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ary132way_custom-cfe24a0d1fe29babc46af6a35e5fd17db86285c7妻子

我受洗後雖亦給妻子、兒女們講過一些有關信仰的道理,但很簡單,既沒有長篇大論,亦未連續認真地去講。那時節,剛從農村轉入城市,面臨許許多多亟待解決的難題,忙得團團打轉,無暇顧及這方面的問題。

1992年初的一天,妻子瑞珍不經意間對我說:“我亦領洗信主吧!”我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似的,以她的個性來說,她既主動說了,表明考慮好了,思想上已有較充分的準備了,信仰已在她心中了。 

“上主我投靠你,總不會受辱,求你憑你的公義將我救出。”(詠31:2)

我找了本堂王定遠神父,做了必要的靈性準備,妻子于當年4月19日的主日彌撒中接受神聖的洗禮。從此,她進入了主的羊棧,成為教會大家庭中的一員。

領洗後,主日、大瞻禮,沒有特別的事,她都會去教堂,但基本上是例行公事。以後,她參與了“唱經班”的一些活動,漸漸的,與教友們、神父們的關係接近了,靈性生命的接觸面廣了,信仰的興趣漸漸濃了,信仰的激情漸漸點燃了。

除積極主動地參與彌撒聖祭和唱經班的活動外,她又熱情地參與了郝家溝、付村等地的福傳工作,成為了教會大家庭中真正的“主人翁”,全身心地投入到信仰生活中。

她雖生長在一個教外且政治氛圍較濃的家庭,但她義無反顧,無所顧忌,全身心地投入到教會大家庭中,努力學習聖女加大利納的德表,腳踏實地走在信仰的道路上。

妹妹、妹夫與弟弟、弟媳

我家弟兄六個,一個妹妹。一天我給本家的一位病重的侄女介紹基督宗教的道理,講完後,那位侄女還處於疑惑中,在場的妹妹說話了:“我信有天主,沒有天主,哪來的整個世界與人類啊!”

隨後我專門抽時間給我妹妹較深入地講解了聖教會的道理,她欣然答應接受天主神聖的洗禮,身旁的妹夫隨即表示:“她一個人進天堂,將來撇下我一個人?”——他亦表示願一同領受聖洗聖事。

就這樣,無心插柳柳成蔭,他倆接受了信仰。

“天主預簡的計畫堅定不移,且為顯示這計畫並不憑人的行為,而只憑天主的召選。這樣看來,蒙召並不在乎人願意,也不在乎人努力,而是由於天主的仁慈。”(羅9:11-12)

三弟患肝硬化晚期,我認真地給他講解了基督信仰。三弟善良、有理性,一生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對家庭的貢獻很大。他坦然地接受了信仰,和妻子一起領受了洗禮。領先後如饑似渴地學習《聖經》;嚴寒的冬季,不顧病體的衰弱,隻身主動從東陽農村來榆次大堂參與聖誕彌撒,妥善地準備靈魂。幾個月後,走完了人生旅程。

三弟是有福氣的人!病危的那天深夜,天下著濛濛細雨,守候在他身邊的一個女兒走到院子裡,不經意間向上張望時,突然看到夜空中呈現出一個明顯的十字型光影,她目瞪口呆,將此情景告訴了家人。三弟在十字架的引領下,回到了永遠幸福的天鄉!

父親

前面提過,當年過六旬的父母從鄉下進城來小住,我第一次認認真真地給他們講解信仰的道理,企盼能領受洗禮拯救靈魂。當母親欣然接受道理決志領洗時,當我徵詢父親的意見時,父親一言未發,只在他滄桑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無奈的一絲苦笑……

父親是從解放前過來的退休教師,歷盡政治運動的衝擊,謹小慎微,心有餘悸。每與他談及基督信仰的事,即避而遠之。其實他對基督宗教心知肚明,但對於一位政治敏感的舊知識份子,卻像一塊燙手的山芋!這些年來,我曾多次給他傳福音,試圖喚醒他的勇氣……

父親年近九十歲的時候,突患腦梗,且神志不清。經住院救治後,思維能力、閱讀能力,及聽力均恢復正常,只留下了失語,如聖經中記載的洗者若翰的父親匝加利亞一樣,“因你不信,你要變成啞巴。”(路1:19)

看他年事已高,疾病會隨時襲來,在世的時日不多了,我又一次鼓起信心,給他談及信仰的道理,論到救靈魂的重要性——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他滿心歡喜,面帶笑容頻頻點頭,願意接受基督信仰。以後在不同的時間,每逢我回家探親都要與他談及信仰的事,而他,每次都是含笑點頭。

一次,去東陽與教友們聚會,彌撒結束後,孟神父徵詢我父親:“你願意接受天主教的洗禮,信仰天主耶穌基督嗎?”他眉開眼笑,點頭表示樂意。這樣,我可敬的父親正式接受了神聖的洗禮。兩年後,他魂歸天鄉,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作者/趙建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