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62年,民國五十一年,蒲敏道神父接奉命令擔任耶穌會遠東省省會長,其實,1949年蒲神父還在大陸時擔任耶穌會「中國視察員」,雖無省會長之名,事實上就是擔任省會長的工作。

目前在耕莘文教院服務的西班牙籍耶穌會士沈起元神父說,當年耶穌會在中國原本有十二個教區,分別各屬原國籍耶穌會會省管轄,直到1949年中國大陸局勢一片混亂。

為了方便就近安排耶穌會神父離開,耶穌會總會長緊急將蒲敏道神父召回羅馬,並任命他擔任耶穌會「中國視察員」,主要原因是他為瑞士籍,而瑞士是二次大戰的中立國。這是耶穌會在中國各地的教區第一次整合,充分授權由蒲神父管轄。幾年之後,耶穌會再將分散遠東地區各國的耶穌會士整合,先設立「準省」,由殷保祿神父擔任準省省會長,1958年正式成立「遠東省」,1971年遠東省再改名為中華省。

蒲神父在擔任遠東省省會長任內,在台灣做了哪些事?耶穌會是一個很重視教育的天主教修會,在全世界有超過一千所各級學校及文教機構,在美國就有二十多所大學,而台灣的耕莘文教院、輔仁大學、徐匯中學的興建,與蒲敏道神父都有很深的淵源,桃園的振聲中學及新竹的內思高中也有他的足跡。

耕莘文教院

在台北這個繁華的都市裡,以外國人名命名的道路不多,以天干地支命名的更少。或許是一種巧合吧,位於辛亥路和羅斯福路交叉口的耕莘文教院,其地理位置恰恰符合她兼容中國與西方的風貌,也直接道出她一直在扮演的角色──促進中西文化交流、心靈與文化契合、生活與信仰的共融。

民國52年,蒲敏道神父擔任耶穌會遠東省會長第二年,他全力支持幾位來自歐洲和美國且在台大、師大任教的天主教耶穌會神父,創設了耕莘文教院,而取名「耕莘」,是為了紀念第一位中國籍樞機主教田耕莘。「耕莘」座落於台大、師大等幾所大學當中,數十年來一直是附近莘莘學子的文化心靈補給站,在那單純樸實的世代中,耕莘儼然是青年最重要的心靈殿堂。

早期的耕莘文教院不僅是神父們傳道授業的場所,也開創了許多的第一。例如:李安德神父創立了台灣第一個實驗劇團以及台灣第一個冰上曲棍球隊。張志宏神父創立了第一個培育寫作人才的「耕莘青年寫作會」以及第一個鼓舞青年服務最小弟兄的「耕莘山地服務團」。1966年創立的「利氏學社」,更延續第一位到中國傳教的耶穌會士利瑪竇神父的精神,積極投入研究古今中西文化交流、中西漢學與比較宗教等領域,並經常就這些主題在報紙與論文期刊發表文章。更難得的是,服務於利氏學社的西班牙和法國的神父們,分別以數年的努力,編印了西漢綜合大字典和法漢綜合大字典。

多少台北的青年學子與文人雅士,幾乎都曾在「耕莘」聽過演講、欣賞過音樂、電影、看過表演,或是沈浸在藏書豐富的中英文圖書館中,盡情探索知識與藝術的堂奧。文教院的神父們,也陪伴著眾多莘莘學子走過成長的迷惘、驚喜與苦澀。

宗教的聖善更是耕莘整體氛圍中不可缺的一環

今天的耕莘文教院所提供的服務與活動,日益豐富、多元,大體上可區分為藝術活動、文化出版、宗教牧靈、外語學習、社會服務、企業培訓等六大項,分別由耕莘文教基金會、光啟出版社與光啟書屋、利氏學社、耶穌聖心堂、基督生活團與靈修中心、耶穌肋傷修女會、德國文化中心、卡內基人才訓練中心,康泰醫療服務中心等各單位逕行規劃與提供。這些機構互為芳鄰,相輔相成,使耕莘文教院的文教服務更為鮮活、豐富,也更趨專業。

徐匯中學與輔仁大學

上海徐家匯,是早年天主教在中國相當重要的傳教據點,而耶穌會創辦的徐家匯神學院,更有東方額我略大學美稱,培育了相當多天主教神職人員,其重要性不言可喻。民國51年,徐匯中學校友有意在台復校,先由當時擔任司法院長的校友謝冠生,倡導成立校友會籌備會,再由謝冠生親自向當時耶穌會遠東省省會長蒲敏道神父,申述在台復校的理由。

蒲神父不但允諾全力協助,還以實際行動表示最大的支持,他除了很快就協助尋覓並取得現今台北縣蘆洲市的校地,翌年四月還從菲律賓邀請徐匯朱天健校友來台灣主持復校工作。更重要的是,蒲神父還透過西德天主教普愛會,為新建造的教室大樓等多棟建築募款。

編按/蒲敏道神父於主曆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回歸天鄉,享年一百零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