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4
談起費時15年才完成的馬賽克拼貼壁畫,丁松青俏皮地模仿泰雅戰士射太陽,表示遇到困難也要持續堅持、不放棄。

蓋一座愛的堡壘

每周丁松青都會用中文及泰雅族語在天主堂為信徒做彌撒,曾在多國進修,會說12種語言的丁松青,卻笑稱自己說得很少,都直接用雙手傳道。

山地資源較都市缺乏,在丁松青來到清泉之前,山地的幼童必須下山到竹東市區就學,有些地處偏遠,父母離家工作,由祖父母隔代教養的孩子,因此失去就學的機會。丁松青不忍於此,1998年將一座距天主堂20分鐘車程的廢棄教堂,整建為聖心幼兒園,為附近山區部落,蓋了第一所幼兒園。

雖然經費資源有限,但園區仍以政府的原住民補助作為經費來源,不收學費,僅收取每月幾百元的車資,與都市私立幼兒園動輒萬元的學費相比,大大減輕經濟困難家庭的負擔。園區廣徵各界愛心,捐贈書籍衣物,認養孩童學費,或協助幼兒園的環境維護,也會商請老師前來教授原住民母語及工藝課程,不讓孩子因資源貧乏而影響學習品質。每當丁松青前往幼兒園教授英文課程,看著孩子臉上天真無邪的笑容,就是他最大的滿足。

除了幼兒園,信奉「身體力行」的丁松青,還將清泉當地一間因債務問題而荒廢多年的互助合作社的債款還清,重新整建為「桃山青年文化中心」。丁松青向教育部提出申請計畫,讓中心能建置簡單書庫,提供電腦課程的教授,希望透過數位學習,協助部落縮短城鄉的差距。整建過程中一度發生政府回收產權的狀況,丁松青多次奔走,他不介意由誰經營管理,只希望讓清泉的青年,能有一方學習的空間。

photo5
丁松青不僅是天主堂的神父,更像是清泉大家長, 讓居民幸福生活是他最大的期望。

清泉大家長

丁松青為孩童蓋了幼兒園,為青年建立文化中心,也為旅人興建清泉山莊,希望讓遊客駐足,為人口外流的山區村落,帶來更多機會。清泉部落裡的大小事,丁松青都親力親為,他不只是神父,更像是清泉的大家長,除了結婚生子的祝福、貧病家庭的關懷援助之外,丁松青甚至主動幫獨居的更生人修建房屋,以行動鼓勵他們再起。全然付出,不求回報,這些早已超越神父職責,一切都是丁松青對清泉的關愛。

對丁松青而言,清泉早已是他的家鄉,不只用藝術和園藝將教堂內外整理得漂亮美觀,周遭居民的生活環境也是他在乎的。為籌集修繕經費,丁松青將自己費時兩年所繪製的彩繪玻璃作品,全數捐出來義賣,為社區的環境美化籌集資金。丁松青率領團隊整建房子的外觀,修補牆面,設計富有原住民或聖經意涵的圖畫,漆上顏色與圖騰。街上一處被丁松青稱為蝴蝶公園的角落,原是土石流崩塌的坡坎,在丁松青與志工青年的協助下,搬來石塊修補,並種上美麗的花草,吸引各種蝴蝶前來,擺上丁松青修補的廢棄木雕,搭配旁邊屋牆上彩繪的泰雅傳說,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現在來到清泉部落,走進村裡就像是走進一幅畫裡。

從街道、坡坎、屋牆的外觀,丁松青修補、美化,他自願籌措經費、付出時間,親自動手修修補補,即使是政府主導的工程,他也主動參與討論。丁松青對於美學的堅持,不論是顏色搭配、線條平衡或是畫面和諧,旁人看來或許會覺得丁松青有點龜毛管太多,但對丁松青而言,清泉是他的家,讓清泉更美好,是他責無旁貸的事。當年初次來到清泉,是熱情活潑的居民溫暖了他在異鄉孤獨的心,讓他找到歸屬。而今丁松青在清泉投入人生大半的歲月,未來將繼續用愛守護清泉,用藝術豐富居民的生活,讓大家喜歡自己的家,共同發掘生命的美好。

文/陳群芳
圖/林旻萱

本文轉載自聯合新聞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