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the-bible2005-2008年,英國大不列顛圖書館在德國萊比錫大學幫助下,歷時三年,耗資六十五萬英鎊將距今一千七百年的“無價之寶”《聖經》西乃抄本掃描上網。

這本《聖經》抄本是160多年前由德國《聖經》學者康斯坦丁.蒂斯琴多夫在埃及發現的,整部《聖經》的手抄本共計一千四百六十頁。2010年底,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也和穀歌合作,陸續將抄於2000多年前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的《死海古卷》抄本上網。這些羊皮書卷是1947年居住在死海西北部某一小村中的兒童,在死海附近的山洞中發現的。《死海古卷》中有大量《舊約》希伯來文抄本,這更可讓人一睹《聖經》古老抄本的“芳容”。

在全世界所有的書中,只有《聖經》被稱為“聖經”,也即“神聖的經書”之意。你知道這本書為什麼被稱為“聖”嗎?

有人說這是因為這本記載基督宗教教義的經書和別的宗教經典一樣“崇高、尊貴、莊嚴而不可褻瀆”,所以,才被尊稱為“聖經”。這個答案有道理,但不準確。準確的說法是——基督徒相信這本書記錄的是天主的話,這是跟天主有關的書,所以才被稱為“聖經”。這裡的“聖”與其解釋成“神聖的”,不如解釋成“天主的”或“跟天主有關的”更準確。

一提到天主,不少讀者很不以為然。很多人不相信天主存在,也不信《聖經》是天主的話,他們認為那只是“神話”,而不是“神的話”。

一字之差,理解上卻天淵之別。

但《聖經》之所以能在西方乃至全世界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原因恰恰在於很多人認為那不是“神話”,而是“神的話”。

據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荒原》作者艾略特研究,僅就《聖經》對西方文學的重大影響來看,它之所以產生影響的原因正在於受影響者把它作為信仰典籍來讀,而不僅僅是當作文學典籍來看。他的原話是:“《聖經》之所以對英語文學產生文字上的影響,並不是因為人們認為《聖經》是文學,而是因為人們認為它描繪了天主的道。”(見《艾略特文學論文集》)

所以,我們雖然把《聖經》列在文學典籍之列,卻建議你不要只從文學角度來讀它。請記住,一切文學經典都不是為了成為經典而成為經典。它們都有超乎文學之上的意義——更何況《聖經》!建議你不妨先放下自己固執的前見,試著從信仰者角度來讀讀此書。

《聖經》上說,天主通過大自然的井然有序、精密完美來顯明他是一位智慧的設計者與創造者,又通過人內在是非對錯的良知顯明他是一位公義的君王和主宰。聖詠集第19篇說:“高天陳述天主的光榮,穹蒼宣揚他手的化工。”(詠19:2)羅馬書上說:“認識天主為他們是很明顯的事,原來天主已將自己顯示給他們了。其實,自從天主創世以來,他那看不見的美善,即他永遠的大能和他為神的本性,都可憑他所造的萬物,辨認洞察出來,以致人無可推諉。”(羅1:19-20)

那麼,天主又是誰呢?

根據《聖經》制定的《威斯敏斯特小要理問答》第四問答這樣總結說:“天主是神,他的本性、智慧、權能、聖潔、公義、仁慈和信實,都是無限的、永恆的和不變的。”

《聖經》正是從這位天主的角度來看待宇宙和人。天主創造了宇宙和人。天主造人的時候,和造宇宙不同。《聖經》說天主是按照自己的肖像創造了人,所以人才有理性、法性和德性,人才會追求真理、公義和聖潔。人被造而肖似天主,被造而為先知、君王和司祭。人是誰?人是根據天主的形象而造的活物。那麼,人生的目的是什麼?《要理問答》第一問答這樣說:“人生的首要目的是為恭敬天主,救自己和他人的靈魂。”

作者┃齊宏偉
來源┃《信德報》2017年9月10日,33期(總第737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