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6BW-41410011830021913年出生於加拿大魁北克的華神父,現年已經高齡102歲,擁有16位兄弟姐妹,超過300位的姪甥,除了神父本人,有5位姐妹也成為修女為教會服務。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他,原來從事於醫療護理工作,而且喜歡研修哲學,感到心靈、潛意識、行動力跟醫治療效與信仰都有著直接間接密切連繫的臍帶關係。21歲時,他感受到天主強烈的呼召和感動,毅然決定在蒙特婁加入耶穌會,接受培育及派遣,先後到北京、上海、菲律賓、及台灣南澳從事福傳工作,長達80年之久。

離開中國的華神父,先到菲律賓馬尼拉工作,在那12年中,他在當地新建聖母皇后堂。1966年他來到台灣,在等待下一個菲律賓工作地點派遣的時間,他受邀去到當時偏僻靠海,但安甯寂靜的南澳作靜思休養半年,那段時間裡,一方面因為當時負責南澳的神父即將被派遣去墨西哥,所以請託華神父能頂替他留在南澳幫助醫療事工,另一方面華神父被這仍屬荒僻原始,有一個臨向太平洋的簡陋美麗小海港的山地村落、一些樸摯敦厚心靈單純,但物資欠缺的泰雅部落人臉龐吸引,看到了自己的使命;於是半年結束後,他留了下來,一待就是40年。有一次他拜訪教友時,看到一種陌生的矮小植物,蹲下來問這是什麼?叫什麼名字?當人民告訴他這中文俗名就叫落地生根;經過解釋後,華神父恍然大悟地指著植物說:「這就是我。」

那時的南澳村偏遠荒僻,尚未開發,華神父知道除教堂能以宗教力量幫助貧窮環境的村民建立心靈信仰外,更需要醫院、托兒所等社會照顧設施來照顧村民;他以專長,加上耶穌會、及家人朋友們的支持,設置了南澳醫院和幾個托兒所。

雖然醫院給了村民最大照顧,但在醫療初期年代,能量仍是有限,但卻是一個好的開始;為了照顧需要輸血急救的村民,他馬上挽起袖子捐出熱血,這個習慣養成後,只要一鬧血荒,他就是那位當然捐血者,慷慨且快樂。除了急救需要,華神父也養成每三個月定期捐血的習慣,這建立起他和南澳村民無法言喻的血緣關係,因為很多人身上都流著他的血液和生命的祝福。他自己笑稱整個村子都是他的親戚;更謙虛地說,因為經常捐血,所以他的身體裡面永遠都有新血,讓他可以長命百歲,助人又利己,不算什麼大貢獻。

而每當南澳地區發生重大災難,華神父所在的南澳天主堂也變身為鄉民當然的避難所,最多曾三、四百人擠在一起,他還會用心準備吃食,幫助村民度過驚悸;對當地村民而言,華神父和南澳天主堂不僅是精神上的依靠,在生活上面也很重要。就因為他所作的這些事,村民都稱他為「捐血神父」和「救難神父」。

福傳路最佳拍檔:馮德山(左)及華思儉神父攝於2017頤福園
福傳路最佳拍檔:馮德山(左)及華思儉神父攝於2017頤福園

除了照顧孩子們,1980年代華神父鑑於整個社會生態改變及自己醫療專業服務前瞻,將南澳醫院改成養老院,為地方上老人提供一個既安妥又有尊嚴的晚年生活環境。對華神父而言,南澳就像家一樣,很多當地原住民甚至叫他「爸爸」;他笑得開懷地說,他現在幾乎跟原住民一樣了,甚至泰雅族語也可以來上幾句,台灣已經是他的第二個故鄉,這輩子他不會離開這片土地了。

也因為華神父這多年來在南澳的付出,2007年宜蘭縣南澳鄉公所,偷偷地列舉了多項華神父的具體事蹟,推薦他獲得十年一次的「外籍宗教人士績優貢獻獎」,當神父被內政部通知要領獎時,他嚇了一跳;在那次的受獎者當中,他也是在中華地區服務最久的一位(1947年到達北京)。

2008年華神父接受省會長的要求從南澳工作上退休,也服從地轉往新竹市西門街耶穌聖心堂內的會院宿舍內居住,雖然從忙碌的堂區工作退下來,但他仍然協助堂區彌撒、也到女修院聽告解、作彌撒、為教會及台灣祈禱。2011年的重陽節前,為感謝華神父為台灣所奉獻的一切,移民署副署長特別到新竹頒發外僑永久居留證給當時98歲的他,當時一起獲頒的還有馮德山神父,也是2014金慶慶祝會的主角之一。

馮德山神父說:「我們這些耶穌會士在決定要來台灣時,就知道永遠不回家了。活著也是要為天主及別人,不再是為自己。華神父用60多年的時間來服務中華地區,特別有42年都在南澳,他完全忘了自己,完全融入在地的生活、飲食、風土人文。而台灣的教友也都溫柔親切,愛著華神父;耶穌叫我們愛人、愛人如己,這是方向,也是命令。我確信華神父心裏的家在這裡(台灣),因為他的愛在這裡。」

2013年滿百歲的華神父,在會士的陪同下,飛到美國及加拿大去探望他的妹妹、姪子女、甥子女們,再次與家人同桌聚首;而今年2月為慶祝他101歲的生日,幾位教友特別帶他到去101大樓去看風景。現在居住在輔仁聖博敏神學院頤福園內的華神父,仍然在為教會、耶穌會、及台灣祈禱。

編按:華思儉神父已於主曆2017年7月10日,在頤福園安息主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