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_or_die_by_p_flude四十八歲的若望,是末期腦癌病人,身陷嚴重痛楚,他的醫生哥哥已接受安樂死既不道德、更違反基督信仰的做法,也成功說服弟弟若望。可是,若望的獨生女卻不能接受爸爸的生命在倒數,她希望能用盡一切方法,繼續療程。出於對她的愛,她的父親已同意開始積極治療法。跟着醫生便問:我可以給我弟弟一切現有的醫療方法來保住他的性命嗎?

這醫生在要求的是「壞的死亡dysthanasia」。究竟「壞的死亡」道德嗎?符合基督精神嗎?

「壞的死亡」的意思

什麼是「壞的死亡」?英文詞源解作有缺陷、不完美的死亡。也可以被定義為用盡一切醫療方法去延長死亡的時間;「壞的死亡」便是把生命不適當地延長……把死亡推遲。

對一個末期病人而言,只要看看是否用普通還是非一般的療程,便能界定做法合不合乎倫理。按照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的定義:普通或適當的方法便是「病人能判斷哪種療程能有望帶給他最合理的益處,又不會增加家人或社區的負擔。」反過來說,非一般或不適當的方法便是「病人未能判斷哪種療程能有望帶給他最合理的益處,亦估計會增加家人或社區的負擔。」這區別必須用得其所、一視同仁、更不能以歧視態度處理……或富或貧、男或女、小孩或長者、有能力者或能力有別者(殘疾人士)。

還有一重要和有啟發性的區別,就是要看看這種治療方式對病人有沒有好處、毫無作用、還是對療法仍沒有把握。如果治療是有益的,療程當然要繼續,除非對患者或其家屬造成太沉重的負擔。沒用的治療歸於徒然,不只無效,更是白費心機。當醫生還未確定療程是有效或無效,這療程便仍存有疑慮的。

壞的死亡道德觀

人的生命必須得到保護和竭盡全力去把生命延續。若從以人為本及基督信仰的角度去看,人類是有義務用普通、適度或有好處的方法去照顧和延續人的生命。我們也有責任自理生命,活得健康。對天主信徒來說,使用有好處的治療是與管理原則有關,我們是自己生命的管理人,生命屬於天主……我們的造物主……是生命與死亡的上主。

當療程仍存有疑慮或未確定時,「基於病人最佳利益」,便是採取對病人健康及生命均有潛在功效的治療。

如療程是無效,或不勝負荷,那便沒必要去繼續,因一般是可選擇的。其實,如治療真的沒用,何故還繼續?詩人霍赫.曼里奎寫道:「當神想某人死,他卻要活,那便是瘋狂Que querer hombre vivir/cuando Dios quiere que muera/es locura(西班牙主教團會議)。因此,不應該製造死亡,更不應荒謬地把它推遲。」聖若望保祿二世說過:「雖然延續生命、加速死亡皆源於不同的原則,但也隱藏不了同樣的動機:他們認為生命與死亡既已交托給人類,自己便可任意處置。」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