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66bc1dbac5b3330f4b0d8e2fc89c--catholic-prayers-catholic-churches母親

1984年,年過六旬的父母從鄉下進城來住一段時間。我想趁此機會讓二老信從福音,接受洗禮,將靈魂交給上主,走好人生的後半生,這為我就盡了最大孝心了。

當我給爹娘講天主教的道理時,母親告訴我,她年輕時曾在太谷縣教會辦的輔仁學校讀書,學校裡的老師們都非常好;特別是一位姓郝的老師,是位修女,善良、熱心、愛護學生。媽媽告訴我,我出生的那一天,因去醫院晚了,羊水已破,情況緊急,忘了帶住院費,正好是那位郝老師的班,她對院方說,這是我的學生,搶救生命要緊,不要考慮錢的事情。這所教會辦的“仁術醫院”,醫護人員仁心仁術,使我得以順利出生。

母親不無感慨地說,我信天主,我信耶穌,我信天主耶穌的全能、美善與信實,我信你給我講的天主教的一切道理。你聯繫安排吧,願意接受洗禮,將我的靈魂與生命交給天主,將來我要在天堂獲享永久的福樂!

水到渠成,就這樣,我母親痛痛快快地接受了信仰。

我給媽媽作了簡單扼要的教理知識學習。過了些日子,領媽媽來到壽安裡教堂,在楊樂天神父手中接受了洗禮。

母親自領洗後,一日三餐,吃飯前洗淨手,必先到家中的祭台前,點燃蠟燭,跪下,全身心地、虔誠地祈禱:欽崇、讚美、感恩、悔罪……接著為老伴、為兒孫、為親友……求恩、保平安、保健康、保順遂……祈禱畢,走出院子,對著天空,祈禱感謝幾句,深深地鞠上一躬,才去用餐。幾十年如一日,天天如此。

日常生活中,看到窮苦的,她,慷慨解囊,盡力幫助;乞討的,她毫不吝嗇,誠信相助;每年將許多的錢讓我轉交給教會;這件事,即使年老體衰了,亦從不會忘記。

凡遇到喜事,都會感恩,口口聲聲感謝天主。晚年,年老多病,從未唉聲歎氣,從未埋怨過天主。在家中、醫院的病床上,雖有老年癡呆,從未忘記畫十字聖號,讚美天主,依靠天主……

2010年元旦前夕,83歲的母親突然病危,親人們聞訊趕來,都圍攏在她身旁。夜幕降臨,突然聽得從天而降的一大群不知名的飛鳥唯獨落在了院子裡離家門最近的大樹上,撲嗽嗽的響聲驚動了屋內所有的人,大家不約而同地跑出門外……——這是嚴冬的北方,白天亦很少有鳥落下——啊!是慈悲的天父眷顧召叫了這個摯愛他的僕人!

這時孟小鵬神父在幾百里以外的河南省接到電話,馬不停蹄連夜驅車趕了回來,給我母親行了“病人傅油聖事”,然後將一十字苦像放于母親枕邊,其時母親因患青光眼已雙目失明,但奇跡又一次出現了:當神父剛剛放置苦像於枕旁,媽媽很快扭轉頭來,用我們認為失明的雙眼,緊緊地盯著這尊聖木!彌留之際的數日中一直如此,這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一年前我父親出殯後,母親嚴肅地叮囑兒女們,當她逝世後,一切按照天主教的殯葬禮儀,不准叫陰陽先生,喪事從簡,棺木低廉。出殯前夕的晚上,我一直惦念著,榆次的唱經班、樂隊、鑼鼓隊、神父、教友,還有家鄉眾多的父老鄉親、親戚朋友,天寒地凍,葬禮怎麼舉行呢?……

天亮了,風停了,太陽從東方升起,來自四面八方及本村的親朋好友們、家人們,齊聚東陽我家大院中。

殯葬禮儀異樣壯觀:聖教會的彩旗走在隊伍的前頭,“天主教會”旗幟鮮明,彰顯著基督宗教的榮耀;接著是唱經班、樂隊、鑼鼓隊;然後是兒孫後代、親朋好友……一百多人組成長長的隊伍。東陽是個有著幾千人的大鎮,絕大部分是教外人,千年古鎮的群眾第一次看到充滿宗教氣息的如此壯觀的場景,無不感到震撼。

“義人的靈魂在天主手裡,痛苦不能傷害他們。在愚人看來,他們算是死了……其實,卻充滿著永生的希望。他們受了些許的痛苦,卻要蒙受絕大的恩惠,因為天主試驗了他們,發覺他們配作自己的人;他試煉了他們,好像爐中的黃金,悅納了他們,有如悅納全燔祭。他們蒙眷顧時,必要閃爍發光,有如禾秸間往來飛馳的火花。”(智3:1-7)

作者/趙建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