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ler's Pope杜賢奴指出,於1999年撰寫希特勒傳記的柯蕭,寫了兩段對庇護十二世非常負面的文字。杜賢奴繼續說:「他就是眾多後來把自己扭轉的傑出歷史學家其中一位,今天主要的歷史學家也都認同庇護十二世並沒有干預,他有拯救猶太人、是反納粹而非反猶太主義。」

本篤會的利奧.張伯倫神父,最近為天主教先驅報寫了一篇文章,裏面提到名為國際勞爾瓦倫堡基金會的歷史研究所,於過去兩年,在歐洲發現超過500所曾在戰爭期間為猶太人提供藏身處,現在每處也有牌匾註明《生命屋舍》。

基金會主席愛德華多說:「最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獲悉絕大多數的《生命屋舍》都是與天主教會有關的,包括女修院、男修道院、寄宿學校、醫院等等。」

張伯倫神父更表示說:「單在羅馬,已有4,500人曾避難到聖堂、女修院、男修道院和寄宿學校,華沙的諸聖堂也曾收容過猶太人,這實在是不可思議,因對付曾營救猶太人的波蘭人,懲罰是送去死亡營,甚至即時處決。」

杜賢奴也指出,近來發現很多『無容置疑的新證據、日記、文檔等,都顯示庇護十二世是有直接參與、直接指令拯救在羅馬的猶太人。』

「雖然這些行動有可能只是出自教會的修女和神父們的善意,」但他補充說:「我和一些曾直接被庇護十二世授命的人傾談過,加上我現在手上有德國佔領時的日記,記載着指令是教宗親自訂立的。」

當代天主教史2015中,杜賢奴曾記錄四殉道堂的奧斯定會修女們的日記,內容描述有關1943年秋天發生的事,於2006年首次公開發表,以下是我們看到的:

到了這個11月,我們必須有心理準備,為一些意想不到的慈善工作提供服務。懷着一顆慈父心的聖父庇護十二世,對這痛苦的時刻,感同身受。不幸的是,自9月德人進入羅馬,便開始了這場迫害猶太人的殘酷戰爭,他們用最殘暴的手法去絕滅猶太人。他們圍捕義大利青年和政治人物,除了折磨他們,還要酷虐地把他們通通消滅。在這痛苦情況下,為了營救主內的孩子們、當然還有猶太人,聖父下令所有修道院,應竭盡所能去接待這些受迫害的人,所有修道院也要堅持履行宗座的意願……

曾於1917至1929年被派駐德國當羅馬教廷大使的派契利,被納粹黨視為『偏愛猶太人』。張伯倫神父更曾說:「因為派契利的『反納粹』表現,導致第三帝國曾在1939年,企圖阻止派契利當選為教宗。」

在過去不下50年,歷史學家等人也曾盡力為庇護十二世塑造一個相反的形象,不過新的數據已證明納粹對尤金.派契利的看法是正確的。

文/John Burger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