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6BW-414100118311成為天主教徒這件事,為我並不是很困難;因為當我在1913年2月7日凌晨兩點出生後,12小時之後,也就是同天下午兩點,我就被抱去接受洗禮,成為一名天主教徒!

我有一位舅舅,名字叫做杜桑·盧西爾(Toussaint Lussier),是位耶穌會士,他的使命工作是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的 Objibue 印第安部落裡服務;在他去世之前,他總說希望能找到一位接替他使命工作的人,在家族中的每一個人,都認為我就是那個人選。我是一個乖孩子,一個星期會在彌撒中服務二次,每天都和母親一起去參加彌撒(為什麼是我,而不是其他十六位兄弟姐妹?),當我進入耶穌會之後,我很高興被派遣到中國,而不是去那極寒冷的北加拿大。

我在不同的使命上,有許多深刻的經驗。現在我特別想起,我被派去當堂區神父的那四十二年,待在台灣東北部沿海的一個小鎮—南澳;我服從長上接受派遣去了那裡,長時間沒有被替換過,理由很簡單,因為沒有別的人可以被派到那裡去。在那邊,我一個人住,自己煮飯給自己吃,我給許多鎮上的居民及附近山區村落的人付洗;我同時也用其他的方式幫助居民,做牙科和醫療工作,如治療骨折、打針、拔牙…等等的。有一次,我照顧一個因從高處跌下來弄斷手臂的人,他復原之後,有兩位見證到整個醫療過程的女士說:「這就像耶穌的時代一樣。」當我在加拿大念神學的時候,我曾花了不少時間,以志工身份在一個大醫院裡實習,結束後有拿到一個證書,我保存著那張證書,當台灣的警察問我憑什麼在我那個小堂區裡,給人們提供醫療照顧時,我就出示證書。

我也幫助過不少人分辨聖召。記得當我在菲律賓當本堂神父時,有一位女士剛從學校畢業,拿到一個音樂方面的學位,她星期天都會在教堂裡幫忙,平日周間,她也幫忙慕道者的道理班,大概做了三、四年的時間之久,有一天她跟我說:「神父,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對我的看法。」我回答她說:「因為你沒有問過我啊!」我接著說:「我同情那個要成為妳丈夫的人…」那一晚,那位小姐整晚睡不著;第二天跑來找我說:「為什麼你要那樣說我未來的丈夫?」我回答她:「我想天主要給妳的使命,是成為一位修女。」

正如我給那位小姐所說的,天主給我們的使命,是奉獻我們自己的所有,所以我們決定以修道生活的方式回應天主!

作者/華思儉神父

編按:華思儉神父已於主曆2017年7月10日,在頤福園安息主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