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五天是在科希馬獨立區,它在印度的最東北部,緊挨著西藏和緬甸邊界,剛從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畢業的馬天奧執事就是來自這個地方;這裡方圓遼闊,大部分的居民是原住民。我們從一個耶穌會的牧靈區到另一個牧靈區,最近的車程是四個小時(其實距離不長,只是崎嶇的道路太殘破,車行相當顛頗耗時。)

13

✍圖說:路上的小牧童,很認真地趕著十餘頭黃牛。

從機場搭車經過四個小時之後,我們抵達該區的初學院,立即被六十位讀書修士歡迎,他們正在聚會。這個區總共有一百四十餘位會士。他們的省會長笑說,再兩年他們的人數就可以超過中華省了,因為他們今年有十二位加入初學院。

我有機會和幾位初學生交談,他們分享加入耶穌會的動機:因為看到耶穌會士與窮人在一起,他們也想要成為「與人同在」的人。

14

他們的會長和培育代表,很認真的在大家面前說,只要有人想申請到中華省,他們一定不拒絕。真的很感動啊,因為他們的人手也不是那麼夠。

15

✍圖說:初學院(含避靜院)在霧氣裊嬈的海拔兩千公尺山上(別忘記了,他們就在喜馬拉雅山的旁邊),當天(盛夏)晚上溫度是十八度。

16

✍圖說:他們跟馬杜賴省一樣,也有七個學校和兩所大專院校。許多會士和修女們一起合作,在學校內服務。有些學校在教友村落,例如這所條件不錯的羅耀拉中學。

修女們到最貧窮的村落,說服父母讓他們的女兒,住到學校,並且免費就學。這些學生下課之後,就回到學校旁的宿舍,過著團體的生活,大的幫忙照顧小的。修女們說,不受教育,這些女孩一輩子翻不了身。

17

✍圖說:那天,女孩兒們真的是盛裝歡迎我們的來到(雖然有些靦腆)。現在回想起來,沒有帶小禮物給他們,真是令我懊惱。

18

✍圖說:七仙女(修女),照顧女學生和在學校教書。

我們有兩位神父一位實習修士在這裡,他們都非常忙碌,真的是『校長兼打鐘』,因為付不起多餘的老師薪水。我們到的那天早上,校長正在處理建材,因為要給學生建一個玩耍的操場。我們留在那裡午餐,他們為他們的素食餐而跟我們抱歉(當天並不是星期五),他們只有當學生不在的時候才會吃肉,因為只要一煮肉,香味會傳開,學生會難過,因為學生們也想吃,卻吃不起。一年也許只有兩個星期住宿學生會放假回家,那時他們就不用「守齋」了;充份展現他們與人同在的精神。

19

✍圖說:學校旁邊村落的新建教堂,村民一起出力建築,材料費七十萬台幣。

20

✍圖說:村中的孩子們正為新教堂開幕彩排節目;但不好意思,被我們中斷了一下。(嗯,畫面中好像有點怪怪的,原來只有周神父穿著皮鞋。)

這天周神父先離開印度了,因為他要去新加坡,參加耶穌會東亞區第一次舉辦的中學校牧聚會。他在這次參訪中想到交換學生的計畫,也跟中華省的六所中學校長聯繫了,得到大家的支持,願意每個學校先派兩個人,共同到印度參加這個交換計畫;這一定會很有意思,因為香港、澳門、台灣會各有四個學生,總共十二位去一個學校學習。

可是另一方面,印度卻有點小困難:學生因為經濟因素,沒辦法買機票到中華省來;但只要他們一飛到,我們的學校和志願住宿家庭,就會負擔所有費用,機票的部分,我們還要想辦法。

我們又在車上「晃」了四個小時,到了一個叫做邁邦格(Maibang)的小鎮。當地連一個天主教教友也沒有,不過他們聽聞耶穌會教育,因此在五年前邀請耶穌會建立了薩威中小學。當地貧窮,但是父母卻熱心於教育,大家合力用竹子蓋起第一批的教室。

21

✍圖說:我去拜訪的原因是,中華省資助薩威中學蓋新的教室,所以我去主持新教學樓的奠基儀式。

22

23

✍圖說:雖然全校五百個學生沒有一個教友,但是學生卻熱心以聖母經祈求工程一切順利。

24

✍圖說:當天晚上,我就睡在竹子搭的教室中。因為耶穌會的經費還不夠蓋耶穌會的宿舍。印度會士決定,先蓋學生教室,讓學生有更好的學習環境。我的心又感動了一次。

那天晚上,星空閃耀,而且有很多流星,成不規則曲線運行。喔,原來不是流星,是很多螢火蟲在漫天飛舞啦!對不起,手機照不出那樣美的相片,只好請大家用想像力。

隔天,接送我們的車子,大概太累了,在路上掛了。總之,五個小時之後,我們趕上耶穌會善牧中學的廿五週年校慶。這個學校是村民自己建立的,幾年後撐不下去,交給一個天主教修會,那個修會撐了三年,生活條件實在太苦,所以請主教出面轉給耶穌會,耶穌會在十八年前接管。現在經濟條件好多了,但是還是很偏遠。真的,慶祝完之後,我們的車子又晃了六個鐘頭才回到平地。

25

26

表演活動很多也都很精彩,但是在觀賞四個小時的各式表演之後,肚子真的很餓(我不好意思說很累,因為大家都好像很享受這樣的慶祝,只能說彼此對時間有不同的詮釋和感受。)

最後,我們拜訪了這邊的社工中心,它主要是為當地原住民服務,包含家庭培力、法律諮詢、語言和文化研究。我們還遇到一個美國省的耶穌會神父,正在當地一所大學做他的博士學位,研究的就是一個部族的文化。對不起,忘了照相。

在談話的時候,有些耶穌會弟兄對政府是有「義怒」的,因為當地政府有時也參與了富豪剝奪原住民的保留區土地,或是因不作為,而讓許多原住民被迫流離失所。

作者 / 耶穌會中華省會長    李驊神父

May 31, 2017聖母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