,做基督信徒,第二,要信賴天主。

最近幾十年中為了為信仰作見證和為了愛護教會受了痛苦的許多主教、神父和平信徒們,從前懂得並實踐了耶穌的教訓,現在更藉著他們的榜樣,留給今日的教會和後來的天主教徒的這同樣的教訓。再說,「殉道者的血,教友的種子。」今日,天主教會在我們的國家裡相當平安,教友也增加了。這也不能不是他們的功勞。所以,我們都很感謝他們。他們是我們中國天主教會中的珍珠。

你個人對中國天主教徒的未來有什麼祝望?

我的祝望是不要像有些身在海外卻關心國內天主教會的人士。他們做出有害教會的不合宜的事情。我祝望我們中國天主教徒不要被迫移居到別的國家去做移民或難民。我祝望我們中國天主教徒能夠在我們自己的國家裡度道地的天主教徒的生活。

目前,聖座正在和中國政府進行對話,我的祝望是聖座不要抱著崇高而不能實現的理想去向中國政府挑戰,不要逼迫在我們國內的天主教會、在它和我們國家的政府之間、做出抉擇。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