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四旬期第四主日,教宗聖若望廿三世作牧民視察,探訪了羅馬附近奧斯蒂亞教區。當天幾千人在街道、廣場上歡迎他,盼望一睹教宗的風采。

當教宗抵達並進入聖堂內時,堂內已久候的信眾因興奮樂見聖父蒞臨,於是引發起一連串自發的歡呼及拍掌之聲,為向他們所敬愛的教宗致意。

但當聖父在祭台前坐下後,他卻客氣但立即指正信眾們說:

「我非常高興來到這裡。但若要我表達一個心願的話,那就是:你們在聖堂內不要呼叫,不要拍掌,甚至也不要向教宗打招呼為歡迎他,因為『天主的聖殿就是天主的聖殿』!現在你們若喜歡處身於這座美侖美奐的聖堂內,你們須知道教宗亦喜歡看見到他的眾子女。但當他一看見他的好孩子們時,他一定不會當著他們的面拍掌的。而這位站在你們面前的正是聖伯多祿的繼承人呀!」

 

這段珍貴視頻在現場記錄了聖教宗以上的一番話,他怎樣像慈父般教導了他親愛的眾子女,作為會眾在聖堂內應有的莊重及舉止(義大利文)。

要知道,就是這位眾人都盛讚「開明」的教宗聖若望廿三世,召開了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為普世教會帶來了各方面的革新,提倡教會與現代世界應進行積極對話,好能「與時並進」,讓現代人能接收到教會所宣講那不變的救恩喜訊。

儘管如此,聖教宗依然堅持聖堂的神聖及莊嚴性。作為「聖潔的空間」,聖堂確已被祝聖奉獻為「天主子民的祈禱之所」、「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及「聖神的宮殿」。我們是否真正地把聖堂視為天主(耶穌聖體)親自鑒臨之所?那麼,當我們站立在這位甚至令眾天使也會顫慄發抖的天主面前時,我們該怎樣表現出必恭必敬的言行及身心態度呢?

同樣,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其《禮儀的真諦》一書中也寫道:「每當在禮儀進行中而基於某種人的成就爆發出掌聲時,這便是一個明確的信號,顯示出禮儀的本質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類宗教性的娛樂。」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