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pl2我以為,我不會愛上我的老公。我們的婚禮是在父親的靈柩前舉行的,沒有親人的祝福,只有母親柔弱的眼淚和父親冰冷的靈柩。但是,我們的婚姻確是天作之合。

那一年,因為另一個人,我隻身來到石家莊,內心的彷徨和痛苦,真的是難以言喻,經張澤神父幫我分辨後告訴我,我的聖召就是婚姻,而我喜歡的人卻在修院。於是,我跪下來祈禱:“主啊,求你給我安排一個你願意的另一半吧”。

離開石家莊,心是不甘的,於是,我買了去他家鄉的汽車票,在那裡,我認識了現在的老公。這是一個老奉教的家庭,他們都像親人一樣待我。

暑假馬上就到了,我卻沒有等到我喜歡的人。帶著滿心的失望,臨行時,我隨口邀請剛認識的他有時間去景縣玩兒,沒想到他竟當了真。

一天,我在敏姐家,對門的勝全找到我,說有個武強的小夥子到我家找我,我當時沒有反應過來,急匆匆往家裡趕,一進門看到他在家裡坐著。他是來提親的,我的父母也很喜歡他,沒過多久,我們就訂了婚,爸媽都樂得合不攏嘴。

訂婚的兩年內,我們分分合合好幾次,我是一個喜歡自由的姑娘,不喜歡被約束,而他是個非常傳統的男人,我們不見面會想念,見了面就會吵架。其實那時候我還沒有準備好,因為我的心裡還放不下那個喜歡的人,而他又是我物件的堂哥,我不知道見了面怎麼去面對他。

有一次我們大吵後,決定分手,本來老爸老媽已經在準備結婚的事宜,既然要分手,老爸就決定把留下做被褥的棉花賣掉,結果,在賣棉花的途中,三輪車翻到橋下,經過四天的住院治療後,父親還是離開了我們。

在叔叔們做主下,我們在父親的靈柩前舉行了婚禮,我的心難過得抽搐。

其實老公的家裡也不同意我們的婚事,因為我曾經喜歡他堂哥的事情,他們家裡人都知道,只是老公一直堅持,我們才走入婚姻的殿堂。

結婚後前幾年的時間,我覺得無論怎麼努力想讓自己愛上老公,卻做不到。無論怎樣,我的心總有一個角落是空的。

老公很愛我,但是我們還是吵吵鬧鬧,一度差點到離婚的地步,因為我清楚知道,無論老公怎樣努力,怎樣地寵我愛我,我仍然不能夠愛上他。

直到和老公一起到現在的公司,公司二樓的小聖堂成了我們的天堂。每天下班後,只要有時間,我們就一起去朝拜聖體,一起祈禱,一起唱歌,突然有一天,我心裡那個空空的角落沒有了,代之的是天主滿滿的愛,還有對老公的疼惜和愛。是的,那不是很多夫妻間相處久了而自然出現的親情,那是愛,比之男女初相識時的愛更濃烈,更持久,更穩定。

原來,我是可以愛上老公的,而這愛的根本,就是天主的愛。不是愛天主使我愛上了老公,而是承認被天主所愛,並且可以遇到主的愛並且也回應主的愛,自然而然地,我愛上了老公,並且這愛,是獨一無二的,無可取代的。

當一個家庭,經常在天主的愛內走動時,即使有風雨,也不會坍塌,因為天主是家庭的支柱,而不是夫妻或者子女。天主更是婚姻的保鮮膜,他會讓夫妻的愛,家庭的愛,歷久彌新。更重要的,這愛不會變質。

作者/茨冠德蘭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