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人子來不是受人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這是耶穌對門徒的訓示,也是說給所有願意跟隨祂的人。耶穌會的三位修士-馬天奧、徐明德、林文生,他們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地方個別回應了天主對他們的召喚,進入耶穌會,在接受完一段不算短的培育期後,終於他們要踏上聖召的另一個階段,5月6日這天他們成為執事,成為天主計劃中更得力的幫手。
面對當前教會牧者越來越高齡,陪伴年青人找到天主對他們的召叫,並鼓勵他們回應,已是刻不容緩的“教安”大事。『如果你生命的中心是為服侍基督;果你有寬闊和強壯的肩膀;如果你有開放的精神及豁達的思想,和一顆可以容納世界的心;如果你懂得如何開玩笑,和他人和樂一團,偶而也會自嘲;那我們歡迎你。』

在十字架的帶領下,與遊行隊伍一道,莊嚴而又喜慶地邁向祭台……5月6日對我們三位耶穌會修士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我們在這輔大淨心堂聖祭中,由天主子民所推選,經由主教的雙手領受執事聖職,以服務教會。回顧我從開始回應天主的這份聖召,至今居然二十載有餘。面對如此厚禮,歡喜之餘,心中亦多驚嘆祂那奇妙的召叫,感懷祂那廣博無垠的眷愛。

雖說我是生在世代天主教的村落裡,但是那裡信仰的土壤卻沒有多少養分,且我生長的歲月又處於百廢待興的年代,大家都汲汲奔走於賺錢活命,少有心係天主的家庭,信仰生活多限於求福保平安。然而,天主卻給了我一個特別的童年,為我安排了一位篤信天主的母親和一位勇於為信仰作見證的老神父。這令我從小就嚮往修道的人生,所以在國中畢業之後,就選擇進了修道院。

不過,不安於束縛又渴望自由的我很快就碰壁了。我無法滿足於天主在那個環境裡,經由教會的長上所給我的愛與呵護,我覺得自己處在壓抑的委屈中;這似乎讓我無路可去,我迷失了,我開始抱怨天主,為什麼讓我這麼執著與理想,為什麼我就不能像身邊的朋友只求一隅安定只居……但天主卻是那麼沈默……
終於,我忍不住了,選擇離開修院,離開教堂;我要在職場中,得到我所渴望的自由。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沈默的祂絲毫沒有阻止,或許祂想這會是不錯的準備我的使命,所以祂讓我得償所願。在隨後的幾年裡,我走的路越來越順,不過祂也常叩我的心門:一種不安,常在夜深人靜時,突然襲來,令我不知所措,因為這時的我還不明白,這是聖神的身影。

直到一天,與一位看似一無所有卻充滿喜樂的教友長輩相遇,令我心頭一震,我恍然醒了:我需要主。於是,我開始新的探尋,很快,祂讓我遇到了依納爵,找到了耶穌會。在這裡,我發現了天主要藉由這群夥伴,賜與我自兒時就渴望的自由—主自己,因為他是真理(若:8:32)。同時,我開始明白:這一切不僅是為我預備的,我願與祂一起將這份喜樂傳遞出去。因此,我答覆祂說:“是!”

文/林文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