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92f2ba曾經負責台灣利氏學社的溫知新神父也舉一個例子:曾經有個神父因為身體健康的因素,暫時離開耶穌會,過了幾年想回來耶穌會,但遭蒲神父拒絕了,因為,蒲神父認為當耶穌會士是一輩子的事,不該因任何理由而背棄當初對天主的承諾,當耶穌會士是一種榮譽。

新竹華光智能發展中心的創辦人葉由根神父生前曾說:「耶穌會的精神就是愛的精神。」蒲神父當會長時,若發現有會士不合適留在修會裡,會建議他離開耶穌會,他總是堅持,在耶穌會裡就要有耶穌愛人的精神。

曾任台北聖家堂本堂的魏里仁神父,他的觀察是:蒲神父是很謙虛的人,不會給人不自由,通常他會與耶穌會會士充分溝通並聽取其意見,並且盡量讓會士自己做決定。這可能是因為蒲神父認為,神父們都已經過耶穌會嚴格的訓練,不是小孩子了,一旦做了決定,他就不會再改變,堅持到底。

趣事一/下鄉學台語

來自哥倫比亞的魏里仁神父,他的台語彌撒既幽默又把道理講得很活潑簡要,一直相當受到教友們喜愛,不過他卻說,他學台語的精神比起蒲神父還差一截,因為他剛到台灣時就是與蒲神父一起住在嘉義新港,當時他發現,這位已經七十歲的外國老神父,竟然很認真地學台語,讓他實在很敬佩,蒲神父的勇氣激發他也要好好學台語。

曾在雲林縣虎尾若瑟醫院擔任副院長的畢耀遠神父則強調:「很多人從較高的職位退下來,會受不了,但蒲神父從管理眾多耶穌會神父的省會長職務退下來,卻一點也沒有身段,不但心甘情願在一個嘉義新港這樣偏遠的小地方傳教,還認真地學台語,努力做好傳教士的工作,積極地把福音傳給更多人,可以做,他就繼續去做。」

蒲神父七十歲學台語的事,一直讓很多耶穌會士敬佩不已。目前九十歲高齡、從嘉義立仁綜合高中退休的金振聲神父曾說,蒲神父學台語的精神絕對是耶穌會神父的榜樣。此外,他對語言使用還有一項堅持,當很多神父們在一起,只要其中有一個中國人,蒲神父就一定講國語,這是一種尊重,後來大家發現他一直講國語,知道了他的用意,也跟著都講國語。如果有外國神父批評中國人或是講中國人的笑話,蒲神父就會不高興,臉上表情馬上變色了。

趣事二/台北街頭的快車

除了學台語,蒲神父騎摩托車速度飛快也是出了名的。

溫知新神父說:蒲神父騎摩托車速度很快,有一次他和另一位神父各自騎了機車在台北市區穿梭,後面的神父已經騎到時速六十公里了,仍被蒲神父拋得遠遠的,保守估計,少說時速也有八十公里。當然,那年代台北市車子少,現在的台北街頭,根本騎不了快車。

魏里仁神父則記得,蒲神父擔任省會長時,經常要求眾神父們,騎車或開車外出要小心一點,騎機車也得戴安全帽,可是,他自己卻好幾次出車禍。蒲神父的德文一級棒,但英文不是很好,有一次,他要求大家戴安全帽,英文應該是helmet,但可能一時想不起單字來,就聯想到法語或西班牙語的cathco(安全帽之意),一時情急就以英文呼籲大家騎機車要戴casket(棺材),引起神父們哈哈大笑。

目前擔任耶穌會聖家堂會院院長的饒志成神父說:他剛進入耶穌會時,蒲神父是省會長,是他的長上,後來他到台南擔任耶穌會會院院長時,蒲神父到嘉義當一位小小的本堂神父,他反而變成蒲神父的長上。雖然蒲神父是耶穌會的大人物,但他對長上的指示卻又相當服從。

饒神父記得很清楚,早年蒲神父經常騎機車四處奔波,後來出了幾次車禍,安全問題真的令人擔心,他在蒲神父八十歲生日過後不久,不得不以院長的身分「下令」,禁止蒲神父再騎機車。沒想到第二天起,蒲神父真的就不再騎機車,改讓教友或修女載送他外出辦事。

編按/蒲敏道神父於主曆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回歸天鄉,享年一百零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