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ZbTL聖經中常常提及“曠野”一詞,按字面意義可解釋為空曠的原野,或無人居住之地,但也指荒漠野地,即寸草不生之地。在這種環境中,人的生活會遇到挑戰,包括野獸出沒、水資源的匱乏以及食物的短缺等等。所以在曠野中生活,本就意味著困難會像水流一般源源不斷地湧來。

在以色列民族的歷史中,四十年的曠野之旅無疑是他們民族蛻變的重要經驗,如在西乃山上與上主親密接觸的經驗、天降瑪納的飽飫之恩等等。在曠野之旅之前是重要的出穀事件,他們由為奴的身份經過紅海水的洗滌重新恢復了天主特別祝福的選民的身份。在這巨大的跳躍之後,上主給他們安排了一次別樣的旅程。縱觀整個曠野之旅,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發現一個重要的主題,就是上主透過曠野的流浪生活磨礪了他們,使他們能更相稱于自己選民的身份。出穀事件以民只單純地經驗到上主的存在,只可稱為雙方的“見面禮”,而真正的“交往”卻是在曠野中完成的。

當以民經過紅海的洗滌,在上主的帶領之下進入了生命氣息匱乏的曠野,開始了他們與上主首次親密的“交往”。在這次“交往”中,以民通過自己無數次的背叛來完成與神的接觸,同時上主以仁愛與懲罰回應了以民(參閱出16、32章)。當以民進入曠野生活時,從外在來看,由於水和食物的匱乏,使他們陷入民族生存的絕境之中,需要對當下的情況作出合理的選擇;從內在來看,曠野生活所遭遇的恐懼使他們無法承受,也看不到一絲絲的現實的希望,這也使他們不由得想起了原先在埃及沒有擔憂的生活(出16:3)。在此境況之下,以民選擇用自己的力量來爭取生存的權利,其實上主需要他們做的只是聽從他的話(出15:26)。在以民的歷史上,如果用一個字來囊括的話,那就是聽。所以聽是上主與以民之間矛盾衝突的關鍵點,上主透過用許多坎坷來教導他們聽他的話,如外敵的入侵、充軍被奴役等,因為天主明確告訴他們,聽他的話必會生存(參閱申7:12)。

以民曠野之旅可以說是以民重塑自我的過程,上主願意讓他們藉短暫的痛苦,將有奴性的心態剔除,將上主放置在他們的心裡。從此之後,上主與人的關係是“我要作他們的天主,他們要作我的人民。”(耶31:33)在此曠野經驗之後,“曠野”之意,重新加上了另一種含義,即上主恩寵的地方,由原先生命匱乏之地變成上主氣息臨在的處所。

作者/任旭貴修士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