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320_20130110165444本書簡介

天主的愛子盧雲,從七歲開始就嚮往獻身給天主,當一名神父。在迭盪起伏的人生旅程中,他如何透過祈禱、靈修、靜篤、服侍身心障礙的人等勇往直前、鍥而不捨的追尋天主的旨意呢?而他在追尋的過程中,又如何發現自己才是天主急切尋回的愛子呢?

作者澤箴.伯曼以他和盧雲十五年深厚的情誼,透過近身觀察、採訪周圍的親友和他自己對盧雲的著作研究及了解,詳實的用文字和二十多張珍貴的影像記錄了盧雲一生的故事和靈性生命,透過本書,你將對盧雲一生永不止息追尋天主的過程,有更多、更深的認識與感動。

精采書摘

我們若對別人的生活充滿著過分的好奇,有時可能是件不太得體的事。一個傳記作者在這方面總希望多多益善,到頭來也確實所知極豐。作者就像個偷窺狂,默然的搜索著對方和他的周遭環境,以期尋求更多的資料訊息。這是一種貪得無厭的刺探行徑,因為故事總是層出不窮的,細節的收集也難免會有遺珠之憾。

不過,他必須設下停點,以期不冒犯所寫之人的隱祕。一個好的傳記作者圍繞著這個隱祕打轉,這個隱祕是傳記與讀者間的鏈結,而傳記作者則僅是這兩者間的通傳媒介。

我又怎能為一位多年知交寫這樣一本書呢?我有可能和它保持著必要的距離嗎?起初,我以為依據他的著作就能寫出一本意味深長的盧雲素描,因為你不一定得認識本人才可以書寫一個人,當然,認得本人是有加分效果的。在我們十五年的友誼歲月裡,我亦步亦趨和盧雲及他的書結伴而行,我明白他的論作,我懂他的心。

我繼續往下想,或許,我們的私交能為傳記添加些實料。我能直接接觸到原始資料和「人物」本人。我輕而易舉的可以和他周圍的人們面談,以便能更寬廣的去「探討」亨利.盧雲。即便如此,我還是不斷的提醒自己該保持理想中的「距離」。那些對此書會有興趣的讀者們,並不是等著閱讀把一位虔敬聖人偶像化的傳記,反而在美國的盧雲跟風者和追隨者都認為,現在正是對盧雲做一個嚴謹評估的好時機。從長遠著眼,創作虛假的傳記故事會削弱任何一個作者的努力。

於是我想出了一個折衷之計。我一面以我們二人完全不認識彼此的假設角度去書寫,因為有關他的傳記體裁的資料可說是汗牛充棟,到處都可找到,這有助於對盧雲的客觀研究,也賦予我必要的空間和距離。另一方面,我也不願完全將盧雲和我之間的私誼摒棄於資料搜尋之外。畢竟,他深深的影響並豐富了我在信仰和神學上的追求。儘管我自闢蹊徑,和他時而有不同的看法,但他的思想和文采將我帶向一個新的方向。

因此,學術的專攻揉和著兩人的私交,一個版本終於呈現了出來,這是我個人的版本。這很類似替人畫肖像的藝術家。每個人作畫的方式各有不同,特徵和個人的風格雖然是作畫的重點,但畫家本身對人物畫的對象持有的成見和他所身處的時代,在創作上也占有同樣的分量。再加上人物向畫家傳遞的訊號,兩人之間微妙的感應,界定著藝術品的品質。

我抱持著希望,開始創作盧雲的「肖像畫」。我希望欽佩這畫像的人能朝他所指出的方向,眾生的源泉,前行。

此書寫成但尚未付梓之時,盧雲在1996年9月21日(星期六),令人意外震驚的猝死於他的出生之地荷蘭。9月24日,我們在烏特勒支(Utrcht)聖凱瑟琳主教座堂為他舉辦了告別彌撒。1996年9月28日,他在多倫多入土安葬。

發行人和我共同決定不更改此書的內容,修改此書不是必要之舉。盧雲的人生行旅和一生的工作著述都已記載在本書內,沒有記述的是他想做卻時不我予的一些題目。不論如何,沒有任何生命、任何工作是能完全圓滿的。在本書結尾,我加了我個人對他的追悼,記述盧雲生命末期留給我的私人印痕。

最後,我要感謝盧雲本人。他不曾參與有關本書形式、內容及主題的討論。但他對我執筆所寫的這本傳記,提供了綿密的支援和幫助。我非常的懷念他,但願他留給我們的回憶是我們得自上蒼的祝福。──澤箴.伯曼

詳細資訊

原著:澤箴.伯曼 Jurjen Beumer

譯者:許建德、萬致華

語言:繁體中文

出版社光啟文化   訂講書藉

ISBN:978-957-546-7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