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r聖依納爵推薦祈禱時發揮想像力,把我們置身於《福音》的事件中來經歷和理解它。事實上,這方法可加深我們在《聖經》裡與主的相遇。

然而,《若望福音》的一個故事卻讓我的想像力受挫。其第八章三至十一節述說了一個「犯奸淫時被捉住」的婦人。一群男人逮捕了她,並把她帶到耶穌跟前,以便聽聽祂會說什麽。他們指出梅瑟的法律要求處死通姦者,而他們已作好準備,希望並甚至期待用石頭砸死她。

然而,耶穌只是彎下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

這裡的描述非常生動,甚至富有電影感。然而卻令我難以想像。我的困難在於無法想像怎麽可能是一個人犯姦淫。據我所知,這需要至少兩個人。

或許,耶穌也有相同的疑問。可能,當他在地上亂塗時,其實在寫:「那男的在哪裡?他是誰?」那或許對事實作出了解釋,即當他環顧圍繞那婦女的人,並對他們的「無罪」提出挑戰時,這些傢伙都溜走了。他們糾結於自己的雙重標準中。

在世界各處以及在歷史的長河中,婦女被提供了「特殊待遇」。而那種待遇並非為了她們的益處,而是使她們遭排斥、受歧視、被剝奪訴說自己生活的權利,或者在社會上及在諸多方面成為男人的犧牲品。

《福音》所描述的這位婦女,從一群男人處得到這「特殊待遇」,而她的那位男性共犯卻無需面對任何處罰;儘管事實上,梅瑟的法律要求對犯姦案中的兩者都處於死刑。

婦女的掙扎和只有少數男人承認被毛澤東稱之為「半邊天」的那些人的人權,即使在所謂的發達國家,仍然是一場進行中的戰役,離凱旋還相差甚遠。

歷史上曾有一段時間,在全球幾乎只在天主教會內發現了婦女有著較大的機遇。而至今仍有些地方就此得以實現。在婦女曾經或仍被限制在做家務及養育子女的時空中,教會卻為她們提供了場所,讓她們擔任一般只限賦予男人的職業。婦女管理醫院、學院、學校系統,並在一些機構中做醫生、教授、老師。當然,能做這一切的先决條件是,她是修女。

在世界某些地方已不再是這種的情况。越來越多婦女投身各種職場,而無須先透過進入修院。在那些地方,度獻身生活的婦女人數驟降,在某種程度上,或許是因為前幾代修女所開創的工作,已使得婦女無須「做修女」就能發揮作用。

這並非意味我們為教會所做的事得到讚美。在教會內由婦女所作出的進展,往往是面對男人(叫作神職人員)的反對而取得的。如果她們不需要浪費精力來軟化或規避掌控教會的那些男人,她們會取得怎樣的成就?

漸漸地,婦女正進入主教公署秘書處、堂區、委員會等部門,發揮「半領導」的作用。但通常,她們之所以在這些崗位上,是由於缺少已晉鐸的男子來任職。是時候啟動把婦女安置在這些情景中了,讓她們在指導教會的生活上發揮真正的作用。

常駐梵蒂岡的記者羅伯特.麥肯斯在最近的《羅馬來鴻》專欄中提倡,把在樞密會議上有資格投票的樞機人數從現在的一百二十個「老男人」——或許——增加至一百五十三人。我同意這提議,並認為應取代八十歲以下的樞機都有投票權的現有制度,反而,在他們退休時(通常是七十五歲),就把他們的名字從投票名冊上撤去。

如果對這問題有多一點想像,那不是將極其美妙?在教會中,當婦女所獲得的一些「特殊待遇」與男人所獲得的真正的特殊待遇平等時,那會怎樣?如任命一些婦女為樞機,又會怎樣?

自一九一七年起,成為樞機團成員的先决條件是已領受鐸職;但是在晉鐸與成員資格兩者間並沒有內在聯繫。那是直至二十世紀才頒布相關法律,而在廿一世紀可讓它還原。

是時候發揮一些具創意的想像力了。

作者/瑪利諾會甘偉霖神父,天亞社主筆,長駐日本服務。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