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Catherine of Siena「所有通往天堂的道路就是天堂,
因祂曾說過:『我就是道路』。」

十四世紀的義大利正經歷黑死病的肆虐,城邦間各郡王互相爭鬥,戰事連綿。為了遠離當時混亂又危險的羅馬,教宗避難至法國的亞維農(Avignon),教務由一群留在羅馬,腐敗又墮落的神職人員接手。聖加大利納就是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候生於義大利,卻也是在這個時代,誕生了這一位大聖人。

加大利納的父親是一名富有的染布商,二十五個孩子中,她排行第二十四。父母期待加大利納在家幫忙,之後選個好人家嫁了,然她不肯,堅守自己與基督間的婚配之約,並剪下一頭美麗的金髮作為印記。她的家人不同意她的作法,待她極不友善,視同女僕,然賴天主助佑,她覓得一間隱密小室,每日單調勞苦工作之後,就待在小室中喜悅地祈禱。她的父親每每經過這間小室,透過門上如鴿眼般的洞口,他總看到加大利納跪地祈禱。最後,她的父親讓步了。他瞭解了女兒的召叫,也開始信任天主為他選擇的「好女婿」。

 

加大利納隨後加入了道明會第三會。她說:「我的小室不會只是一間石室或木屋,而是一個自我認識的地方。」何謂「自我認識」?她由神視中找到答案:「認識我是天主的女兒,認識祂是誰,及祂的計劃。」由這個單純的定理,加大利納全面展開她的靈修生活和使命。

她待在自己的房裡,與各種疑慮、邪魔搏鬥三年之久,直到自己得以克勝紛亂思緒,及微笑地拒絕邪魔引誘。基督很快地顯現給她,她怪罪道:「主,當這些事發生時,禰在哪裡?」「我在妳心裡!」主回答。從此,基督每日向她顯現,有時還伴隨瑪利‧德蓮或是其他聖人,一直到1367年聖灰日前一天,所有的人都在狂歡慶祝時,留在房內祈禱的加大利納神魂超拔了,基督在神視中為她戴上一只唯有她才得見的戒指。

為加大利納而言,這時是她第二段生涯的開始。她離開房間,與家人相處,服務鄰人。再一次,耶穌要求加大利納到更遠的地方,她接下來的幾年中,照顧病人和受瘟疫傳染的受害者,賙濟窮人,探訪囚犯。人們看到治癒奇蹟和她的深厚涵養,開始追隨她。在她的團體內,有弟兄有姊妹,也有會士和神父。他們都親密地稱呼她「媽咪」。

1374年,加大利納又進入另一個階段。她在一段長時間的出神期間,看起來像死了。此後,她敘述這段與主耶穌同受屈辱的經驗,「我的心再也承受不了,我的愛強烈的令人快要窒息,然後我的心撕裂為二截」。主耶穌隨後命她回到世界,「為救人靈魂」。這個廣闊的世界和普世教會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成了公眾人物,攜帶數百封信件給教宗,給郡王;告誡眾人善加行使自己的職權。此時的她也寫下了著名的《對話集》,內容敘述她與基督之間的密契談話。

數年來,加大利納一直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調停瑟納地區的貴族糾紛,如今她將肩負起更重要的使命:調停佛羅倫斯與教宗行館──亞維農之間的武裝衝突。在一些跟隨者的陪伴之下,加大利納穿越義大利,會見每位深具影響力的重要人士。她每到之處,總有一群熱忱的人圍繞著她。終於她到了亞維農,面見教宗額我略十一世(Pope Gregory XI),敬重教宗猶如「人間基督」。加大利納直率地表明來意,且絕不妥協,敦請教宗務必回羅馬行使權力。她直言亞維農的教宗行館沾滿罪惡;教宗身旁佈滿殉道者的屍骨。

這次的使命獲得了意不到的成果。受到加大利納的感召,教宗果真回到了羅馬。可惜好景不常,教宗額我略十一世過世了,繼任者伍朋六世(Urban VI)懦弱有餘,積弱不振。主教們後悔選了他,決定再選出另一位教宗,但伍朋六世拒絕退位。往後數十年,教會出現一段同時兩位教宗在位的不名譽時期。

堅毅的加大利納挺身面見伍朋六世,訴說他所犯下的錯誤,也提醒他的所作所為已經違背了過去的誓言。由此,加大利納更加體會,耶穌的傷痕唯有以更大的賠補才能得到治癒。在一次的祈禱中,她感到教會所承受的罪過。這是她最後一次的神視,她看到教會好似一艘大船,在她背後划行。摔倒在地,全身麻痺的加大利納在幾週後,於1380年的4月29日與世長辭。她死後,身上的五傷和「婚戒」清晰可見。1970年時,教會冊封聖女加大利納為教會聖師。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