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2
丁松青以原住民元素彩繪教堂牆面、設計十字架,讓天主堂不只是當地信仰中心,更像是藝術與文化的殿堂。

來到新竹縣五峰鄉清泉部落,一座位在山腰的教堂,被翠綠山巒圍繞其中,灰色的牆面上綴著藍色的窗。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小巧的教堂顯得耀眼卻又像隱居

於世。從遠處眺望這座充滿歷史感的聖十字架天主堂,時間彷彿慢了下來,油然升起一股靜謐感,遠從美國來到台灣的神父丁松青,也是這樣靜靜守著天主堂,守著清泉部落,一任歲月流轉40年。

丁松青神父1946年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8歲時父親因病過世,由母親獨自扶養長大。母親的堅毅與包容,讓他在愛的環境下成長,也因為母親的愛,希望孩子快樂而支持丁松青與哥哥丁松筠就讀神學院,兄弟兩人先後被耶穌會派到台灣服務。

童稚的丁松青常常想,過世的父親去了哪裡,有時候不免感到孤獨,但就是這份孤獨,讓他聆聽上帝的聲音,他意識到父親已回到上帝身邊,於是決定投入神職,讓自己更接近上帝,也藉此懷念父親。

是教堂也是藝術殿堂

從小喜歡畫畫的丁松青,小時候參加彌撒,根本無心聽台前的神父講道,目光完全被教堂裡美麗的彩繪玻璃窗給吸引,也許這就是丁松青心中教堂的樣子。1976年被分配到新竹五峰山區服務的丁松青,看到教堂斑駁的歲月痕跡,光禿禿的牆面慘白了無生氣,他想讓牆壁多些色彩,便發揮自己擅長的藝術美學,著手繪製彩繪鑲嵌玻璃。他精心挑選各色玻璃,一片片切割、拼組鑲嵌,讓聖經故事、自然花鳥全成為窗戶上的美麗風景。

其中一幅耶穌祈禱圖是丁松青最喜歡的作品,那帶有層次的紅色玻璃拼組成耶穌身上的袍子,玻璃裡自然的紋路,讓袍子在光線的照射下散發光澤,尤其在黃昏時,窗上透出一片祥和的氛圍,更是丁松青認為最美麗的時刻。隨著不同時刻的光線,彩繪玻璃透出的光彩也各有景致,讓教堂呈現不一樣的美麗,但相同的是,丁松青用心為天主堂妝點的美麗容顏。

photo3
在清泉生活40年,丁松青早已將這裡當作家鄉, 讓家更美更好,是他始終的堅持。

除了彩繪玻璃窗,祭壇也被丁松青鋪上藍黃相間的條狀色塊磁磚,「像是流水一般,從山上的泉源湧到河裡」,象徵生命的泉源,室內彷彿有氣場流動,以往單調灰暗的教堂,瞬間生氣盎然,教堂裡的人們,心中自然升起喜悅,頓時覺得活力充沛。

清泉部落的居民以泰雅族為主,丁松青在教堂後方的牆上,彩繪原住民的壁畫,就連十字架也都以泰雅圖騰設計,不需要文字或語言,丁松青用繪畫傳遞他對清泉及居民的愛,將教堂融入原住民元素,讓教堂成為當地的信仰與文化中心。

除了打點教堂,丁松青更在教堂外籃球場的牆上,繪製馬賽克拼貼壁畫。牆上繪製的圖案,全是丁松青苦思許久,精選的聖經故事。例如《舊約聖經》裡達味因為獲得上帝的力量,用石頭戰勝了巨人哥肋雅,藉以象徵勇氣。

除了聖經故事,丁松青也將泰雅戰士征服太陽劃分日夜的傳說放入壁畫裡,生動描繪戰士拉弓射日時肢體的力與美,用來鼓舞人們遇到困難不要放棄、堅持到底。這些馬賽克拼貼看似簡單,實則十分費工,必須先在紗布上繪製,再一次一小塊的貼到牆上,用水泥黏合。

每完成一部份,丁松青便仔細檢視顏色的搭配,就連人物面容的方向,也都一試再試,只要稍覺不合適,便拆掉重來。在丁松青的努力與堅持下,從1985年動工,一點一滴,耗費15年,象徵力量、希望、自由、勇氣的美麗拼貼終於在2000年全部完工。

文/陳群芳
圖/林旻萱

本文轉載自聯合新聞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