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thanasia_1作為人和基督信徒,我們該維護和推廣一貫的生命倫理學:人的生命就如沒縫的衣服,從開始(反對墮胎)直至終結(反對兇殺、自殺和安樂死⋯⋯包括死刑),都應受尊敬。梵二會議訂定安樂死是現今社會的一大「邪惡」,「嚴重違反天主的法律」。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擁有生命權不只擁有出生的權利,還有權利可以繼續活存,直至他自然終結。」教宗方濟各不斷重申,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是「丟棄文化 throw away culture」的罪惡表現。

那麼我們該怎樣去談死亡權呢?作為人類受造物,我們都難免一死,我們是必死的人類。我們每個人,生有時,死有時。(參看訓道篇3:2)。死亡權是不存在的:殺戮是錯的,不管是自己動手(自殺),還是别人動手(兇殺、墮胎),或在他人的協助下動手(協助自殺)。我們應譴責這個反生命的行動⋯⋯一個對生活素質只求實際、卻有不道德概念的行動,他們似乎認為一些長者、殘疾人士和社會弱勢社群,都是家庭、社區、國家的負累:「難道這些人不會為自己仍然生存、在浪費社會龐大資源、卻如此一無是處感到内疚?」這些普遍心態都能引致死亡(艾力克富赫斯Eric Fuchs)。

關於患病者自主權的爭論,我們可能會問,羅患重病的病人,究竟他還有什麼自主權呢?正如我所說:病者能怎樣行使他的自主權去結束自己生命呢?除了病人的自主權,這也可能是一個家長作風的問題,甚至被他人操縱⋯⋯這個可能是科學家、倫理學者、政治家和/或醫護專業人員⋯⋯也有可能是家庭成員。

人不僅是自由的,更是負責任的,也就是說,他或她是有自主權和有聯系的;他/她的生命是團結一致的。每個人都屬於家庭、社區、國家、這世界。還記得有一個想從大厦十樓跳下去的成年人,他正在用電話,有人向他大喊:「想想你那可愛的女兒。」他立即被這"愛"打消跳下去的念頭。個人主義?「沒人能像孤島那樣孤立。」

enthanasia安樂死:假慈悲

安樂死也可叫作「慈悲的殺人行為」。幫助人去自殺也算仁慈?雖然正式合作自殺並未構成真實行動,但也有「濫用同情心」,或「假慈悲」之嫌。真正的同情心包涵着真愛⋯⋯如愛你的近人。聖若望保祿二世說:「真正的同情心會使人分擔另一個人的痛苦;不會因無法忍受那人的痛苦而將他殺死」。

一般的協助自殺(雖然不能一概而論)是由醫護人員執行,特別是護士和醫生。 在道德上,醫生協助自殺(PAS)已默示正式合作不道德的自殺。醫生在職業上是有責任促進生命和健康:他們是醫師!他們首要職業操守便是「primum non nocere」,意思是不論任何情況,醫生的第一考慮是切勿傷害到病人。教宗方濟各說:「同情心是藥物的靈魂。」倘若天主教醫生或其他人被要求協助自殺時,他們應該拒絕,這是根據其基本權益而作出的良心拒絕,這是普遍人權⋯⋯一個能遵循個人良知和/或宗教自由的人權。

身患絕症的若望問:「求你讓我走。」作為一個人、一個基督信徒,我們絕對反對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我們應與病人、患絕症的、還有若望,都應該在同情心和虔誠的愛心之中一起團結。

我們會對醫生說:安樂死並不只不道德⋯⋯是極端不道德的方案⋯⋯是違反基督信仰的做法。可是,我們事實上真的同情若望,和他家人感同身受。對這陷入極大痛楚的腦癌病人,安樂死和協助自殺,絕非解決痛苦或道德的方法。當然,每個人都有死的時候, 但決不能用安樂死和協助自殺去把這時刻提前。

若望的醫生哥哥遺憾地說:就這樣,我的弟弟要繼續受痛楚的煎熬!還有別些選擇嗎?有呀,醫生!就讓我們留待下次繼續吧。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