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

上作文課時,神父必拿起每個學生的習作簿看。成績好的,神父會鼓勵他們繼續努力;成績較遜的,神父會耐心指導。在他身上,我看見博愛。

秋季旅行,神父帶我們去淺水灣游泳。同學們以極快的速度換上泳褲,邊跑向大海邊說:「區樂民,你負責看管衣物。」我站在樹下,心有不甘;神父剛巧走過來,我竟問:「你可以看管衣物嗎?」神父微笑點頭,臉容溫暖如天上的太陽。

一個好老師,不單是學科的員,也是引路者,指向美善。

武倫神父一九九一年去世,我沒有很大的傷感,只有永遠的懷念。

作者/區樂民

本文轉載自蘋果日報副刊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