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Lord-Savior-og在歷史上有無數的偉大人物,當我們談論他們的時候,我們只談論他們的人性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中具有多大的能耐,對推動歷史的前進起了多大的作用。歷史沒有忘記他們,但也只能如此了,因為他們沒有神性。

當我們跟教外人談論耶穌的時候,我們也往往首先談論他的人性:他是個猶太人,兩千多年前生活於巴勒斯坦的一個名叫納匝肋的小村莊裡,是若瑟和瑪利亞的兒子,家很窮,父親若瑟靠做木工活養活一家人,瑪利亞是個普通的家庭婦女。

耶穌是個虔誠的猶太信徒,到了三十歲,他離開家鄉,招收門徒,周遊各地宣講福音。由於他堅持“是就說是非就說非”的觀點,並在講道中付諸實踐,毫不留情地對當時腐敗的統治者加以抨擊,這就得罪了他們,因而遭到他們的非難和迫害,最終被他們以莫須有的罪名,以當時最殘酷的刑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一個普通的歷史學家要寫耶穌傳記的話,也許就是根據上述提綱加以細說和補充,他的陳述也只能如此,他不可能超出耶穌在世時在人性方面所言所行的範圍去陳述,因為他是個普通的歷史學家,他的任務就是要告訴我們耶穌在人性方面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們知道,這樣的陳述對耶穌來說是遠遠不夠的,也是極不真實極不公平的。我們不僅要講人性的耶穌,但更要講神性的耶穌。如果撇開了耶穌的神性去講,那就毫無意義了。

耶穌固然是人,但他更是神。如果我們在福傳中用了大量的語言去渲染耶穌如何受苦受累外出傳道,如何被惡人污蔑譭謗,如何被士兵捉拿、鞭打、戴茨冠,如何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不與耶穌的神性聯繫起來,則就本末倒置了,一個普通的犯人不是也同樣有可能要受這麼多的苦嗎?

要談論他的偉大和慈悲,首先要明確他的身份。耶穌是誰?他是天主的獨生子,光榮無比,但他為了救我們人類擺脫魔掌,免於地獄的永苦,他降來人世;這個舉措不是偶然的而是有計劃的。舊約聖經早在幾千年幾百年前就對耶穌或明或隱地有所啟示。

創世紀上說;“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你的後裔和她的後裔之間,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你要傷害他的腳跟。”(創3:15)我們可以理解,這裡的“女人的後裔”特指拯救人類的新元首耶穌基督。

依撒意亞先知書上說:“看,有位貞女要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厄瑪奴耳。”又說:“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誕生了,有一個兒子賜給了我們;他肩上擔負著王權,他的名字要稱為神奇的謀士,強有力的天主、永遠之父、和平之王。”(依7:14;9:5)

作者/黃旦谷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