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_20161118091542內容簡介

梵二大公會議呼籲天主教倫理神學教育要多多重視聖經。本書的寫作就是在響應這項呼籲。

作者以倫理神學學者的身分,從聖經最重要的「十誡」及「真福八端」兩大文本下手,不只為它們做了「字面意義的解經」,也在廿一世紀的時代氛圍中,做了「內涵意義的引申詮釋」。

本書不僅只是一本後現代聖經詮釋的最佳範本,也是一本以德行論為主來探討基督信仰倫理行為的佳作,超越了以往天主教純理論性的倫理神學典範。值得一讀再讀。

精采書摘

大體說來,如果我們想研究聖經與倫理神學的話,從上列的諸多原因,我們應該會把十誡和真福八端當作是主要的文本才對。倘若如此,那麼什麼是這兩個文本的倫理教導?在現代的倫理生活中,我們要如何詮釋它們的意義?

可惜,過去研究聖經倫理學的大師們或宗座聖經委員會,對這兩個文本在現代的倫理生活中的意義,都不曾提出令人滿意的解釋。他們若不是只以解經學(exegesis)方法來處理文本(亦即以批判方法來研究文本的原始字面意義),就是以詮釋學(hermeneutics)的方法來討論文本在倫理上的應用或詮釋,卻很少有兩面兼顧的情形。同樣地,在方法上,聖經學的學者們沒引用倫理神學的方法,而倫理神學學者們也沒有在解經上下功夫。甚至最近想要融合聖經學與倫理神學的學者們,也是或者強調文本解經的重要性,或者強調把內涵意義引申到今日倫理反省的重要性,而沒有兩者兼具的情形。

不過在縮小倫理神學和聖經學這兩個學術領域差距的方法論上,大家倒是有一個初步的共識。這個共識包含了兩個部分。第一是在聖經和倫理神學的研究上,字面意義的解經與內涵意義的引申詮釋是不可分的。在這點上,我們覺得Allen Verhey(1945~2014,美國神學學者)把聖經看成是「成文的腳本」(“scripted script”)的這個洞見特別有助益。一方面,這文本,亦即Verhey稱之為「成文的」聖經文本,是由特定作者、在特定時空背景中寫下來的作品,因此需要字面意義的解經。另一方面,聖經文本是需要演員們把它表演出來的「腳本」,一個腳本的表演本身就是一種對腳本的詮釋,需要把腳本所要傳述的內涵意義表達出來。把聖經看成是「成文的腳本」突顯了一個事實,即倫理神學和聖經學的工作是息息相關的,絕對不能厚此薄彼。

這樣的看法引領我們來到第二個部分:聖經學者和倫理神學學者在從事實務工作,尤其是著述和教學的時候,已經開始攜手合作了。例如:已逝的倫理神學學者Spohn和聖經學者Donahue的偕同教學;更新近的例子是倫理神學學者Keenan和聖經學者Harrington之間的合作。

這個共識指出了我們在方法論上的看法:從事聖經倫理反省的人必須對聖經文本仔細地研讀,而把心得築基在一個健全的倫理神學架構上,亦即對其內涵意義作引申詮釋。如果想要提供一個更完全、更符合現代人的詮釋的話,我們必須先對文本原始的字面意義求得更準確的理解。身為基督宗教倫理神學的從事者,我們接著建議德行論(virtue ethics)是進行倫理神學研究一個很值得採用的方法。為何?首先,在過去的數十年當中,德行論開始復甦,而且已經成為以原則為基礎的倫理神學(principle-based ethics)的重要替代方案。它與原則方法倫理神學的區別,在於德行論注重的是一個人或團體的氣質,以及培養這些氣質所需要的操練,而操練反過來也表現了氣質。其次,就聖經裡的故事和整體的目標而言,比起其他方案,德行論是最合適、最能夠擔當得起詮釋的重任。最後,如同Spohn所言,這是必然之事,如果不用某種形式的倫理哲學,是無法探討基督徒的倫理生活的。

 

詳細書訊

原著: 陳耀聲 Yiu Sing Lúcás CHAN, SJ
譯者: 許建德
初版日期:2016/11
版次:初版
ISBN:978-957-546-855-2
出版:光啟文化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