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walking-sunset-396-940x394

 

學完英語的後,誰知道是天意還是什麼,竟然讓我拉著行李箱背著背包走出了國門,飛到非洲。在那裡讓我這個從中國農村長大的孩子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穿梭在黑色皮膚的人群中,面對廣袤的土地,反思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我的語言,習慣,食物等為什麼瞬間又都改變了呢?

那些曾經的好友似乎也沒有時間或沒有任何可以溝通的方式來維繫彼此之間的聯繫。只知道頭頂的太陽似乎更加熱,夜間仰望星空的月亮似乎更加明亮,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赤道上。

不過每當想念故鄉親人的生活,這個頭頂碩大的太陽還有那個夜間掛在天空的明月成了我寄託思念的唯一快遞小哥,他把我的思念與牽掛送回遙遠的故鄉。同時也有太多的時間去感受異地文化的風采和文化衝擊所帶來的親身體會。

一箱一包一生活的日子就這樣在我生命的旅途上向前奔波著,有時候我也在想天主會給我一個什麼樣的召叫呢?難道我的生命就是這樣走過嗎?

其實後來的日子,漸漸的讓我深深體會到我的生命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轉換著。隨後到過馬尼拉求學,也有機會進入台北輔仁神學院讀書,那可是兩岸相隔一甲子後的第一次有大陸修士去讀書,畢業後返回我的故鄉,當我晉鐸時,趴在景縣主教府聖堂的祭台前時我在想,我的聖召竟然就是這樣畫了一個大大圓圈。

從十四歲到景縣備修院到二零一四年晉鐸整整二十個春秋,我的聖召就是在一個背包一個行李箱的陪伴下走過。那二十年的體會並用自己的生活去回應,同時讓我想起每當我拉著行李箱出門時,母親總是說,看這是你的全部家產。

現在想想真的是呀,從我讀小學開始,包裡的書、本,還有幾支筆成了我的全部家產,後來出遠門的行李箱,不過是多了一個電腦,幾件衣服而已。

生活中有太多的依戀才會有太多的不捨與放不下,擁有太多財富的同時,才會感覺怎麼能走得開呢。一箱一包一生活的模式讓我深深體會到自己的聖召道路就是需要不斷的去割捨自己的所求。

正如聖經中描述的那樣,天主創造好了世間的萬物之後才創造了人。同樣,在我的生命中天主總是給我安排好了我所需要的東西,雖然為很多人看來,簡簡單單的生活實在是太輕鬆,那就只能去感恩創造天地的主宰,給我的生命中準備了太多美好的東西,而在追隨耶穌的路上,才會逐漸的發現耶穌同樣也是生活得很輕鬆,以至於最後赤裸裸的被釘在十字架上,因為天地萬物都屬於祂。

在追隨耶穌的生活的道路上,讓我們體會到的則是,看似一無所有,其實卻是一無所缺。正如聖詠一一五所說的那樣,「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一箱一包一生活,是充滿恩寵的,是快樂的,是回應聖召的旅途。因為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