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mado-de-Jesus-a-Pedro-e-Jo25C325A3o正本歸源

傅神父出生在河北省清苑縣東閭村(在保定市東南二十公里),東閭是教宗批准的聖母朝聖地之一,村裡好幾千人都是教友。即使在這個有著悠久教友文化的村子,傅神父的家庭都被街坊鄰居稱讚是很熱心的教友家庭。父親傅鴻泰是當時保定的法國籍富主教(Rev. Fabrique)的專職傳道員,母親婷兒(傅瑪利亞)就在丈夫外出傳教時,默默地、盡心盡力地照顧著家庭。傅神父的上面,有一位哥哥(傅鼎全)和一位姐姐(傅翠然),兩位現在都已仙逝,但他們的後代子孫仍和傅神父有來往。

坎坷之苦

由於父母的影響,傅神父從小就立志修道。所以一到上學年齡,父母就把他送到保定教區的備修院念書,準備修道。由於當時修道的孩子特別多,因此從備修院進到小修院就要被刷下去好多人。如果一個孩子可以進到小修院,用當地的說法就是「過了西關了」。結果傅神父,沒有過西關,只好垂頭喪氣地回家。但是,他修道的渴望卻是非常的深,再加上他一位本家的守貞的姑姑的鼓勵,因此父親就想盡辦法要幫助兒子實現這個渴望。正好當時,原屬保定教區的易縣、淶水縣和廣昌縣剛剛分出來,成立了一個新的教區。小修院就設在易縣。易縣小修院是由意大利的印五傷修會的神父們負責,規模比保定的小修院要小得多,而且講課的神父們也不多。

傅神父在小修院大概有六年左右,一直飽飫著教會的培育。但是好景不長,因為戰爭和經費的緣故,小修院被迫解散。無奈之下,傅神父又不得已回家。但是,傅神父並沒有就此放棄他的聖召。到處給不同的教區寫信(甚至給山西太原的小修院院長都寫過),希望有人可以收納他。按他自己的話說,「只要能當神父,進哪個修會都可以,去什麼教區都願意。」皇天不負苦心人,由於他在易縣小修院的同學楊福綿神父的聯繫,他就一路找到獻縣來修道。雖然當時修生很多,但是由於耶穌會很重視培育,因此傅神父就被留在了獻縣。後來,和幾位來自易縣的同學,楊福綿神父、蔡少謙神父、張有才弟兄,先後進了耶穌會。

苦盡甘來

進了耶穌會,先在獻縣、北京做初學,後來逃到上海,接著又輾轉到菲律賓。在 Baguio 聖了神父以後,就被派遣到新竹的關西鎮新城里(客家人的地方)當本堂。做了幾年的本堂以後,就被派到輔大來做行政工作,做過訓導和總務。數年以後,他申請繼續深造。省會長朱勵德神父就排他到菲律賓念 MBA。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以後,傅神父就又回到輔大來工作。一方面繼續做行政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教「哲學概論」和「企業倫理」,就這樣一直到了退休。

愈顯主榮

傅神父的一生,用他自己的話說,可以用愈顯主榮來概括 ! 在沒有入耶穌會以前,當他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時,他就深深地備受吸引,只是還不能真正地瞭解它的含義。入了會以後,他經常把這幾個字寫在本子上,反復地讀和看,來提醒自己和激勵自己,繼續跟隨耶穌。就這樣,逐漸地開始懂了這個詞的含義,並不僅僅是理智上的,而更是在他一生無怨無悔地追求天主的過程中完全地表達出來。

「在我的生命中,最大的恩惠就是能進耶穌會。如果不進耶穌會,就不知道如何能修德成聖。耶穌會真的是在陶成上下功夫,每年都組織避靜。在避靜當中,我們不斷地反省自己,不斷地體會到天主對我們的大愛,然後繼續地回歸到他內。 耶穌會的培育要領就在這神操內呀 ! 聖依納爵真的是了不起,用他自己的生命經驗和與天主來往的體會傳給了我們一代代的耶穌會士。我是何德何能,而且生性駑鈍,居然被召到耶穌會來一輩子跟隨天主,真的是多大的榮幸呀,真的是感恩戴德呀 !」

by Aloysius Bi 修士

編按:傅興志神父已於2014年5月25日在頤福園蒙主恩召。

本文轉載自《俠客行》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