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趣事三/不缺席、用心聽

蒲神父是個很重視團隊將精神的人,只要是教區有活動,不管是開會或者任何大大小小的活動,一旦通知他,他必定排除萬難準時前往,即使高齡一百歲而且耳朵重聽,還是不肯輕易缺席。

畢耀遠神父說,嘉義教區每兩個月安排一次神父一起出遊。今年四月,大家到台中科博館參觀兵馬俑,一百歲的蒲神父也跟著大家一起去,一個人慢慢走、慢慢看。而且,他走路很不喜歡被別人攙扶,神父們只能緊緊跟在他身邊,以防發生狀況。

金振聲神父說,蒲神父的耳朵重聽,通常得靠在他耳邊大聲說才聽得見,可是教區神父每次月退省,他即使一句話也聽不到,還是一定參加。有神父建議他,既然聽不到,乾脆就在家好好休息,但他仍不為所動。

溫知新神父笑著說,蒲神父耳朵不好,好幾次神父們開會,會中對他表示讚美、欽佩。他看大家眼睛紛紛看著他,似乎感覺到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於是他對大家說:「大家說的都很對,也說的都很好,可是,我一句也聽不到!」眾神父為之絕倒。

趣事四/唉呀,天主忘記我了!

神父們一致認為,蒲神父絕對算得上是一位「工作狂」,每天一直不停地工作,很多神父年紀大了,就退休養老,但蒲神父卻依然每天神采奕奕地工作。

畢耀遠神父打趣著說,蒲神父似乎很堅持「工作沒做完,就要繼續活下去,只要活著,就要為天主傳播福音,是他一百歲還如此認真活著的最佳理由。」這樣的人在我們身邊,是我們的榜樣。他有一種內在的力量,一切為了天主,他也很清楚,教會裡沒有年輕神父,所以他即使年紀大了,還是得要繼續做下去,天主給他這個力量。

金振聲神父說得更直接,蒲神父每天忙著收信、寫信,為聖心教養院、為大陸的教友募款,哪有時間老?哪有時間生病?有人問他,為什麼一百歲了,還這麼認真。蒲神父竟然好天真地說,「哎呀,天主忘記我了!」

饒志成神父說,耶穌會神父們流傳著一個笑話,「如果蒲神父有一天蒙主寵召,一定是站著死的。」因為,蒲神父總是忙碌著,忙到連上天堂這樣重要的事情,也沒空好好躺下來。

葉由根神父也曾經聽蒲神父說過:「天主好像忘記我了,不讓我死啊!」葉神父認為,有時候蒲神父還是很幽默的,尤其他對一百歲還死不了這件事,似乎比身邊的人更豁達、更看得開,他並不避諱談死亡,「既然天主不讓他太早死、不讓他太早休息,怎麼辦?蒲神父只好繼續認真地工作下去了。」葉神父如此說著。

趣事五/耶穌會最會募款的神父

會是非營利組織,不管是創設聖心教養院這樣的社福機構,或者是建教堂、慈善救助貧窮人家,在在都需要大筆的金錢,如何募款是相當重要的事。

耶穌會新竹會院前院長耿天道神父說:「毫無疑問的,蒲神父絕對是台灣耶穌會最會募款的神父!」他可以得到很多外國人的金錢幫助,而外國教友之所以會很放心把錢交到他手上,是因為他對任何一項金錢需求,都有清清楚楚的募款計劃,而且從不會浪費,如果只需要一百元,別人給多了,他也不要,更重要的是,他會在每一筆錢使用之後,將開支帳目及救助成果寄給外國捐款人,捐款人知道捐款被妥善運用,當然有信心再繼續捐錢給他。

前虎尾若瑟醫院副院長畢耀遠神父以親身經歷指出,蒲神父很注意到地方上需要什麼,該怎麼去幫忙,而且很了解該到哪裡找資源捐款共襄盛舉。早年他一度從台灣調到美國服務時,就曾接到蒲神父的信,問說可不可以幫忙賣台灣工廠做的馬槽飾品,結果他把這封信公佈出來,美國教友很慷慨就訂了十套。

編按/蒲敏道神父於主曆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回歸天鄉,享年一百零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