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ock_000016874383Small二、舊約的死亡觀

舊約中很少提到有關人死後世界的事情,但這並不意謂著肉體死亡生命即消失。子民對死亡的認識有一個逐漸發展的認識,下面我們可以從四個方面來看:

死亡是一種自然現象。在舊約以色列民看來,死亡首先是一種自然現象。死亡就如同生病或者身體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的老化一樣正常,在他們看來,這是一種很普通的現象,與其他宗教對死亡的看法一樣。他們通常用以表達死亡現象的言語是:“斷氣而死”(參創25:8,17;35:29;49:33),與祖先同眠(申31:16)等。

死亡並非是生命的毀滅。舊約以色列民認為,死亡雖然是無法避免的或者是可怕的,但並非是生命的毀滅。他們相信死亡是人“回到親族那裡去”,(創49:29)死者被埋葬後,他的影子卻存留在陰府(Sheol),在陰府中沒有快樂、沒有光明和希望、沒有對天主的認識,也聽不到讚美天主的聲音(詠6:6;30:10;88:12—13;依38:18)、再也不能回來 (約10:21-22)。那是一種似乎被天主遺棄的悲慘生命。

死亡是罪惡的後果。舊約以色列民相信,天主是生命與死亡的主宰,是他規定了人的壽數(撒上2:6;約4:5),但死亡卻不是天主造人計畫中的一項, 人是為生命而被造的,死亡是因為人類的原祖父母吃了禁果,違背天主命令的後果。(創2:17)由此,死亡進入了人類生命中,並成為不可避免的現實。這種把死亡看作是罪惡後果的觀念與梅瑟法律(托辣)有著密切的關係。法律是對為那些違法的人制定的,它帶有懲罰的意味。以民經驗到,如果嚴重違反了梅瑟的法律就難免一死。於是,他們認為死亡現象的出現是因為人類違反了天主的法律。因此,死亡是罪惡的後果。

死人將來要復活。在舊約末期,以色列民在天主啟示之光的照耀下認識到,死亡並非是生命的終結。死亡的進入世界是因為魔鬼的嫉妒,善人死後,天主並不會遺忘他們。(參智3:1-5、依26:9;歐13:14)天主必會救他的靈魂脫離陰府。(詠49:16)默西亞的末世王國來臨時,死亡將會永遠毀滅,(依25:8)安眠在陰府中的善人要復活進入永生。(達12:2-3;依26:19)

三、新約的死亡觀

新約子民對死亡的認識已經超越了生命與肉身自然消失的死亡,而更深一層地把死亡視作不能得救的狀況。正如耶穌所言:“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還是一粒。如果死了,便會結出更多的子粒來。”(若12:24)

耶穌的宣講。天國的來臨是耶穌宣講的主題,在他的宣講中,多數強調的是生命與永生,而對死亡的論述不是太多。在耶穌復活死人時(若11:17-44;路7:11-17;瑪9:18-26),我們發現他對死亡有著掌控的能力。他在三次預言自己的死亡時(穀8:31;9:31; 10:34),我們發現,正如他所預言的在他身上實現了。另外,我們在福音書中也發現耶穌把死亡與人類的未來命運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並把一切末世的事件貼在自己身上。(瑪24)

保祿的書信。在聖保祿宗徒的書信中也反映出了“托辣”的色彩,就是在罪惡的背景中去反省死亡的問題。聖保祿宗徒也認為死亡是罪惡的後果。(羅5:12;弗2:15;哥2:13)但是,聖保祿宗徒同時也給我們指出,耶穌基督已經戰勝了死亡,靠著他的死而復活,人類的罪惡(即死亡的原因)已經一次而永遠地被天主父赦免了。換言之,耶穌借著死亡推翻了人類的死亡,除去了死亡的枷鎖。

“因為死亡既因一人而來,死者的復活也因一人而來;就如在亞當內,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內,眾人都要復活”。(格前15:21-22)聖保祿宗徒還認為,人們借著洗禮可以參與基督的死亡與復活。“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受過洗歸於基督耶穌的人,就是受洗歸於他的死亡嗎?我們借著洗禮已歸於死亡與他同葬了,為的是基督怎樣借著父的光榮,從死者中復活了,我們也要怎樣在新生活中度生。

如果我們借著同他相似的死亡,已與他結合,也要借著同他相似的復活與他結合……所以,如果我們與基督同死,我們相信也要他同生。”(羅6:4-8)
若望的傳統。在聖若望宗徒的書信中,聖若望宗徒對死亡的看法不同于保祿宗徒,他主要是從生命的角度來論及死亡的。為聖若望宗徒而言,基督就是生命,信仰基督就能獲得真正的生命,而此生命是不會見到死亡的。(若6:51-58)聖若望宗徒說,信仰基督的人將永遠不會死亡,即使死了,仍要活著(若1:25-26;6:50;若11:25)因為基督已經出死入生。(若5:24)相反,凡不信的,必會死在他的罪惡中。(若8:24)

作者/怡然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