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05到新約階段,曠野的含義漸漸地演變成靈修團體的聚集地,如曠野中的呼號者(穀1:3)聖若翰。據很多學者推測:很有可能是他加入了一種比較嚴格的團體,遠離世俗,在曠野中生活,度有明確使命和嚴厲規則的生活,例如穀木蘭團體。

耶穌時代,在曠野隱修儼然成為當時時代的一種潮流,如耶穌也在曠野中度過一段時間(穀1:12-13;瑪4:1-11;路4:1-13)。所以曠野成了保持自身宗教傳統純潔的一種管道,而這種生活往往是出於宗教信仰的熱誠,同時急需用神聖的力量來對抗社會的俗化。曠野生活漸漸被認為是聖潔生活的一種體現,換言之,曠野是上主特別臨在的地方。

在教會伊始,教會以猶太民族的宗教經驗為基礎,來建設一套屬於自己的宗教傳統。故曠野隱修的傳統也被借鑒過來,教會的一些精修聖人就是出自于此,如聖安當等等。就教會而言,在教父時代,這些精修聖人對教會的發展都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包括神學和靈修及教父後期教會藝術的發展。聖人們雖然在條件艱苦的曠野中生活,但是他們的精神生活卻是非常充盈的。所以在此時曠野的含義又多出一條,即人成聖的一個平臺。在教會的歷史上,修會的產生與聖人在曠野生活有莫大的聯繫,被譽為“修會鼻祖”的聖本篤也曾在曠野中生活。

總的來說,從以民的曠野之旅開始,一直到教會時代,“曠野”不再是荒蕪的化身,而是上主特別臨在的處所。對於教會而言,四旬期的產生也與以民的曠野之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對於四旬期的意義,傳統認為我們的克苦、齋戒、悔改,是為了讓我們度天主子女生命的生活。而透過對曠野之旅的分析,似乎四旬期還有一層潛在的含義,即回憶起天主對我們的恩寵,並讓天主淨化我們。故此四旬期是與上主“交往”的時期,是恩寵的時刻,教會希望我們能在貧瘠的生活中發現“厄瑪奴耳”——與人時常同在的天主。曠野的貧瘠不再是災禍的象徵,反而因曠野的貧瘠,使我們能時常沐浴在天主的光照之中。曠野之旅既是艱難的旅程,也是充滿恩寵的旅程,更是上主與人時常同在的旅程。

就讓我們一起走進曠野,讓主帶領我們去經驗天主對我們的慈悲大愛。

作者/任旭貴修士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