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3779b5c9a378ae2721b931b8ba221--sunrise-photography-travel-photography瑪利亞出生在塔里基雅 Tarichea 的瑪達肋納,一個靠近革乃撒勒湖的城市,提庇黎雅之北約5公里,以醃魚業而聞名。耶穌從納匝肋到葛法翁的路上途徑瑪達肋納。事實上,聖經關於“瑪利亞.瑪達肋納”的記載如下:耶穌曾從她身上趕出了七個魔鬼(路8:2);她與其他婦女跟隨著耶穌(路8:1-3);她曾在耶穌的十字架下站著(瑪27:56;谷15:40;路23:49;若19:25),並協助埋葬了耶穌(瑪28:1;谷16:1;路24:10;若20:1);耶穌復活後,蒙受顯現,並告訴門徒,她看見了主(若20:1-18;穀16:9)。

女性門徒的首席地位非瑪利亞.瑪達肋納莫屬。瑪爾谷福音中四個女人成為死亡與復活的見證人,與福音書開始的四個門徒相符(伯多祿、安德肋、雅各伯和若望,谷1:16-19),即瑪利亞.瑪達肋納、雅各伯的母親瑪利亞、撒羅默以及若瑟的母親瑪利亞(谷15:40,47)。菲爾倫查(Fiorenza)對新約中耶穌復活的敘述結論為:“瑪竇、若望及瑪爾谷的附錄,都將見證最主要的功勞歸於瑪利亞.瑪達肋納;然而,在《格林多前書》15章3-6節及《路加福音》24章11節,卻宣稱復活的基督首先向伯多祿顯現。”

福音中的三位同名女性被嚴重混淆,即瑪利亞·瑪達肋納、罪婦(路7:36-50),以及拉匝祿和瑪爾大的姐妹瑪利亞。首先福音中發生兩次敷抹香液的事件,第一次記載於瑪26:6-13;谷14:3-9;若11:2;第二次記載於路7:36-50;這兩次敷抹香液的女主角不同。其次是人名不同;在癩病人西滿家中,瑪竇、瑪爾谷福音指稱一個女人,若望追認為拉匝祿和瑪爾大的姐妹瑪利亞。路加福音發生在法利塞人家中,指稱為罪婦,是城中的罪人。第三是地名不同,瑪竇、瑪爾谷記載位於伯達尼;路加記載為一座城中。所以,兩次敷抹香液的事件都與瑪利亞.瑪達肋納無關。

第二和第三世紀,在諾斯底圈子裡,瑪利亞.瑪達肋納被描寫成一個完全明白並傳達耶穌奧秘給門徒們的女人。女性傳統中的瑪利亞.瑪達肋納,向門徒宣告耶穌的復活,被許多教父稱為使徒中的使徒,她甚至站在祭壇側翼確定主教的人選。教宗額我略一世引據了早期的教父希坡裡(Hippolytus)的說法,為瑪利亞.瑪達肋納冠以“宗徒中的宗徒”榮譽稱號。

第四世紀之後,瑪利亞.瑪達肋納的形象經歷急劇變化。尼桑的額我略和希波的奧斯定說,瑪利亞之所以是接受復活的耶穌之恩寵的第一人,是因為女人是第一個把罪引入世界的人。瑪利亞.瑪達肋納的形象(路8:2)與“罪婦”(路7:36-50)被混淆了,由此她被假設為一個“妓女”,成為淫蕩與性罪過的原型。此傳說經由男性的聖秩人員、神學家、藝術家逐漸把她刻畫成一個淫蕩的、貪欲的女人,被七個魔鬼附身,或犯下死罪。從第六世紀直到二十世紀,在西方教會中,一直存有瑪利亞.瑪達肋納是悔改了的淫婦的圖像。

東方教會未受瑪達肋納這個虛假形象所影響,始終尊她為耶穌的追隨者,復活之主的卓越見證人。東方教會的一些教父在其著作中,很明顯地視瑪利亞為門徒與宗徒。如第六世紀安提約基的額我略在他的講道詞中提到:向我的門徒們宣講你所看到的奧秘吧,成為眾導師中的導師吧。

菲爾倫查1983年在《紀念她》(In Memory of Her)的著作中,為給耶穌敷抹香油的婦女鳴不平:“這位婦女先知般的行為沒有成為基督教福音知識的一部分,連她的名字也被我們丟失了……出賣耶穌的門徒故事,出賣者的名字被記住了,而忠誠門徒的名字卻因其是女人而被忘記了”(穀14:9)。

梵二前《羅馬彌撒經書》,在瑪利亞.瑪達肋納的紀念日(7月22日)所宣讀的福音,也就是這無名罪婦被赦罪的事蹟(路7:36-50);梵二後,才改用若20:1-2,11-18,即復活主顯現給瑪利亞.瑪達肋納。天主教會在1969年的禮儀年曆中,在描述聖瑪利亞.瑪達肋納的時候,強調:她既不是那個為耶穌洗腳的有罪的女人,也不是那個伯達尼的瑪利亞。2016年6月10日公佈法令,將羅馬禮儀年中的聖女瑪利亞.瑪達肋納紀念日提升為慶日。

作者┃張闊
來源┃《信德報》2017年7月30日,28期(總第732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