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09a_photo-768x432庇護十二世肯定,使用麻醉劑是正當的,即使這樣會使病人減少知覺和縮短生命,「如果沒有其他方法,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並不妨礙病人履行宗教上和倫理上的本分時」,這種情形並不是有意尋死,雖然在合理的動機下,此種作法有導致死亡的危險:但其意向只是為了有效地減輕痛苦,而使用醫學上可用的止痛藥。

庇護十二世補充說:「沒有重大的理由而剝奪臨終者的知覺,是不對的行為。」在走向死亡時,人必須能滿全他們的倫理責任和家庭義務,更重要的是,他們應該能在神志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準備自己迎接天主。(聖若望保祿二世)

如果一個有基督信仰和還有意識的病人,決定拒絕用止痛藥去治療,寧願把他的痛楚奉獻給基督,他這自由而負責任的決定應受尊重;任何醫療代理人也不能取代失去意識的病人作決定,因這並不符合病人的最佳利益。

生前遺囑

和允許死亡、舒緩治療有莫大關係的便是所謂「生前遺囑」、或「預期遺囑」、或「預先醫療照護指示」。威廉.梅(William May)對生前遺囑有以下的詮釋:「生前遺囑是一份在見證下或已進行公證的簽署文件,聲明病人在末期或無法作出醫療決定時,能預先表明允許停止提供或移開生命支持醫療措施的書面聲明。」事實上,許多醫院也會為病人提供「生前遺囑」表格,病人可自由選擇簽署與否。同樣地,也有一些地方的天主教主教會議,也建議設立「預期遺囑」,都是要求醫生移開或不要開始既昂貴又劇烈的治療,而改用能直接鎮靜和減輕痛苦的臨終或舒緩治療去取代。

不久之前(2017年5月),韓國主教對臨終治療和舒緩護理發佈了以下指引:「天主教信徒應該把宣言作為他們履行天主教教義的責任,便是珍惜生命直到終結。」他們更強調:供應營養和水是人道基本的做法,不可算作醫護療程。主教們建議天主教信徒應去表達他們在靈性及醫療照顧方面的意向。他們補充說:「臨終關懷和姑息治療是幫助病人有尊嚴地度過最後日子的有效方法。在準備死亡的同時,他們需要反省自己的一生,好好與天主修和。

由一個有自由和負責任的病人簽署的生前遺囑只是一個臨時聲明,意思是指病人不論在逗留醫院期間或日後,都可以重新確認或改變其意願,此種情況也曾出現過,一般也會被尊重⋯⋯也應該被尊重。可惜,亦也發生過在完全理解、自由及負責任的情況下更改預期遺囑,這做法沒得到作決策的代理人應給予的尊重,這種缺乏應有尊重的行為是不道德的。

天主教信徒和善意人士都反對協助自殺,他們也反對延長死亡和讓不治之症的病人死亡,在信德和傳統的指導下,基督信徒和很多善意人士會支持舒緩治療或安適療法,因它能直接緩減痛楚,有機會間接地和無意地縮短生命,共融於團結和同情中。

坊間傳言:還有一個贊成安樂死的論據 – 優質生活是不應附帶痛楚的,因此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消除。在這連續短文章的最後一篇,我將會簡短地談一下苦痛與死亡。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