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84273_euthanasia-spl有醫生寫道:我的弟弟患上末期腦癌,陷入極大的痛楚,他要求我:「請讓我走吧」。看到他如此痛苦, 我真的想幫他了此一生。

親愛的讀者們,讓我和你們分享一些關於安樂死、協助自殺的心得。

安樂死的意思

安樂死有不同的定義,詞源的意思就是《好的死亡、快樂的死亡。》在人性角度或基督信徒角度去看,安樂死的定義是《一個行動或不行動,無論因其本身或其意圖,為了解除痛苦而造成死亡。》見(梵蒂岡信理部,天主教教理2277)。直接的安樂死,均包含確實的行動(給與過量的止痛藥)或未有履行提供必須的治療(中斷餵食)。作者將安樂死作為有意圖導致患病者直接或間接死亡。

有個重點可以幫助我們更加明白安樂死的,對患病者而言,他有沒有喪失本身的自由權:自願安樂死是由有自主決定能力的患病者作出的要求;非出自本意的安樂死是違背患病者的意願而代選擇死亡;非自願的安樂死是别人在患病者全無意識下,為他作決定⋯⋯如小孩或精神殘障者,或由代決策者決定,又或由法庭頒令。

客觀地說,自願安樂死(或自我殺戮行為)等同自殺,至於非出自本意的安樂死(行為由别人施加於病患者)是合作罪行。

與安樂死有關的是醫生協助病人自殺(PAS)的問題:當醫生提供臨終鎮靜,去協助身陷嚴重痛苦的臨終病人,旨在結束其生命,這病人對終止自己生命是要負責的。

你贊成安樂死和醫助自殺嗎?

很不幸,安樂死已漸被世人所接納,尤其是在西方國家。世界趨向安樂死合法化,主要似乎是以個人主義為依據:(最近一身體殘障人士曾說「我有權選擇如何活、如何死」;享樂主義者:「受苦是沒用的」;相對主義者:「真理是相對的,道德則視乎情境」;效益主義:「病危的會認為或被認為是没用的包袱」)。

iStock_000005940975XSmall_crop380w自治權的基本道德原則通常用於捍衛和促進現今的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據悉,支持自願安樂死的人覺得他們有自主權去捍衛有尊嚴的死亡。

有作家和臨終病人堅持要守護「死的權利」。

我們的生命價值,在現今世俗社會中正被貶抑,但誰能阻止這《下滑的斜坡(意指情況越來越糟)》?可是還有許多人⋯⋯尤其那些生命文化支持者⋯⋯我們是可以嘗試改變潮流。「齊心,便事成!」

還好,今天也有越來越多的信眾和其他人傾向生命文化、反對死亡文化⋯⋯包括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我們堅信天主的照顧和恩典。

反對安樂死和協助自殺

聖經有載,天主告訴我們:「不可殺人」(出谷紀20:13)。身為天主的受造物和兒女,在天主內,我們都是自己生命的受托人、管理者。對有宗教信仰人士,包括基督信徒,生命是神聖的,意思即「寶貴的」、「聖潔的」、「值得尊崇的」。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神聖的,因為他/她的生命全是來自天主。

恕我直言,但我始終覺得安樂死並非有尊嚴的死亡,而是蓄意殺害,反映對人的尊嚴和權利缺乏真正的尊重。從受孕的一刻到自然死亡那一刻,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生命權。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