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你好嗎?

希望你一切都好。兩年前你在台灣學國語,現在去澳門學廣東話。得知你要升神父了,真為你感到驕傲。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印尼華僑,精確來說,你是印尼林氏宗親的第九代,但我知道你在印尼家中並沒有講國語的機會,因此要在華人地區作傳教工作,對你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當初你是怎麼決定要當神父的呢?小時候,每次你跟著你爸媽上教堂時,都會見到一位來自荷蘭聖言會的神父,他對小朋友總是特別地親切,因此你從小就將神父和「好人」畫上等號。長大一點後你當了輔祭,每當在祭台上看到神父可以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可以領用大塊的聖體,還可以很大的金杯喝酒,你就一直很羨慕那些像「國王」的神父們。

在你求學過程中,一次偶然的機會下,進入了初學院,也在那個時候認識了一個你在印尼家鄉從未聽過的男修會--耶穌會。你那些看似天真的兒時憧憬,在望會時的團體生活和靈修輔導中又再次浮現。在一次八天避靜中,你閱覽了許多耶穌會士所編寫的書籍,進一步體會到耶穌會的使命,更看見耶穌會聖人的榜樣。

雖然你家庭中的成員有一半是基督新教的教徒,也曾經參加過靈恩教派的活動,但是父母親對你的支持,讓你的聖召之路平順許多。雖然現在他們都回到天鄉,但相信他們得知這個好消息後,也會和你一樣開心。另一方面,那些曾經幫助你加深信仰與建立愛德的耶穌會團體,那些陪伴你度過人生高潮與低谷的神師及導師們,即使你知道團體生活中有時會有些小衝突發生,但你依然能其中有如在家一樣的溫暖感覺。

生活在快速變遷的社會中,你了解到許多年輕人面對聖召時的畏懼--宣誓神貧、貞潔、服從後,就好像從此與金錢、性愛與自由一刀兩斷。然而你卻對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提出疑問--當你擁有了金錢、性愛和自由,難道你就沒有其他慾望了嗎?得到財富、愛情與自由,就能換來喜樂的生命嗎?如果你無法接受現代社會中許多人把寵物看得比家庭和婚姻重要,那麼何不考慮成為一位神職人員呢?

每當有其他年輕男生說:「我喜歡女生。」你就會告訴他們說:「拜託!我們又不是住在森林裡!」有位智者曾說:『對男生而言,女生就像公園裡的花朵一樣,你用不著把它們摘下,也能夠盡情欣賞花兒的美麗;所以別害怕被愛及愛上她們。』但若是能像你一樣愛上天主,那就保持這種對祂的愛戀吧!

你也看到有些長輩因為煩惱老年生活無人照料,因此反對子女的聖召,然而你卻對他們說:「當一位聖職人員遇到家中的任何狀況,一定當仁不讓;反觀現代的青年,面對家中緊急事件,卻經常推三阻四,不負責任。」又或遇到有些父母親擔心家庭事業無人接管,你則對他們說:「父母親怎能操控孩子的未來呢?孩子若對科學有興趣,你又怎能強迫他們去從商呢?身為父母,就應該幫助孩子看見天主的事業。」這個世界需要你!因此你說:「若非現在,更待何時?若不是我,那會是誰?」

希望這封信可以在你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時時陪伴你。天主保佑。

好友 敬上

觀看更多耶穌會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