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Christian-Bible-Sun-Sky-Clouds_credit-Shutterstock我們堂區教堂的大門面對著一條大馬路。馬路上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堂院內卻樹木成蔭,花紅草綠,清幽別致,寧靜祥和。

方神父個子不高,圓圓的臉龐,高高的鼻樑,看上去慈眉善目的。據年紀大的教友說,方神父來堂區三十多年了。因為他在這裡時間長,跟教友們熟絡,所以教友們遇有難事、煩心事,都喜歡跟他聊一聊。

一天上午,方神父剛吃完早餐,許教友就來找他了。

許教友是一家企業的老闆,生意做得好,也很有錢,但他的日子過得並不快樂。不快樂的原因,照許教友自己的話說,是老婆沒找好。

這天,他來找方神父,就是想聊這事的。

見到方神父,許教友也沒客套,開門見山地說:“神父,昨天我又和我老婆吵架了。”

早就見怪不怪了。方神父問:“你們這次是為什麼事爭吵?”

許教友歎一口氣,說:“昨天在鄉下,別人送我一塊野豬肉。我把它拿回家,打算晚餐時燒著吃。不料我老婆太笨,一塊上好的野豬肉,被她做得炒不像炒,燉不像燉,既不好看,也不好吃。你說,遇到這事,我能高興嗎?我才說她一句,她就火冒三丈,跟我大吵了一架。”

方神父覺得奇怪:“你太太的廚藝不差呀,她做的清蒸鯽魚挺好吃的。是不是因為她以前沒燒過野豬肉,所以這次失手了?”

許教友連連擺手,說:“這不可能!廚藝就是個一通百通的事,能做好別的菜,就能燒好野豬肉。我倒覺得,她是有意這麼弄的,目的就是要跟我作對。”

許教友的話令方神父十分詫異: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難道……刹那間,他明白這對夫妻長期爭吵的原因了。

方神父從書櫥拿出《聖經》,翻到其中一頁,說:“我給你念一段聖經吧。這段聖經,是一個故事。”

神父要讀聖經,許教友的神情凝重起來。

“天國好像一個人,在自己田裡撒了好種子;但在人睡覺的時候,他的仇人來,在麥子中間撒上莠子,就走了。苗長起來,抽出穗的時候,莠子也顯出來了。家主的僕人,就前來對他說:主人!你不是在你田地裡撒了好種子嗎?那麼從哪裡來了莠子?家主對他們說:這是仇人做的。僕人對他說:那麼,你願我們去把莠子收集起來嗎?他卻說:不,免得你們收集莠子,連麥子也拔了出來。讓兩樣一起長到收割的時候好了;在收割時,我要對收割的人說:你們先收集莠子,把莠子捆成捆,好燃燒,把麥子卻收入我的倉裡。”(瑪13:24-30)

念完,方神父問許教友:“從這個故事裡,你得到了什麼啟示?”

許教友一臉茫然:“啟示,什麼啟示?”

方神父說:“其實,我們的心也是一片麥田,這塊麥田不但長著麥子,也長著莠子。正如耶穌基督說的那樣,這些莠子,是我們的仇人撒下的。”

許教友聽了,大笑起來:“仇人?這不可能!我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多年,從沒跟任何人結怨,怎麼會有仇人?除非……”突然,他意識到了什麼,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你說的仇人,是我老婆?不,這不可能,我們雖然經常吵鬧,但說她是我的仇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方神父淡淡一笑,指著許教友說:“我說的那個仇人,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

許教友一愣:“我是我自己的仇人?”

方神父點點頭,說:“對,這個仇人就是你自己。”停頓片刻,他接著又說:“我們的心雖是一片麥田,但這裡多多少少會長一些莠子。只不過,有的人心裡莠子多,有的人心裡的莠子少,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這是因為莠子的多少,是根據我們自己撒在心裡的對別人的偏見、自私、仇恨、固執……的多少而決定的。”

方神父的這番話,令許教友恍然大悟:“神父,你是說,我和我老婆爭吵,是因為我對她存有太多的偏見、自私和固執?”

方神父微笑著,不置可否。

想了想,許教友又問:“我怎樣才能去除心裡的莠子呢?”

方神父說:“當然是像耶穌基督說的那樣,把莠子收集起來,燒掉嘍。”

許教友沒再說什麼,就跟方神父告別了。

下一個主日,彌撒之後,許教友又來找方神父。

“神父,那天回去以後,我把那段聖經又讀了一遍。這幾天,我儘量不去挑我老婆的缺點,不管她做什麼事,我都往好的方面想。還別說,現在看她,比以前順眼多了,也不想跟她吵架了。”

方神父贊許地舉起大拇指說:“你這樣做就對了。長期這樣下去,你心裡的麥子會越來越多,莠子越來越少。”

許教友點點頭,說:“神父,放心吧,我會這樣做的。”

作者/劉煊
來源/《信德報》2017年10月29日,39期(總第743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