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heart-healthy-640x442同情垂死的人

如果同意兄弟若望安樂死,那是假慈悲,因安樂死是殺戮,所以應給予瀕死的人真正的慈悲,是鄰人之愛、是眾鄰人,特別是貧苦的和患病的鄰人……耶穌自己已給我們好榜樣。

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便是最佳典範,他們跟隨基督的模式,去看護和關懷。我們應盡量陪伴家中或社群裏受痛苦的人,好幫助他們忍受痛苦。

同樣,我們更應多陪伴患了絕症和臨終的病人。在亞伯特·卡繆的劇本卡里古拉裏,卡繆給西庇阿以下的台詞:「卡里古拉常常告訴我,人犯的唯一過失,就是給別人帶來痛苦。」在臨危病人身邊時,不宜作出判斷或家長式的意見,應用諒解、尊重和虔誠的態度。

臨終的病人不僅需要減輕痛楚,更需要互相諒解;並不需要用哲學或神學去多解釋,只需要同情心。一般來說,醫護專業人員是幫忙病人解脫痛楚,其他人如近親、朋友、牧民小組和醫療團隊——包括支援、保護及安全等範疇,還要有「一顆溫暖的心」。

另一個要強調的重點是:照顧病危的人——尤其是耶穌的信徒——在福傳上是有幫助的,可請他們安靜地反省在健康上的恩賜、與天主的關係、自己的痛苦、生命中的限制、默想能與被釘十字架後復活的主分享愛的奧秘。

我們可以怎樣幫助人離世?我們可以和他及他家人一起祈禱,讓他們平安地離去,只要與他們一起、陪着他們已很好。我們會求天主協助我們勇敢地面對自己的死亡,與此同時,也求衪幫助我們用仁愛和同情之心,團結一致去面對自己的摯愛和朋友之離世。天主是會特別照顧受痛苦的人,我們去探訪若望這類病人時,我們相信天主的臨在。耶穌常告訴我們:「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瑪竇25:36)。

死亡的現實      

死亡是不能逃避、無法避免和不可否認的:「世人的歲月與青草無異,又像田野的花,茂盛一時,只要輕風吹過,它就不復存在,沒有人認得出它原有的所在」(聖詠集103:15-16)。

疼痛和痛苦是我們人生中的旅途夥伴,它們會或含蓄、或明確的告誡我們死亡的真性,正如《天主教教理1500》所說:疾病「能使我們隱約地看到死亡」。

我們作為基督信徒的,不僅要接受自己的死亡,還要幫助別人接受他們的死亡。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