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martin-scorsese-andrew-garfield-adam-driver-liam-neeson-1-22-at-10.34.40-PM我的意思是,世俗(各界)的一些權威人士總喜歡一些搖擺不定、不確定(信仰)、內心有分歧的基督徒,並完全渴望使他們的信仰「私有化」;更絕對願意把那些熱情的(、虔誠的)宗教人士作為危險的、暴力的,而不予理會。

我們面對現實吧,這不算聰明。若你對我這一點有質疑,請回顧費雷拉對羅德里格斯所說、推測了日本平信徒的基督宗教何等過分單純。

我想知道,遠藤周作(或是史高西斯本人),是否真的邀請我們將眼光遠離那兩名神父,而將重心放在那群有勇氣的、虔敬的、奉獻的、長期受苦的平信徒?他們(受苦的平信徒)在一個最不能想像的無情下堅守基督宗教的信仰,又在決定性的時刻中,以生命親身目睹基督的生活。而經過特別訓練的費雷拉和羅德里格斯,卻成為得到暴虐政府得益的走狗,那些簡單的民族則仍是殘暴政權的一道刺。

我知道,我知道,史高西斯特地在最後的一幕中,顯示已亡的羅德里格斯在棺木裡仍手持一個小小的十字苦像,我認為這證明他在某種意義上依然是名基督徒。但再一次,就是這種現時興盛文化喜歡定義的基督宗教:完全私有化的、隱藏起來的,更認為是無害的。所以,好吧,或許就羅德里格斯而言,能得到半點的歡呼;但對於那三個在海邊被綁在十字架的殉道平信徒而言,完全值得所有的歡呼。

來源:Word On Fire/Scorsese’s “Silence” and the Seaside Martyrs

作者/Bishop Robert Barron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