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yytnbjg3時間已過去兩個月,一年的六分之一!兩個月發生了很多,送走了夏天,迎來了秋天。八月初的我,慢慢的熟悉著陌生的世界,磕磕絆絆。九月裡,朋友圈被開學的無奈和喜悅所充斥著,那些看著新生軍訓而有些幸災樂禍的言語勾起了我無邊的回憶,可惜那些生活已不屬於我,學生時代已離我遠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群需要特別照顧的小孩子,這裡將開啟我生命的逾越之路。

三天時間,熟悉著孩子們的名字和他們的生活。沒想到的是在這弱小的身軀裡,不知藏著怎樣的驚世駭俗之力,以至於每天都波瀾壯闊!事實證明我確實小看了他們!跑步,騎行,對於他們來說毫無壓力。至於吵架、打鬧、爬樓梯,也在天天上演,我驚歎於他們的精力旺盛,也不解於他們的所作所為。暗自揣測著孩子大約都是這般!

除了陪他們運動(事實上都是我站著看他們鍛煉~哈哈)之外,處理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和幫助兩個孩子做康復訓練也是我每天的任務之一。

八九歲的孩子,就是愛玩的年齡,他們展現的淋漓盡致。一個說話做事大腦總是不線上,整天一驚一乍,大吼大叫,結果也是不討好的——被大孩子罰爬樓梯。一個閑著無聊時,喜歡摸摸這個,打打那個,偏偏他還是個暴脾氣,只要有人還回來他指定和人家較真兒。生氣起來,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說手腳上的本領,單說眼睛,如果眼神能殺人,別人早就死了一萬遍了。一個天生的話癆,一天到晚“廢話連篇”,但每當你厭煩的時候,又總能有一個精緻的表演博你一笑,從而免於被罰。三個活寶,吵吵鬧鬧,和幾個假裝嚴厲的年長孩子,讓整個家都活了起來,仿佛少了誰都是遺憾。因為還有兩個輕微腦癱的小孩兒,所以每天都幫助他們做康復訓練,從初遇時的不忍,到現在的呵斥。不知是我的心硬了還是他們的表現磨耗了我的耐心。開始的我看到他們哭,總會一邊安慰一邊鼓勵,悄悄的讓他們早點結束訓練;然而現在的我,已經很少有細心的安慰,伴隨著哭聲的,是我嚴厲的說教,和悄悄讓他們延長的時間。

在這兒是孤獨的,除了必要的後勤採購會到最近的鎮上,其他時間都會在家裡。偶爾閑下來,身邊除了一群孩子和老外(外國的志願者),沒有可以說上話的人。一天的瑣事結束,我會靜靜地坐在陽臺,毫無目的的,雙眼映著遠方的景色或感受著被黑暗包裹的天空。我喜歡適度的孤單,心靈上最釋放的一刻,總捨不得跟別人共用,事實上也很難分享這絕對個人的珍寶。

值得一提的是九月中旬,負責做飯的奶奶在我的期盼中終於來了,遠在上海的我遇到這個同屬一個教區的奶奶對我有很大的安慰。也確實如此,奶奶對我很好,不開心時,一起坐下用著家鄉話聊聊天,倍感親切,雖然面上很平靜的微笑著,心裡卻是濕濕熱熱的,好似一場濛濛雨灑在乾燥的非洲荒原,懷鄉的感受,竟是舒暢的很。

崇明的雨,來去匆匆,似是不忍無理的打擾你。對於我這個喜歡淋雨的人來說,秋天好像少了點什麼。雨終於來了,就在上周,連綿的秋雨淅淅瀝瀝的響了四天三夜。雨稀稀落落地下著,打在身上好似撒豆子似的重,一日將盡,接著來的是漫漫長夜,想到雨夜看書祈禱的享受,心靈又充滿了說不出的喜悅和歡欣,夜是如此美麗,黑夜淋雨,更是任性的豪華。夜色朦朧裡,一片陌生的土地靜靜地對著疲倦萬分的我。

瑾以此文獻給服務起初兩個月中無助孤獨的我,唯望此後失落之時可以重新得力,阿門!

作者┃李亞波

第八屆利瑪竇志願者,於2017年7月31日報到上海願景基金會進行服務,算得上9個特殊小男生的“生活管家”,兼職幫2個小孩的康復訓練,也幫忙他們的拼音練習課,更是在開始服務的一個多月裡擔任這個大家庭的“首席廚師”,中西方小菜都能應對。10月4-7日,利瑪竇志願者的探訪團隊趕往他的服務地,幫忙他認識服務結束後現在在上海的往屆志願者們、帶他佘山朝聖、瞭解上海文化,更是分享“認識自己”的課程,讓“失血”的亞波有時間“回血復活”,更好的去繼續後面的服務生活。期待他一步步的堅持和成長。

本文轉載自進德公益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