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二次拜訪印度,主要探訪三個耶穌會的省區:馬杜賴(Madurai)、科希馬(Kohima)、蘭契(Ranchi)。除了跟印度弟兄們分享中華省的使命,同時也探索雙方在教育和社工的領域中,是否有機會互通及合作。

我寫下一些旅途中的分享,但很簡要,不是每件事都提;除了因為自己的時間真的不太多,我也希望這些文字分享能呈現出自己的反省,而不只是「到此一遊」。

前五天是在馬杜賴省;這是一個有五百位會士的大省,今年有廿人入會。這個省有個特殊的傳統,就是發展高等教育和智識服務,因此其中有三百個會士擁有博士學位。該省轄下有數個社工中心、九個中學、五個高等學院,最富盛名的Loyola College,有一萬兩千名學生。畢業的校友們向學弟妹們展現的不只是他們社會上的成就,更難能可貴地是這些領導者都身懷「為人生活,與人同在」的精神。

1

✍圖說:Loyola College正中央的哥德式聖依納爵堂,已有一百多年歷史了。

2

✍圖說:相傳宗徒的遺體正埋在聖堂正下方,傳教主保聖方濟‧薩威也曾在這裡駐足祈禱良久。

印度天主教會認為,他們是從聖多瑪斯傳下來的教會,因此有一座聖多瑪斯的朝聖地。

3

✍圖說:相傳聖方濟‧薩威在此聖母像前祈禱後,啟程前往中國。(清奈 Chennai 聖多瑪斯朝聖地)

我和周守仁神父在聖母前,請薩威為中國使命繼續代禱,因為薩威一定了解我們多麼想服務中國使命。

4

✍圖説:馬杜賴省神學院的聖堂。相信印度修士也常在此耶穌聖心態像前靜坐祈禱。

5

✍圖說:與若瑟中學校長及家長合影。從背景中的獎盃就可得知其「獲獎無數」。

我們拜訪了幾個中學,耶穌會的中學素質比公立學校高很多;那天正逢入學登記日,人潮非常洶湧。在中學服務的弟兄們,個個認真,因為他們堅信,他們日日夜夜在一間小教室的投入,會成就印度各階層的和解、正義、和進步。

6

✍圖說:若瑟中學的排球隊與其他運動項目,總是成績優異。

7

✍圖說:我們到訪時,適逢該省修士聚會,我和周神父應邀分享中華省的工作。他們有一百三十位左右的修士,當天出席八十餘位,其他四十餘位,因為學校尚未放假,所以無法出席。當地省會長跟我們說「只有」這些人出席,真是「不好意思」。

修士們態度認真,回應熱情。從跟他們的交談和午餐中,可以體會到他們的確繼承了依納爵的傳統:思考敏銳,懷抱偉大夢想,謙遜服務。

8

✍圖說:分享後與部分修士合影。周神父左側那位是韋德根(Benedict Santosh),他曾在台灣實習三年,去年剛當神父。在過去兩年,他協助輔仁大學的學生,在新德里做研究、探訪、和生活體驗。他的流利中文和豐富的經驗,為台灣學生打開了認識印度的大門。比如說,帶他們認識「種姓制度」的生活面,或是「紅燈區」內照顧性工作者孩子的幼兒園。

9

✍圖說:我們也前往一個寧靜的山中,拜訪了耶穌會主持的禪修中心。

10

✍圖説:院內最大的空間,可以同時容納四十位禪修者。

11

✍圖說:「山中」、「禪修院」,這些名詞已經聽起來很有靈氣了;但見到耶穌會禪師(中立者),頓時更覺靈氣飄逸。他是耶穌會中僅有的三位領有證照的「禪師」之一,現在靜山的理家楊天旭神父就曾在此中心禪修一年。

坐禪者每天會坐禪五到八小時,並見禪師一次,此時不是交談或諮商,而是「開示」,所以只有三到五分鐘,以求那心中的靈犀頓通。也對,我們有時候也許跟耶穌嘮叨太多事情。

我們最後拜訪了位於市區貧民區的社工中心,該中心為種姓制度中的賤民階級服務。我們有七位會士在此工作,其中三位是律師,為他們提供生活援助和法律支持,同時也和大學聯繫做研究,提供各項訓練課程,並向政府倡議修改偏頗的法律。這個中心很像我們的「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為移工和原住民所做的服務。

不過神父們因為這個為窮人的服務,影響了某些人的利益和觀念,因而遭受許多正面或「後面」的攻擊。比如說,鄰居會在門口抗議,因為鄰居不想和「賤民」同處。或是利益主會遊說立法機構或法院,做出不利「賤民」的決定。神父們跟我說,對抗不正義的結構,很累。

12

✍圖說:中心正在給拾荒者上訓練課程。也許會有人想問,他們怎麼還是衣著整齊?我自己也納悶,因為我在路上看到的建築女工人,鏟土、挑磚也是一身紗麗。還有修女、空姐、警察也是。(未完待續)

作者 / 耶穌會中華省會長    李驊神父

May 31, 2017聖母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